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河文学 · 小说 | 刘一平:忧伤的可可托海

忧伤的可可托海
◎刘一平

神秘的可可托海是美丽的,也是忧伤的。
因为它承载了一位年轻牧羊人所有的期冀、爱;还有深深的,难以释怀的痛。
站在神钟山口,站在额尔齐斯河边,站在白桦林中。就站在这里,从夏等到秋,从秋等到冬。等成了神话,等成了沧桑。等成了一座山,一棵树。
等成了伤悲的海洋。
夏季的可可托海,犹如仙境一般。
青翠的草儿长满了山涧峡谷的毎一寸土地,似一片崭新的绿色地毯铺满了袤野。
一场大雨过后,草原上各种各样的花儿,一夜之间都绽开了笑脸。空气中氤氲着浓浓的馥郁。
在峡谷的深处,额尔其斯河如同天之圣水,向人间凡尘款款流去。
野生桦树林生长在额尔齐斯河凸岸河湾上,妩媚婆娑。山清林绿如诗如画。
无垠的草原仿佛披上一层纱衣,每一片草叶都被镶上了一道灿灿的金边。从幽深的草原穹谷,冉冉地飘来一阵清亮、纯净的热瓦甫琴声。
25岁的哈萨克牧羊人——库尔孜,英俊帅气,挺拔壮实。他骑在马背上,正赶着一大群羊走来。
羊群像流水般涌动着,又像云彩般一样飘拂着,库尓孜的羊群像是一堆堆滚动的白银。
雪白的羊群分散在碧绿的草原上,像花、像絮、像圣洁的哈达。
"叮零叮零,叮零叮零!"一阵阵悦耳的驼铃声自远而近传了过来。
十几峰骆驼驼着沉重的蜂箱移动着疲惫的身影,像一叶叶船舟,慢慢走了过来。
最后一峰骆驼上骑着一位标致的女子。皮肤黑里透红,却极为细腻。两条柳叶似的眉毛下面,一双黑宝石般的眼睛闪烁着柔美和聪慧的光芒。蓝地白花的粗布衣服,把她丰满青春的躯体包裹得凹凸有致,匀称健美。一双粉白相间的运动鞋,牢牢地踩在驼峰两边的脚蹬上。
她的前边还坐着两个酷似她相貌的小女孩儿,大概分别有三、五岁的样子。那是她的两个女儿。
她就是29岁的养蜂女——云朵。
经过几天的奔波劳累,她终于从两千多公里开外的四川,风雨兼程地赶到了锦绣婀娜的可可托里。
顾不上喘口气,云朵赶忙架好了毡房,卸下蜂箱,给一路辛苦的骆驼喂食,为两个女儿支锅做饭。
云朵是个苦命的女人。三年前她的丈夫因车祸身亡,她一直没有改嫁,而是选择自己承担起这个家,风里来、雨里往地过着断梗飘蓬的日子。
云朵望着漫山遍野盛开的鲜花,迫不及待地把蜂箱打开,蜜蜂就像潮水一样涌上山坡,顿时这里成了蜂的海洋。
到第二天下午,已釆到了不少的蜜。
云朵心里高兴,端着木盆到附近的额尔其斯河边洗衣服。清澈的河水映照着她那秀美的脸庞,使她情不自禁地小声唱起了歌。歌声婉转动听,宛如夜莺一般。
恰逢库尔孜正在河的上游洗脸,被这动听的歌声所陶醉吸引,侧耳静听,却使自己的毡帽不小心掉进了水中,正好被下游的云朵捞起并给他洗干净了晾晒在一边。库尔孜顺着水流下来,碰见了貌若天仙,声似天籁的云朵,二人就此相识。
云朵到可可托海采蜜并不轻松和顺利。这里地肥花美,全国各地来釆蜜的蜂农络绎不绝,抢地盘儿者大有人在。看云朵无依无靠的孤儿寡母,不但有强势的蜂农欺负她,还有不怀好意的男人想占她的便宜。
云朵是个倔强的女人,宁折不弯。她虽不轻易惹事儿,但也决不委曲求全。所以她的蜂箱经常被砸烂,酿好的蜂蜜还被人偷走。
库尔孜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他担任起了云朵全家的保护神。
他先是和那些蜂农讲道理、拉关系,又交了几个人品不错的蜂农做朋友。还狠狠教训了一顿那个最为难缠和凶狠的角色——一个经常给云朵使袢子的云南蜂农朱二。
库尔孜高大雄健,为人正直,爱憎分明,从此蜂农们都很敬重他,也再没人敢欺负云朵了。
云朵极为感激,就送了最纯甘的蜂蜜做为答谢。还经常帮库尔孜洗衣服,做了好吃的饭请库尔孜过来吃。库尔孜也经常给云朵送去最醇香的羊奶,帮云朵家干活,云朵的两个女儿也非常喜欢这位温和可亲的库尔孜叔叔。他们相处得十分融洽,两颗心越走越近。
一个清风徐徐的夜晚,繁星满天,月色如水。库尔孜向云朵表白了爱意。他表示会从心里接受来自云朵的一切。他会全心全意地爱她,会像她一样爱她的两个女儿。他会陪着云朵翻过雪山穿越戈壁,他会伴着云朵同甘共苦终身相依。
云朵双腮绯红,心如鹿撞。三年了,她沉寂的心河第一次泛起了激荡的涟漪。她何尝不爱眼前这个柔情似水,热情如火的男人,可自己明明比他大四岁,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不能拖累他呀!她强忍澎湃的感情挣脱了库尔孜温暖而宽阔厚实的怀抱,抹着眼泪跑回了自己的毡房。
那一夜,云朵哭得肝肠寸断。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在这漆黑的夜,在这大雨的夜,在这没有任何人送行的夜,云朵带领着自己的驼群和女儿,悄悄地离开了可可托海。
当她最后一眼把目光落在库尓孜那顶熟悉的毡房上时,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库尔孜,我的爱,永别了!原谅姐姐狠心离开了你。姐姐祝福你早日找到一个好女人,来疼你、爱你。姐姐永远为你祈祷!
风走了,雨走了,云朵也走了。
第二天,雨过天晴。当库尔孜依旧拿着一桶浓香的好羊奶来找云朵时,却发现他心上的一切都不见了。只有一罐系着一条蓝色手绢的蜂蜜静静地放在那里,手绢轻轻飘舞着,似乎给他道着离别的话语,他知道,那是云朵留给他的。
库尔孜怀抱着这罐还散发着云朵气息的蜂蜜,泪如雨下。他发疯似的跑上山头,只看见了辽阔无际的草原,五颜六色的野花和袅袅升腾的炊烟……
风凉了,秋来了。
可可托海的秋天短暂而绚丽。
草开始渐渐褪去青翠,峡谷里的零星叶子也开始泛黄。可可托海的白桦林,已变成了金黄色和火红色,色彩斑斓交替,层林如同油彩尽染。
额尔齐斯河一改往日狂野的习气,显现出母亲的温柔。
可可托里绚烂的秋却让库尔孜的心里一片荒芜。
下雪了,冬来了。
可可托海千里冰封,万山皆白,人们在这里滑雪嬉戏。欢声笑语。
而库尔孜的心却比悬崖上的冰挂还要凉。
透过漫天飞舞的雪花,他仿佛看到了云朵那一张笑意盈盈的脸。她缓缓向他走来,走来。他连忙去牵她的手,一闪身,她却不见了。醒来后,泪水已湿了衣襟……
云朵,我的爱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
永远,永久,永恒。
你还会回来吗?
云朵,我的爱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
永远,永久,永恒
你还会回来吗
等你DENGNI
作者简介
刘一平,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愿用真诚码字,用灵魂煮文。

扫码关注“灌河文学”

扫码阅读《云梯关》电子书
温馨提示
近期热点:
“我心向党”主题征文活动
参赛时间:
2020年7月1日~2021年3月10日
通知链接如下:
灌河文学 | 响水县关于举办 “我心向党”主题征文活动的通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灌河文学 · 小说 | 刘一平:忧伤的可可托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