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新视野》ll【散文天地·刘雪中专辑】ll总第348期

本期制作:孟新龙

老宋,走好
文/刘雪中(江苏)
叫你老宋,算起来,你还比我小呢。比我小的你,怎么就突然走了呢?
那年,满心委屈的我,从县城下放到你所在的学校。也许是先入庙门,也许是已步入婚姻,你叫我小刘,于是,你成了老宋。
老宋,告诉你,在乡下的最初几年,你是我最大的支撑呢。人生地不熟,你教我如何跟各种各样的同事相处,教我怎样应对个性各异的学生。你青春活泼、乐呵呵的样子,让我在一段最艰难的日子里,有了精神寄托。我们一起打排球,一起聊同学的趣事;甚至,你还千方百计帮我找女朋友。有时候,我就偷偷地想:如果你未嫁,而我又足够优秀足够幸运,我们会不会是很好的一对呢……
后来,渐渐了解你的生活,知道你有许多烦恼。可是,老宋,你还是乐呵呵地,向你爱的人和爱你的人,展示着阳光灿烂的一面——你是女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内心还住着一个天真善良的小女孩,你如此忍耐,需要多强大的心脏呢?
最近的两次见面,一次是同学聚会。你仍然叫我小刘,我仍然叫你老宋。我们聊天,你用仍然半生不熟的通东话,我用仍然不很流利的沙地话;我们打球,你仍然取笑我拙劣的杀球动作,我仍然吐槽你太温柔的推板……只是我仍然不敢提及你婚变的事。原谅我,老宋,见惯了人世间太多的不幸,我竟然还像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不知如何安慰不幸的人,包括你……
最后一次见面,应该是去年一起去南通附院看重病的班主任。我们互致问候,你仍然乐呵呵地叫我小刘,不知为何,我竟没好意思叫你老宋。没有太多的寒暄。老宋,其实我想说,生活再艰难,马上也要熬到头了,女儿工作了,你又马上退休了,曾经你最好的同学也许了你一个最好的愿了……可是我居然什么也没说……
你在除夕那天,还在同学群发了祝福。据同学说,初三那天你咽炎突发,还发不出声了,那时,你为什么不去医院呢?难道到最后你都不愿意麻烦亲人吗?初四下午四点左右,你猝然离世——一场雪开始融化,你想带走皑皑之白吗?
站在你灵前,我又能做什么呢?我只能说:愿天堂没有痛苦,老宋,走好。
花的断想
喜欢花,特别是那些不知名的小花。今天,你一点也没在意到她们会开;第二天,还是在那里,她们就冒出来了,给你一朵朵浅浅的微笑,有点娇弱,却带着甜甜的味道。晨跑晚行,见到那些笑,大都会拍下来,然后发到朋友圈或QQ空间,让爱花的朋友们也能分享我的那份怦然心动;于是,便有人问我那些花叫什么。我顿时汗颜:我从来没有去探询过那些花的名字,在我心里,她们是美好的,这就够了。说这些话的时候,耳畔突然响起昨晚听的歌《像夏花一样绚烂》,我泪流满面……
那些小花,分明是小草小树的旗帜呢,在万物恣意生长的火热的夏天,在属于她们的小小领地,宣示着她们的主权,彰显着生命的独立,她们无声地誓言:我们自有我们的尊严,我们凛然不可侵犯!这样我想到了南海诸岛,如果那里的每一座岛礁,都早已插上了鲜艳的五星红旗,那些个觊觎者该有何话说?有点担心办公桌那小盆无人看管的仙人球,放假已有月半,它们会怎样了呢?
于是匆匆上路,就为了看那一盆小小的仙人球。一路上,还在想:这半个多月来,没有任何花草相伴的它该会很孤寂吧?还有饿急了无所不食的老虫,主人不在,该不会啃它的根吧?如果这样,可真对不住送花的安琪。见我喜欢花却又不善照顾花,她才送的业已陪我一年多的仙人球,你真不可以死于非命呀……平时,看到女同事们一会儿给花浇水,一会儿又揉碎几片树叶给花施肥;一会儿端出去给花晒太阳,一会儿怕花太烫又捧进来,我总笑她们是花痴,而现在我又是什么呢?人们对喜欢的事物总是会给予最大的关注最多的爱,虽然不能说没有一点占有欲在作祟,但更多的应该是想那事物能更美好一点,能成为生命最亮丽的甚至神一般的存在,不是吗?
到学校,打开门,摁亮灯,目光迅速投向自己的办公桌,那一小簇绿,亮闪闪的,马上向我扑了过来。那一刻,我的心里竟蹦出了这样一个成语:劫后余生!我喜极而泣,在它面前呆呆地坐下,端详它并不很粗壮的球条,想:这样一种不算强大的生命,何以有如此巨大的抗孤寂与贫瘠的力量的呢?这力量是不是源于一种牵挂:对自己如何展示生命存在的牵挂,对与自己休戚相关的其他生命的牵挂?也许,当这种牵挂根植于我们的心,我们就真的长大了,我们的生命之花就不会凋零了。
我总认为能牵挂的人、事物,都是有能耐的强者,像那小草小树,即便在最艰难的冬天,她们也一定想着:我是不能轻易冻死的,我还有一颗企盼夏天的心,哪怕开那么一两朵小小的花,让生命绚烂一分钟,给那些喜欢花的小孩子小虫子一点牵挂,就够了……眼前的仙人球也应该是有所牵挂的吧,所以在这空空荡荡的办公室,在这毫无营养的空气中,她努力地长着,等着挂念她的人来看她,她当然是生命的强者!又想起南海风云来了。那些曾被遗忘的无名岛礁,受尽了委屈,现在我们作为主人想起了它们,要给它们名份,要把它们建得更美丽,是不是说明了我们的强大!
我的高三老师
我的高三老师中,最先遭受命运捉弄的,居然是最年轻的两位。
先是地理Zjq老师。高三那会儿,她毕业不久,二十刚出头,窈窕;短发,微卷;大眼,眉秀,眉眼间总带着笑;爱脸红。记得第一次上课,她挂地图,努力了几次也没挂上,只好局促地望下讲台,满脸彩霞。班长也情不自禁,脱口而出“像新娘子”。我眼里,Z老师就是罗子君与唐晶的结合体:秀外慧中。班上老大哥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她,并为此努力,一举考中南大,只是那情书始终也没敢寄。前年同学聚会,Z老师拿出来读的却是老大哥上大学写的信,语气完全一副学生向老师汇报的恭敬样,让我们这些知情者不禁窃笑。Z老师很敬业,一直在高三一线。有一次晕倒在讲台上,一查,竟然是颅内出血,后来动了手术,恢复得还可以。也终于懂得了“身体健康是1其余一切皆0”的道理。那次聚会,跟她打乒乓球,银球来回间,我又看到她眉眼美美的笑。希望那笑会越来越美好。
然后就是班主任Hjp老师了。我们高三时,H老师大概刚从乡镇中学调来,在H中,他该是第一次送毕业班做班主任。印象中,他个子不高,圆头圆脸,就连说话时嘴也嘟得圆圆的。讲课慢条斯理,句末还有很长的尾音,脾气极好,就是发火大家也不怵他。用时髦的话讲,他完全就是一位很佛系的老师——这倒正适合所教的历史学科。还有一点,H老师好静,从不参加任何体育健身活动——昨晚夜跑,碰上年已八旬的体育S老师,S老师也印证了他的这一特点。前年聚会,他刚退休一年多,生动的圆头圆脸,看上去状态不错,致辞时仍然嘴圆嘟嘟,慢条斯理,句末拖着长长的尾音——谁知,不到两年,就遭此大病,两个多月了,仍无法言语,让人心揪呢。但愿他有足够的毅力,但愿老天有眼,能让他尽快站起来!
不说了,再说真要哭了。
作者简介:刘雪中,江苏海门人,市作协会员,卞之琳研究会员,中学高级教师。2017年以来重拾旧爱,在《山东诗歌》《齐鲁文学》《三角洲》《海门日报》等纸刊发表诗文一百多首(篇)。
中国加油!抗疫必胜!!
《作家新视野》大型文学季刊
《作家新视野》纸刊由作家新视野杂志社、编辑部主办。大16开本,130页码。以大容量、大视角、大格局的发展理念,力争打造成为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刊物之一。
一、文学体裁栏目:
小说、散文、诗歌、赏析评论。
二、投稿须知
1、投稿邮箱:
[email protected]
(注:投稿作品必须为原创首发,并在标题前注明。)
2、凡小说、散文、诗歌专辑(3首以上)投稿作者,请在投稿时以附件形式提供相片一张。
3、所有投稿作品,统一在标题前用【】标注所投文体栏目+标题+作者名+省份,文末标注百字内个人简历以及详细通联地址、联系方式、联系人。
4、所有在本刊推送作品赞赏费用,全额作为稿费予以支付作者,以资鼓励。(作品推送十日后以微信红包方式给予支付。)
三、纸刊上刊要求
微刊作品初选通过稿件先在《作家新视野》公众号推送发布,后期根据读者阅读量和作品质量优选上刊。
……………………………………………
……………………………………………
……………………………………………

作家新视野
与你分享文字的乐趣
第348期微刊制作
孟新龙
《作家新视野》关联公众号:

↙↙↙点击“阅读原文”了解《作家新视野》网站详细资讯……
目前已有32000人在线关注《作家新视野》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作家新视野》ll【散文天地·刘雪中专辑】ll总第348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