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河文学 · 名家友约 | 苏笑嫣: 韩家荡,又及盐城(组诗)

韩家荡,又及盐城(组诗)
苏笑嫣
◎想到故我与今我并非一人
我在夏日的眼睑上坐着,在七月
那略多于虚构的骄阳里①,
时光倒流般的午后,我仿佛坐在
故乡的田埂上,搬挪寂寞的光阴。
那些荷花,多像我的十六岁
——十六岁,刚洗完澡,就能在自己身体上
闻到含苞待放的气味。
后来我远行。并未说出,亦未挥手。
迫不及待地。离别就像天空的云一样发生。
那天的云和今天的并无不同,
就像我依然是我,但再也不会与过去相遇。
时间总是终于会胜利的。我无权反驳。
可我也没什么想赎回的。
难道生活,不就是为了世间的尘土?
多年以后,我终于坐下来不说话。
在异乡找到故乡的钥匙。将茶杯之外的寂静
斟满。想起那时我还多像一辆莽撞的列车,
明知前方汹涌如海。而此时,地铁内
重叠的幽灵正代替我,进入光线阴翳的
写字楼;商场灯箱上的靓丽女性,
也正代替我,和不知名的路人相爱。
我在七月的荷花荡里凝眸,
穿着厚重的时间,看命运的水到渠成。
故我与今我是多么的不同,
生命中还有许多,仍等待支付。
我起身,面无愧色,雀鸟四散。
想到这一刻和每一刻都将是遗忘之始,
我拍了拍身上的土。(①改自徐钺诗歌”)
◎在韩家荡
夏日午后于荷塘,仿佛轻烟入梦
此处草木葱茏,荷花硕大,长短句般的白鹭
毫无章法。寂静过后,远离野心梦想
不贪恋,不奢求,如云止于瓦蓝
而明亮的事物各有千秋
蝉鸣初起时,一群女人从地里归来洗藕
古树苍苍,新叶颤抖,溪水有光斑
而荷花圣洁。我的扇子不敌清风
吹不出草木的平仄。有人在炊烟里读出远方
田地里豆荚与水稻各得其所
因为信仰高洁,荷塘安宁
我说荷,其实就是说到生活的背后——
那不增不减的疼痛与福祉
可以说,可以忍,可以外表柔软而内芯坚毅
可以深入泥沼而高举头颅
可以端守素心且静默慈悲
三只游鱼成佛,掌管前世今生,一方净土
还原为无用之身,在山野,在庭院
在暗香浮动的万亩荷塘里
我钟情于这人间宽阔处的每一个时辰
以及这忽然而至的透明和纯真
◎南方小镇
塘间的万亩荷花,引领我们走入盛夏
粉白的花朵怀抱于肥硕的油绿叶片
那娇羞般的顾影自怜,将午晌注得盈满
立夏的方格小径造访门边,此书屋,
可以静夜观荷、彻夜听雨、闻阵阵蛙鸣,
又或临窗望月。我想要说的,无非是
——午后空寂,燕子呢喃
凉荫里游着闲鱼,白鹭啄食吐香的珠粒
所有的荷花在空气间浮动
而你爱我,那是只有神知道的事情
◎古黄河道
那些植物路过我,我却无力分辨它们的姓名。
这样也好。互不相识,便互无挂碍。
时光敞开胸襟,光阴荏苒。
盐城七月,暑风覆盖我们的山野。所到之处,
大河汤汤,日暮万里,白云隐去
远山和我们的姓名。
一颗静默的心,安定于红尘滚滚的生活。
就如干净的风,从未沾染河的浑浊。
一生不过是流水的一生呵。生命如同细波,
微涌到岸边,又缓缓退隐。
微弱的风带来一阵孤独感,
再无商船驶过的午后,我在岸边,
走向丘坡上的亭间。
塘间的万亩荷花,引领我们走入盛夏
荷花HEHUA
作者简介
苏笑嫣,90后,中国当代青年诗人、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诗歌风尚》执行主编。著有长篇小说《外省娃娃》,个人文集《蓝色的,是海》等作品,已获《诗选刊》2010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张坚诗歌奖新锐奖、冰心作文奖二等奖等荣誉。

扫码关注“灌河文学”

扫码阅读《云梯关》电子书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灌河文学 · 名家友约 | 苏笑嫣: 韩家荡,又及盐城(组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