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诗选(壹佰伍拾玖期)

目录(排名不分先后)
霍竹山/不要打扰一只麻雀的春天
空也静/韩非
余成强/雁阵
草房子/我们还在继续
徐汉洲/对家乡一座老钟楼的纪念
齐春玲/第二版
罗秋红/多年以后
忍冬青/放逐
袁文章/走钢丝
龙洋/悲欣交集
韩坤/黑色物语
何中俊/三棱镜
胡鹄/磨刀人

不要打扰一只麻雀的春天
霍竹山
不要打扰一只麻雀的春天
落在屋檐上的麻雀
其实是农历里几个快乐的音符
不见异思迁的麻雀
不嫌贫爱富的麻雀
忽高忽低从院落里飞起来
我多想叮嘱它们
能否带上我城市疲惫的身心
不要打扰一只麻雀的春天
柳眼儿里那一星儿嫩黄
我想最早一定由几只麻雀啄来
山坡那一丁点儿的绿
我想最早一定是几只麻雀吵醒
看着它们自由疾速地飞走
我突然感到一阵孤独
蓝格莹莹的天空
该有一座属于麻雀的白色宫殿吧
让一切美好
有一个安顿灵魂的地方
韩非
空也静
生于乱世
如果站错了队
纵有一肚子墨水
也保不住一条小命
韩国灭了
大秦也亡了
你却从一本书里
探出头来
雁阵
余成强
你说我没有见过大雁?
不。我昨夜就见过
西伯利亚的雪光
和星光在它们的羽翼上闪亮
我觉得如果黑夜再黑一些
它们就会羽化而去
三千公里,时间和世界
与它们的灵魂,一同迁徙
“伊呀、伊呀”的雁唳声
像它们翼尖的微弱气流
将我的目光向上引领
三千公里是一个平面吗?
不。凡是能飞翔的羽翼
都有一个立体的空间
只有那些祈求安稳的生命
才困顿于平面之上
你看,三千公里的弧度
只不过是它们为自己
布置的一个小小的雁阵
我们还在继续
草房子
亚米,我们在去北山的路上。如你所料
山顶的积雪,尚未消融。塔头寺
依旧闭门落户,拒绝造访
和问佛。但我想,这仅仅只是时间问题。
像我们的关系。
一年内参加了两次葬礼。你说
送走身边重要的人,感觉突然被掏空。感觉
没法爱了……把自己
关进黑屋子:写诗,怀念,流泪(其实,已无泪可流。)
有时用酒精麻醉自己。
可这又能怎样,我们还得继续。亚米
这是近几天,你给我的
留言,让我莫名的难受……我什么也帮不上。
就像现在,山道崎岖,向上
我们沉默着赶路
又不曾远离,一前一后。仿佛
已找到自我救赎的途径。山下
腊梅的枝桠上,零星迸裂出一些花骨朵。亚米
这些我们忽略了的小惊喜
它一直存在。
它小小的苞心,齐整指向虚无。与群山走势,保持
惊人的一致。这些都需要时间去证明。
对家乡一座老钟楼的纪念
徐汉洲
一座钟
对城市吐露了心声
二十四小时不停歇
从子夜到黎明
披星戴月
风雨兼程
人类有光明还不够
还需要时间
二十四个时辰
给城市设定了规矩
瓮声瓮气的音波
穿透白天和黑夜
我对那座钟
充满敬畏
它教会我准时准点
我紧跟着它的节奏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不越雷池
曾几何时,钟老了
跟不上城市的脚步
走不动了
被人遗忘了
而我,也背井离乡
成为异客
2021.1.22
第二版
齐春玲
他复制我说话的声音
走路的姿势,还有端正的五官
但终究复制不了我
现在的心情。孤独的时候
想写一首诗,搜寻所有的事物
都是时间的翻版(包括友善或亲爱)
情急之下,随手倒掉了
杯子里的凉茶
这杯子也是第二版
孩子们手里举着糖果
继续着我们
多年以后
罗秋红
多年以后,我变成骨灰
睡到大树根系旁边
化身天使和闪电
超度一些扭曲的事情
你若经过我这里
请别为我哽咽的泪水感伤。
就当看到一个寄居山水的女人,
把断弦琴当调色板,
涂抹弦上的歌唱。
假如突然看见闪电掀起飓风,
割掉了恶魔的头颅。
请你也别吓得摔跟头。
你只需带着出生的睡眠,
望一眼闪电,
它便会告诉你
清晰的和弦。
它会对你说:
是它在转世弹弓里,
做得最漂亮的事情。
放逐
忍冬青
今日大寒
腊八粥尚有余温
最好有一个借口
我时时刻刻都想将自己放逐
让旷野里的白,下一次大雪
或者把雪打在红灯笼上
我不需要一株菩提
再多轮回
灵魂,终不能安分守己
每一次
都来饱尝人间
走钢丝
袁文章
越走越窄,窄至命悬一线看客们,请允许我恐惧,允许我动摇允许我利用摩登摆幅调节生死不,这还不够,请打开你们秘制的平衡术赐我一根真理长短的肯定句让我化虚为实,以动制静在十字架开胶之前走出弯曲的悬念
2021/1/25
悲欣交集
龙洋
母亲去世
亲友都劝他节哀
可悲哀依然
如关不掉的水龙头
相框里的母亲
她欢乐过也痛苦过
她慈祥的脸
此刻欢欣如花朵盛开
悲欣交集
如同所有的同真同在
都不可遏止
2021.1.24
黑色物语
韩坤
天被云黑了
飘出一夜的梦
水被风黑了
一个叫黑水的地方
斑斓的色彩,令人神往
名字被黑了
活沷了一条过江的龙
黑被黑了
是另一道更黑的深渊
牡丹流尽黑色的血
出落成一朵惊艳的花
我被谁黑了
在人间,留出独一片白
三棱镜
何中俊
从一个侧面望过去
每个人有无数个显影
和三棱镜相似
把人不同角度的光谱
还原成三颜色,才能还原
一个人在湖面上的影像
语言只是一个通道
涌入坚硬的潮水
在它们的另一个空间
肉体带着自身的重量,从星空
流萤一样坠落
内心的原初,在镜子的反面
它的光,被黑暗吞噬
那时,还没有一双慧眼出现
2021年1日25日
磨刀人
胡鹄(湖南)
好久没遇见过这情景了
一个磨刀老头来小区里磨刀
一双比磨刀石还粗糙的手
像一把使用经年的虎钳
很有力的钳住一把卷刃的锈刀
一下一下
一边磨岁月的刃口
一边磨自己的日子
时间,风一样飘过
他手中的刀 渐渐亮晃起来
他忽然把刀口放在心头,
再滴上一滴时光穿过眉宇聚积的汗水,仿佛在钢塑或诠释
文人墨客在惆怅时才会去书写的那个“忍”字
从围观者惊诧的目光中
我看见这个磨刀人
“忍”住了生活
所有的艰辛
2021.1.22
新月诗刊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微信诗选(壹佰伍拾玖期)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