灌河文学 · 散文 | 楚静:寻常日子

寻常日子
◎楚 静
普通的一天。唯一不同的是我昨天去我的“库存”里寻素材,发现可用的东西实在不多,而且大多都是陈年往事,没什么新鲜感。这几年着实懒散,每每心有所念想要记录,又觉忙碌,写下来的念头便搁置了,待要重新拾起,又觉没意思。
所以,我打算经常动笔写写,或长或短,或平实或华丽,都不打紧,主要是养成写的习惯。一方面,作为积累;另一方面,与文字为伴,怡心怡情。
买 饼早晨醒来,天已经麻麻亮。我今天值班,需要早到校。昨晚忘了调闹钟,六点十分了,煮早饭是来不及了。叫醒三宝,洗漱,拿钱买早餐,母子俩各奔各校。到了学校,时间还早,便去买饼。一溜卖早点的小摊,也没多想,直奔其中那家最明亮的,他们家没有别的早点摊那种油腻腻的感觉。两三个月前,我在他们家买过一次饼。那日,买饼人多,需要排队。到我时,我看后面一位是高中生,觉得他比较急,就让他先买了。那老板先是一愣,随即恍然大悟状:“哦,你一定是对面小学的老师吧?我弟弟也在那儿上班……”虽是小事,但我依然很高兴在我做出善意举动时他想到我是教师。
领诵读书节活动,没我啥大事,就站台前领诵几句宣誓词。一读完,同事就说:“楚老师,耳朵都红了!”我笑答:“一当众讲话就这样。”其实,我已经进步很多了。以前,只要一有人找我上台发言,我就各种推脱。人家上台紧张,紧张在心里。我不,身心俱抖。关键我边抖还边想:抖得好丑,真尴尬!这样,抖得就越发厉害了。上次能参加演讲比赛,纯属意外。但既然接了这活,就得站上台去。为了让自己上台不那么紧张,不那么抖,我尽了最大的努力:拉着一办公室的同事陪我练;一个人跑会议室对着台下练;回到家对着镜子练。尽管最后成绩普通,但我对自己很满意,因为我在二三百号人前完成了脱稿演讲,只是“小抖”。最重要的是那次演讲使我明白:凡事努力些,它可以使我增加战胜困难的底气。所以,这一次主任找我领诵,我没拒绝。害羞这种病,只有我自己能治。
陪餐
中午该我值班陪餐。等安顿好了一屋子的小屁孩,坐下来开始吃的时候,有的小孩已经忙着收拾餐具了。我赶紧埋头苦干,只听有人在耳边唤道:“老师,你看我哦!”我一看,漂漂亮亮、白白净净的小女生将两腮塞得鼓鼓的,便忍俊不禁:“牛肉丸啊?”“嗯!”她得意地从我身边飘过。
待我准备放下餐具时,环顾四周,最后一张桌子的灰色毛巾上赫然摆着两颗牛肉丸。我纳闷,半开玩笑地问牛丸的主人:“你那牛肉丸是准备扔掉呢,还是放口袋做下午的零食啊?”他嘀嘀咕咕不知说什么。我让他来我身边,他攥着牛丸,拖着鼻涕,带着一脸的呆萌走到我面前。我赶紧抽张纸让他把鼻涕擦了。对于刚才我的问题,他又嘀咕了一遍,还是没听清。他又说了一遍,这一次我终于听清了:带给弟弟吃的。我略觉震惊,看了一眼自己的餐盒,非常后悔刚才把牛肉丸吃了。同时,我也暗自庆幸平时粗糙的自己来就餐时居然带了一包抽纸,连忙抓了几张让它把牛肉丸包好再放口袋。虽然,我知道这样也不卫生,但已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

接三宝
带着奶糖去接三宝。见到哥哥的那一刻,奶糖奶声奶气地问:“哥哥,你的妹妹漂不漂亮啊?”哥哥不答,学着妹妹的口气反问:“妹妹,你的哥哥漂不漂亮啊?”奶糖给出了响亮的回答:“哥哥帅‘死’了!”哥哥接:“那妹妹也漂亮‘死’了!”我开着车,微笑着听他俩一唱一和。车里暖暖的,这一天里所有的疲惫都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里消散了。
一天里所有的疲惫都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里消散了
笑语XIAOYU
作者简介
楚静,江苏响水人,县解放路小学教师。偶尔写写自己的小心情,偶尔憧憬外面的世界。愿做一个浅浅笑、淡淡爱的温暖女子。

扫码关注“灌河文学”

扫码阅读《云梯关》电子书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灌河文学 · 散文 | 楚静:寻常日子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