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河文学 · 散文诗 | 王笑风:滴 水(外二章)

滴 水
王笑风
清晨如水,早行人的身子湿了。我梦想在水珠里生活。一滴水,晶莹透明;一滴水,罩住一生;一滴水,永不点破。
滴水藏海,水滴蕴藏着海一样的情怀,永不止息,仿佛我的爱永不衰老;水滴石穿,我心怀信念,但必须让水滴在半空中停住,成为悬念。这是多么无奈的人生。
水滴是细碎的,只有我知道它有着巨大的意义,是我一生的情结。谁的一生没有泪水呢?
水滴是敏感的,如果你能触摸一滴水,又不把它弄破,你就不是这个尘世的人。
水滴落到纸上,出乎意料,它们没有流失、洇没,一滴水一滴水全变成了忧伤的文字。在我心上来回滚动的词语啊,像是只有在早晚才呈现的露水,天下无路,跌撞穿行于字里行间的人全被打湿了;水渍,夜色一样蔓延开来。
疼痛
我全部的生活就是把沙石嚼碎,把大堆的鱼刺一次又一次咽下去。带着一个破嗓子,我仍然试图清晰地说出:爱。
原谅我,每一个词都带着血丝,带着一缕鲜红和腥热。
如果我停止倾诉——我竟然梦想向着一片虚无倾其所有——如果我不能把五脏六腑一一揪扯下来,去击打命运,在阴暗、潮湿的地方,我会一辈子生锈。
谁会带着砂轮来,打磨一颗心?我酷爱着疼痛,我的爱就是疼痛啊!一下一下,一个字一个字。
生命太缓慢了,我这样的血肉之躯空耗了多少光阴?给我一把刀,给我闪电的一击;给我锯齿,给我碾碎一切的车轮;给我锥心的疼痛,给我撕心裂肺的无情的手!
或者就让它把我的心一辈子紧紧地攥住,越攥越紧……
痛快啊,不痛不快。在一场无望的爱中,疼痛就肩负着这样的使命。
沙尘暴
沙尘暴像一个愤怒的身体,像一个因为愤怒而心灵破碎的身体。一粒粒沙子,谁能想到,会有这么决绝的力量,癫狂、迷乱,捶胸顿足、撕心裂肺,天昏、地暗;仿佛一个人内心的震荡,瞬间传遍了天下。整个世界都翻滚起来,每一粒沙子、每一点尘土都声嘶力竭,瞪着熬红的眼睛;每一粒沙子、每一点尘土都想再破碎一次。
我说每一粒沙子、每一点尘土都曾是清脆的水滴,你相信吗?
沙尘暴,就像一个在文字里安身立命的、恨不得每个字都拿来歌唱爱情的人,忽然想把所有的汉字都砸在自己的脸上,再把自己身体和心灵的碎片同沙土一块儿,和着狂风扬上半空;铺天盖地,飞沙走石。
沙尘暴就是这样的人,大叫一声,喷出漫天血红的沙子。

在一场无望的爱中,疼痛就肩负着这样的使命
疼痛TENGTONG
作者简介
王笑风,内蒙人,写诗,作品散见《草原》《诗潮》《江南诗》《诗林》等。

扫码关注“灌河文学”

扫码阅读《云梯关》电子书

温馨提示
近期热点:
“我心向党”主题征文通知
参赛时间:
2020年7月1日~2021年3月10日
通知链接如下:
灌河文学 | 响水县关于举办 “我心向党”主题征文活动的通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灌河文学 · 散文诗 | 王笑风:滴 水(外二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