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教育教学艺术与实践》选登之五

他被胡适称为“人世间一个最难得最稀有的天才。他的记忆力最强,同时理解力和判断力也最强。他能够做最细密的绣花针工夫,他又有最大胆的大刀阔斧本领。他是最能做学问的人,同时也是最能办事又最有组织才干的天生领袖人物。他集中人世许多难得的才性于一身。……(他)感情最热,往往带有爆炸性,同时又是最温柔最富于理性的人。像这样的人,不但一个国家内不容易多得,就是在世界上也不容易发现有很多的。”
他就是中国近代著名的历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傅斯年。
傅斯年,字孟真,山东省聊城人,傅斯年的七世祖是清王朝江北第一个状元傅以渐。不过,到傅斯年出生时,家道已经走向衰落。傅斯年1909年考入天津府第一中学堂,开始接受系统的新式教育。1913年,以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预科,三年后升入本科国学门。在北大期间,他一面刻苦读书,一面积极投身新文化运动,是五四爱国运动的学生领袖之一。五四运动后,他考取山东官费赴英国伦敦大学留学,主攻实验心理学,并选修自然科学课程。1923年,赴德国柏林大学深造。1926年,学成归国,受聘广州中山大学,担任教授兼文科学长。1928年11月开始担任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所长。抗战胜利后,他代理北京大学校长;1949年初,出任台湾大学校长,1950年12月底逝世,享年54岁。
作为教育家的傅斯年,发表了《教育崩溃之原因》《教育改革中几个具体事件》《改革高等教育中几个问题》《台湾大学与学术研究》等若干文章,其思想择其要者,有以下几点:
考察一所学校成功与否,一要看学生是否有使用课本知识的能力,二要看能否把日常生活与课本知识联系起来;
教育不能独立,学校就不可能办好。政府的责任,一要确保教育经费的独立,二要保障校长和教师的地位,三要在教育管理上采用文官制;
“教育之整顿,学风之改善,其关键皆自上而下,都不是自下而上”。学生大多数都是好的;政府只有“把教育部建设成一个有技术能力的官厅”,并选择有人品、有见识、有资望的人去当大学校长和教育厅长、教育局长,才能把学校办好;
“中小学教师对学生是训练者,大学教师对学生是引路者”。大学教师应该实行讲座制,大学生应该实行选修制;
一个理想的大学,应该办平淡无奇的教育。让学生“有房子住,有书念,有好玩的东西。”
傅斯年在代理北京大学校长期间,坚决拒绝伪北大教员继续留任,他说:“学校是陶冶培植后一代青年的地方,必须要能首先正是非,辨忠奸。否则下一代的青年不知所取,今天负教育责任的人,岂不都成了国家的罪人?”为此,他坚决表示:“无论现在将来,北大都不容伪校伪组织的人插足其间”,为北京大学保持了一个“干净的记录”。
1948年11月,南京国民政府正式任命傅斯年为台湾大学第四任校长。1949年1月上任后,他旗帜鲜明地倡导通才教育,强调大学要以学术为中心,必须提高学术水平。1949年10月,他在台湾大学第四次校庆大会上发表讲话,强调:“台湾大学应该以寻求真理为目的,以人类尊严为人格,以扩知识,利用天然、增厚民生为工作的目标”,并对“诸位同学”提出了“敦品、力学、爱国、爱人”的四点希望,从此这八个字成为台湾大学的校训。
1950年12月20日,积劳成疾的傅斯年突发脑溢血逝世,12月31日举行追悼会,蒋介石亲临致祭,备极哀荣。台湾大学为纪念傅斯年奠定台大发展基石,特地在实验植物园建造一座罗马式纪念亭,亭中砌长方形墓一座,墓前立有无字碑,修有喷水池。园中有兵工署捐赠的一口纪念钟,上面铸着“敦品、力学、爱国、爱人”八字校训。1951年12月20日傅斯年逝世一周年的时候,其骨灰安葬在纪念亭的大理石墓中。从此,人们把台湾大学校园内的这个地方叫做“傅园”,把纪念钟称为“傅钟”。有趣的是,这口“傅钟”每节上下课都会响21声,原来傅斯年有句名言“一天只有21小时,剩下3小时是用来沉思的”。“傅钟”敲21响就是为了铭记傅斯年的上述名言,提醒台大的学生,应该把每天读书、睡觉、做事的时间限制在21小时之内,剩下3小时,要用于反省自己的思想言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