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诗歌·2020年度诗选专刊||刘文邦作品及创作谈

作者简介:刘文邦,男,70后,生于山东茌平,现居泉城济南,系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聊城诗人协会会员。诗文发表在《现代作家》《上海诗人》《时代文学》《鲁西诗人》《山东邮电报》等报刊及文学网络平台,在诗歌赛中多次获奖。作品入选《中华作家》《青年作家作品精选》《百家文学作品精选》《中华作家九人卷》等文集。著有诗集《爱与爱之外的》。
刘文邦·2020年度诗歌选(20首诗歌)
1.从明天开始
从明天开始
来一次长长的旅行
比如海边,这是我期望的
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
面朝大海
去看一条自由自在的鱼
去看它身上闪着金光的鳞片
如何那么轻易地
就独占了我的目光
海水肯定是温暖的
否则那么深的蓝
我该动用身体里的多少河水
才能呼应它们
出去旅行,不要带走荷叶
因为荷叶里有我包裹的忧伤
从此我要做一个幸福的人
幸福的,不带一丝乌云
把囚禁我的小屋拆除吧
我需要阳光与纯净的空气
需要风把我高高举起
需要一切美好的祝福
这一切,都是我需要的
2.霜降
影子可以更短些
这是秋天的最后一次颤栗
最后一枚橘子遗失在枝头
一如童年那抹鲜红的记忆
心,离天空从来没有这么近过
归巢的乌鸦衔着一朵云穿过黄昏
有如我一喊就心动的名字
十月的风,更猛了
太阳苍白,一如失血的嘴唇
炊烟迅速地矮下去,连同村庄
迅速地缩成一个短句
在诗歌的中间长久地沉默
风在秋天拒绝了所有的形容词
时间是荒芜的,遍地的菊花也是
这样的季节,适合一场雪
不要太大,刚淹没你的思念就好
在一朵菊花小小的旋涡里
一只蝴蝶憩息在那里了
任凭光划出一道道彩色的弧线
河水一直保持着平静的湛蓝
一些远方的事物
模糊在记忆里一点点枯黄
风在风中穿梭而过
此刻,没有谁不在风中
3.重阳
清晨第一个碰落露珠的人
肯定也碰落了往事
更加肯定的是
也碰落了昨夜的一场梦
这与贸然闯入的秋风有关
这与愈来愈空旷的大地有关
这与山楂树上的最后一片叶子有关
当然,这与你有关
当然,这与爱情有关
在无垠的原野上
你发现的第一枚果子
肯定是秋天遗失的一份伤痛
天渐渐凉了
你需要动用多少思念才能做成厚厚的外套
才能贴近他的心跳
走近河边,你需要喝下自己的影子
来医治秋天枝头的伤口
谁动了你的幸福
你就把思念砸向他
谁动了你的爱情
你就用泪水淹没他
直到,你被风的藩篱彻底围困
4.扶正秋天的最后一个节气
扶正十月,扶正秋天的
最后一个节气
酒杯里盛云,盛雨
盛一江浊水
月亮似醉非醉,月是下弦月
若驾一挂天梯
我肯定能手摘星辰
而露水丰满,大地辽阔
你无法不承认我身体里的那一团火焰
它烤红了一片天空
秋风,秋风
我是你一直找不见的
那个溺水的孩子啊
我逆水而上
又逆光而去
我是我的罪人
今夜,我醉倒了所有光阴
5.三生三世
肯定是桃花跌落的瞬间
那一声惊叹
肯定是风牵着的白云
不小心走漏了消息
肯定的,在这深秋的深夜
深成了炭一样的黑
而让我洗的泛白的月光
肯定被一棵杨树耽误了时辰
你口吐莲花,袖口飘香
越来越深的思念
能让一颗孤独的灵魂
沉默一个下午
日子如车轮一样滚下去
呼呼带风
你涉足的沙滩,脚印呈现
肯定有一些东西遗失在海岸上了
比如你的影子,比如透亮的蓝
比如你呼吸里越来越沉闷的天气
再比如一朵浪花
它把我卷起
又把我抛出
6.如果爱
如果爱
当赠我一束玫瑰
赠我最耀眼的红
以及袖口添香
如果爱
当赠我一轮明月
赠我一汪清澈
以及明媚的目光
如果爱
当赠我一片柳叶
赠我一眼淡绿
以及叶面上飘浮的
淡淡的忧伤
如果爱没有被盗取
没有被女匪一样的暴徒做成了花篮
如果在落雪的清晨
你心中依然燃烧着一团火焰
我便撑一船月光与你汇合
我必做你温暖的巢
在这比夜更深的夜里
听你羽翼下静静的心跳
7.我不是这条河里的鱼
我不是鱼
起码,我不是这条河里的鱼
我不是你目光投影下的
那一缕微风
也不是深秋清晨里的
那一声问候
我只是一缕微不足道的烟云
在微不足道的小溪里溺水
我曾渴望春天的雨水
浇灌我后花园里
频临枯萎的花朵
我曾渴望那一树翠绿的叶子
度我去枝丫上做巢
我曾渴望天空的蓝
以及大地的辽阔
我曾渴望遇见
戴望舒的”雨巷”里
那个结着愁怨的姑娘
一把油纸伞
仿佛撑起了一个世纪
树下的两片叶子
在伞的柔情细语中
相拥而眠
而我,绝不是这条河里的鱼
绝不是
无人度我
让我如何回到岸畔
8.在这十月的最后一夜
如果山顶的枫叶红遍
而最后一片绿色为你留着
如果天空写满蔚蓝
而你亲手捕捉到一朵白云
如果风还在远方呜咽
不带走你的一丝彷徨
如果爱在这一刻悄然来临
在这十月的最后一夜
你将如何伸展长长的微笑
拥抱这姗姗迟来的温暖与感动
青春呀,总在奔跑的日子里流浪
奔跑着去追逐一朵玫瑰
而芬芳却早已去了远方
在这十月的最后一夜
谁还会替你打开窗户
放几缕阳光与鸟鸣进来
你必放声歌唱
让歌声在风中摇曳着甜蜜与忧伤
在这个世界
竟然还有那么多关怀与爱
在你必经的路上
洒一地月光
让你单薄的不能再薄的身影
不至于支离破碎
9.爱我,不要玫瑰
一只鸟,驮着夜色而来
肯定也驮着一截梦
或者,驮着你隐身在云层里的
一朵梅花
哦,一只鸟就这样悄悄地飞来
如一束光,照亮夜
也照亮来路
同样照亮的,还有你的过去
和我的未来
此刻,风吹进我的身体
我不由得抱紧一片叶子
抱紧孤独的鸟鸣
星光不停地倾泻
夜来香,夜来香
今夜你的芳香已全部打开
覆盖我,包容我,占有我
今夜,好好爱我
不要玫瑰
10.日子总在半开半闭之间
风吹落了黄花
放一个秋进来
月光半醒半睡
没有哪一片叶子
能够真正走进
河水的内心
歌声唱晚
单薄与寂寞相吊
一朵朵白云
被风吹散
却浑然不觉
日子总在半开半闭之间
没有谁能够打破僵局
菊花,枫叶,玫瑰,这些美好的事物
游走于人世间
带不走什么
也留不下什么
不要试图用石头叩问尘世
那扇虚掩的房门
始终为你留着
11.宿命
我钟情于一棵桃树
钟情于她开花到凋谢的过程
钟情于一年一度的轮回
钟情于阳光灼伤的疼痛
我钟情于黑夜,钟情于流水
钟情于草场上放牧的白云
我钟情于细雨,钟情于微风,
以及微风蛊惑下的
一次次出逃
也许呀,我过于钟情
才被长长的荒原收留
如一个人悄然下沉的过程
悄悄地,不带走一缕风
爱与背叛,这两个相悖的词语
纠缠了一辈子
才想到望一望天空
这太过真实的大把大把的蓝
莫非真的成了宿命
12.皱纹
我是趟着露水来的
在词汇的低洼处
许家坊,一个小心翼翼的地名
在一阙宋词里闪着古铜的光泽
用汗水浸泡的皱纹
早已在你的额际安家落户
每条皱纹都掩藏着一个故事
你用姜太公的鱼勾
钓不期而至的鱼
而星宿暗淡,而时光浩淼
你用用心的心
度了无心的心
13.城市是一具变黑的骨架
诚然,我本不适合走进夜里
走进这暗黑的坟墓
萤火虫提着小灯笼徐徐下坠
像极了纷纷扬扬的雪花
深夜,城市变成一具骨架
一具暗黑的毫无生机的骨架
不必指望它会在春天复活
夜色是流动的黑水
已将一座城市彻底淹没
而我,抱着自己比纸片还薄的影子
目睹着宇宙被混沌的过程
心开始如死水一般沉静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此刻,我却无法用它们找到光明
14. 蓝色的火焰
这是一抹蓝
这是一抹浅蓝
这是一抹深蓝
这是蓝透的蓝
这是蓝琪儿的蓝
这是清照词牌里的蓝
这是蓝天的蓝
这是河水的蓝
这是你梦里的蓝
蓝过高山
蓝过大海
蓝过秋天的雁阵
蓝过冬季的烧酒
蓝,真的蓝
蓝,最终酿就了火焰
15.白与蓝
把蓝天的蓝,白云的白
缝补在一起的
肯定是天上的织女
抛出的丝线
针脚细密,缀清晨的鸟鸣
缀黄昏的独奏
缀满天星辰
缀银河里掩藏的
那一声叹息
没有妙笔
怎能生花
没有你这细密的针线
又怎能
让牛郎织女的故事
代代相传
而我,此刻沉醉在一阙词牌里
默默无语
耳边
却呼呼生风
16.秋天的河床
今天,我只关心雨水
关心一条鱼背上驮着的岛屿
而河水很快就落浅了
岛屿突兀,而鱼不知去向
这是秋天的黄昏
龟裂的事物随处可见
比如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
他单薄的身子如一张纸片
而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
草照样结籽,而柳树
还是照着去年的样子一直黄下去
一条斑驳的木船
它体内肯定装满了过期的故事
它身上的伤痕犹如幽暗的口哨
秋风一来,水声就来
而鱼不知去向
不知去向的还有垂柳在水里的倒影
以及一只水鸟盗走的春天
宽阔的河床两侧,两岸互相对峙
它们的心里肯定思念着雨水
它们的心里充斥着波浪
17.一片叶子落在头发上
树顶正逐渐突兀
一片黄叶在天空中画了一个圆
正好击中你的头发
击中了你发丝间隐藏的盐
村里的一个亲人走了
她走的匆忙,忘了带走那片黄叶
忘了带走那一抹夕阳,那一朵白云
在一个把风举过头顶的午后
就这么匆匆地走了
我不知道回忆还可以撑多久
一年,一月,抑或更短的时间
再过几天,秋就用固有的方式把自己走完了
会空出好大一段时光,好大一块思念
而这些对于冬天已显得微不足道
卸下一些悲伤在田埂的逆光里
这个下午,阳光的碎片悄无声无息
正如一片黄叶落在头发上
同样悄无声息
18.白杨树
无限地接近鸟鸣
树冠便有了触摸天空的机会
不过这个秋天太过漫长
露水太过纠缠
在鲁西北平原
白杨树站立的姿势依旧完美如初
今年雨水密集
梦屡屡被水淹没
望着水中被风吹散的倒影
白杨树始终不动声色
而鸟是清白的
它不再相信这里的每一根枝条
河面与林子同样危险重重
它的梦想在天空
或者比天空更远的远方
它吐出身体里唯一的火种
如吐出一颗殷红的子弹
19.故乡的月亮
故乡很远
隔着三千里风沙,举杯邀月
掬一捧蝉音佐酒
微醺的乡愁便悄悄爬上额头
在我深深浅浅的皱纹里彻底沦陷
此刻菊花清瘦,而月色刚好
这铺满一地的光辉
肯定是我的前世丢失的
我一路翻拣着
关于故乡泥土的消息
而秋风,冷冷的秋风
被我的思念绊倒在路上
十月丰盈,我有足够的泪水喂肥
扎根在我胸腔里的
故乡的月亮
秋水,借一双蝴蝶的翅膀抒情
无限接近
我的梦呓和乡音栖息的田头
20.从小清河身边经过
比起夏天,小清河清瘦多了
比小清河更瘦的是岸边的垂柳
它们苍翠的故事都掏空了
云落在水中
瞬间就会被风打碎
同时打碎的还有月光
还有影子
哦,还有一颗战战栗栗的心
其实比起雨季
风还是迟疑了许多
被秋月写满小字的叶子
足以掩盖一条河
而人间美景
还是被风迅速地涂黄了
如同一些人
走着走着就散了
再也找不到来路
在济南,其实小清河并不孤独
岸上五颜六色的秋菊
以及菊花上小憩的晚风
都会与之窃窃私语
当然还有俏皮的水鸟
它低飞时总忘不了啄一下小清河的额头
而这一切都与我无关
此刻,我只是静静地从她身边走过
走向比黄昏更深的沉默
感谢诗歌
如果有人问我,若有一种爱,一辈子都无法割舍,那是什么?我的回答肯定是诗歌!是的,诗歌已成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她悲悯我,怜爱我,宠着我。我仿佛一个小男生般被她包容着,喜欢着。我爱诗歌已等同生命,只有沐浴在诗歌里,方能感觉我自己曾经存在过,或者正在真实存在着。我爱诗歌中的自己,想必,诗歌也爱着我。诗歌是虚拟的,同时她又是真实存在的。她让我幸福,喜悦,甚至忧伤,这些都是我喜欢的。很难想象没有诗歌我将会怎样,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诗歌已成为我精神世界里赖以裹腹的口粮。我爱的时候,我要写出来;我忧伤的时候,也要写出来。写出来,心情反而好多了,也很有满足感,成就感。当然,更重要的是,诗歌排解了我心中的积郁,令我的胸怀更加开阔。
我一直是一个文学爱好者。上初中和高中的时候,每当语文老师拿着我的作文当范文朗诵的时侯,便是我倍感幸福的时候。老师们的鼓励也慢慢地让我爱上了文学。当然,真正地接触诗歌也要追溯到很多年以前。记得好象是1992年以前,当时我以前的语文老师刘本科当时办了一个文学小报叫《启明星》,其实是民间传阅的那一种。我当时在上面发了几首小诗,很短,现在看来也没多大份量。但是有幸的是,在1992年这六首小诗恰恰被广西的《阅读与写作》杂志全部转载发表了。当时记得是吴之野老师专门为我写的评论。我当时真是欣喜若狂。当然,我也因此领到了第一笔稿费,虽然不多,但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已经非常知足了。
后来为了生计,为了养家糊口,我不得已暂时远离了文学,远离了诗歌。每天累得臭死,劳作回来,一到家头挨到枕头上便呼呼大睡,再也不想起来。那几年,是我这一生中最艰难的时光。
终于有了一个机会,我来到了泉城济南。开始打工,后来自己当了个小老板。虽然不能说日进斗金,但养家糊口是没有问题了。解决了最基本的生活之后,我又重新把文学拾起来。仿佛多年不见的老朋友,我甚至哭了整整一个晚上。我始才发现,虽然我一直为生活所累,但诗歌一直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离开过。于是我重新拾起笔,又开始了新的创作。那时我拼命地看书,然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便伏案疾书。然后我接触了作协的几位老师,在他们的鼓励下我便开始投稿。作品开始陆续在多个报刊上呈现。这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
再后来,在《科技视界》杂志社许志谋老兄的帮助下出版了第一本诗集《爱与被爱的》,也算是对我之前创作的一段总结吧。这是非常欣慰的事情。虽然许志谋老兄已然作古,但他给我的诗集作的序依然历历在目。想起过往的点点滴滴,怎不让人潸然泪下!
而今,生意上也算暂时告一段落,我又重拾起创作的热情与勇气。有时夜不能寐,一晚上能写出好几首诗歌,有文友羡慕我太高产了。但我只能做我自己。每当深夜来临,我便伏在案边,静静地在文字中渲染自己的感情,也期待着自己能有更好的作品呈现。
诗歌是什么?我不好用文字表述。我只能说,在而今物欲横流的时代,诗歌充当了夜行者的一盏明灯。当然了,对我而言,诗歌是我精神世界里赖以裹腹的干粮,是我生活下去的勇气和力量。
作者简介:刘文邦,男,70后,生于山东茌平,现居泉城济南,系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会员,聊城诗人协会会员。诗文发表在《现代作家》《上海诗人》《时代文学》《鲁西诗人》《山东邮电报》等报刊及文学网络平台,在诗歌赛中多次获奖。作品入选《中华作家》《青年作家作品精选》《百家文学作品精选》《中华作家九人卷》等文集。著有诗集《爱与爱之外的》。
审稿:余风
校稿:西西 桑佳
排版编辑:大路
终审:禾刀
附注:欢迎诗友继续加入山东诗歌选稿交流群。入群有问题者请加主编禾刀微信。微信搜索“shandongpoetry”即可。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