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凤晒晒‖割鹿刀(短篇小说第十章,北风吹诵读)

(十)
渐渐地,刘雪儿迷上了网络。一日不上网,就害怕有人在网上胡言乱语,相互谩骂,说些不利自己的话。她从中也学了不少文物和科普知识。
这期间,她认识了一个叫丹凤晒晒的网友,聊了一些天后,知道他是一个网络写手,就把关于割鹿刀的奇闻异事讲给他听。这个家伙竟然脑洞大开,用了22个日夜,编排了一个凄美惊艳的爱情故事。大意是这样的:有好多人认为割鹿刀是霸占天下的,是藏宝的。其实,里面藏了一首诗:
“爱在深秋何日了,汝为红颜我为枭。一朝修得双全法,人世只把锈刀磨。”仔细推究下去,这是一首很霸气的藏头诗,“爱汝一人”,是李岩对红娘子的表白。一个才子,一个美女的爱情赞歌。他们的结合,是人间最美的歌谣。两人没能同日生,却在同一天殉情了。他们的合墓,在甲申年的一个冬日间,墓前竟然开出了五色花。有鹿儿走过,嗷嗷不停。而李岩的战刀,被冠上了“割鹿刀”之后,也销声匿迹了。
“你真是个讲故事的高手!”刘雪儿看完了那篇名为《刀。美人。雪国》的传奇故事后,取笑说。
“哪里啊,还得益于你提供的素材。我要请你喝一杯女儿红。”丹凤晒晒在网络的那头说。
“好啊。说话要算话。不然,晚上睡觉尿床!”刘雪儿一连打了好几个笑脸,跑了。
事实上,正如网友人肉的那样,刘雪儿是有点小忧郁的。像林黛玉那样,悲春伤秋,见花落泪。她也试图开心起来,是书给了雪儿一点安慰,让她觉得爱情才是疗伤的良丹妙药。她久久的渴望着,追忆着,错失着。
现在,她唯一的念想就是打探到莫名的下落,让他归还自己的那笔钱。更想知道死胖子刘黑为啥在网络上黑自己!而这一连串的事件,像暴风雨一样,打得自己有点措手不及!她喝了一点红色的药丸,只有这样,才能勉强睡着。
第二天一早,她又满血复活了一般,精神抖擞地去上班了。雪儿穿上了红色的羽绒衣,和白色的运动鞋,她想请个假,出外走走,给郁闷的心情放个假。她写了一个主题:“带着玫瑰去见你!”还设计了一条较为偏僻,游客稀少的旅游线路。商洛——西安——汉中——宁强青木川。之所以目的地选择在青木川小镇,是因为知道网友丹凤晒晒在那里定居。
到了单位后,领导一脸严肃的对雪儿说:“刘雪儿,你来得正好。今天给你放假三天,配合一下兄弟单位的工作。”刘雪儿回头一看,两个派出所的民警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她的一颗心突突地跳了起来。
“你们找我有啥事?我可没干违法乱纪的事!”
“紧张啥啊。问问情况。”
一个大盖帽笑着说,将烟头按在了地上。
刘雪儿被带到了东龙山监狱。她在囚窗的外面,见到了莫名。
“原来你在这里!”
“嗯。三个多月了。”
莫名一脸颓废,看了一眼刘雪儿,“对不起,我不该欺骗你。一切都是我的错。”
丹凤晒晒:陕西商洛人,70后,网络写手。
【主播简介】:
北风吹(何莉),毕业于东北财经大学,教授。退休后,既衷情于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平凡日子,更向往琴棋书画诗酒花的浪漫生活。希望用美的声音传递和感恩生活的美好,为朋友们带去美的享受。
晒丹凤,你也可以秀
文学顾问:孙见喜木南东篱 丹竹
诵读顾问:海俊
主编:丹凤晒晒
责编:方子蝶张芬哲白月光曹苌茳
校对:邻家小妹 七月未笺
自媒体支持:榴莲方子蝶无言年华
温暖相见 家在商洛
大乾州 新新文学
力荐悦读 松风阁语
陕西文谭 往事余味
棣花古镇乡土文化研究院
作者往期作品阅读:
丹凤晒晒‖割鹿刀(第九章,大青衣诵读)
丹凤晒晒‖割鹿刀(短篇小说第八章,宋爱华诵读)
丹凤晒晒‖割鹿刀(短篇小说第七章,书海诵读)
丹凤晒晒‖割鹿刀(短篇小说第六章,方方诵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丹凤晒晒‖割鹿刀(短篇小说第十章,北风吹诵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