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书读懂冯惟敏

冯惟敏是临朐县有史以来唯一在中国文学史上设有专门章节介绍的文学家。这位“明代散曲第一大作手”的生平经历、创作成绩,尤其是内心世界,正如他喜爱的散曲常被人指为“不入流”一样,很难得到普罗大众的理解,甚至在他的家乡,也有很多人不懂得冯惟敏的地位和价值。
让人欣喜的是,冯惟敏直系后裔、著名剧作家冯益汉老师依据手中丰富的冯氏世家资料,断断续续经过三十年时间创作了20多万字的《冯惟敏轶事》,为今天的人们读懂冯惟敏提供了生动、详实、准确的读本,
《冯惟敏轶事》名为“轶事”,但记载的人、事皆有所本,完全是一部信史。冯惟敏乃冯裕第三子,于明武宗正德六年(1511)生于南直隶松江府华亭县(今上海市松江区),当时冯裕为华亭知县。后随父历宦萧县、晋州、凤阳、南京、贵州,嘉靖九年(1530)由贵州返青州,入临朐县学,成秀才,并在冶源置办田产居住。嘉靖十六年(1537)乡试中举人。其后25年间,九次赴京会试,皆落第。直至嘉靖四十一年(1562)春天,参加吏部谒选,被授为直隶涞水知县,这一年,冯惟敏已经52岁了。在涞水知县任内一年多,被无端免官。后任镇江府学教授(从九品)近五年。隆庆三年(1569)春,升任正六品的保定府通判。隆庆五年(1571)冬,又被降为从九品王官——鲁王府教授。他愤然辞官,回到家乡冶源,直至万历六年(1578)去世,享年68岁。
冯惟敏仕途坎坷,源于他生性耿直,对上从不折腰谄媚,对邪恶从不顺服姑息。诚如他的好友、号青门山人的沈仕所说:“凡正直的文人,是不能适应官场的。往远处说:孔夫子周游列国,游说诸侯,难免陈、蔡之厄;司马迁直言贾祸,遭受宫刑;就是那位拗相公王安石,两度拜相,认真变法,到第二次罢相归乡途中,才得知自己的新法乃被下层官吏变相篡改,因遭百姓唾骂,拗相公只得‘饮郁半山堂’……再说点近的,就是这位才高八斗的李开先了,他的罢官回乡,也是正直文人不能当官的鲜活事例。冯海浮你能写散曲《吕纯阳三界一览》直刺贪官段顾言,这尤属正直文人呀!”确如其所料,冯惟敏涞水令任上不肯“拜四方”得罪豪右,公正按田亩收税租更激怒劣绅,虽使“百里改观,治绩核最”,却遭罢黜。保定府通判任内,更是写成《陈郡利害十六事》,编辑《杨忠愍遗文》,为上司不喜,再次遭贬为鲁王府审理,他“怒不赴任,挂印归里”,终遭朝廷“除名”,这是古代读书人遭受的严重挫折,但冯惟敏却“喜朝中一旦除名,俺才是散淡山人,自在先生……从今后云水青山,竹杖黄冠。远离了世路风尘,跳出了宦海波澜。”
冯惟敏自幼钟情诗文,随父宦游期间,见识了官场险恶,并不热衷仕途。科举遇挫后,曾和长兄冯惟健议论功名,正襟回答大哥:“我是要专从著述,发挥胸中的才学以作品传世。”担任镇江府学教授期间,对镇江知府李阳坡也说过:“奋笔为文,为民鼓与呼,才是有出息的文人呀!若拿唐代大诗人李白和杜甫相比,在下以为,李太白‘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和《蜀道难》等名作,都可谓千古绝唱;但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和《三吏》《三别》,却是直述民间血泪,如泣如诉,这才是最有骨气的文人啊……”言为心声,正是这种宁折不弯、坦坦荡荡的文人风骨,造就了冯惟敏在文学上的不朽成就。他的诗词文赋,尤其是散曲,讽刺贪官污吏,同情人民大众,思想性与文学性俱佳,被近代曲学大师郑骞先生称为“虽不见得前无古人,却是后无来者的作品”。他在《财神诉冤》中写道:“铁扫帚便是扫地王,皮笊篱做了个聚宝盆,瞒天一网都捞尽。蚰蜒穴内难逃命,狼虎唇边怎脱身?狠心肠还道无滋润,头发根儿里数算,牙齿缝儿里搜寻。”对封建官府无所不用其极地搜刮人民给予淋漓尽致的无情批判,因而广受欢迎。
直到生命的最后,冯惟敏依然胸怀大众,关心民瘼。万历六年戊寅(1578)大年初一,他即情写出《清江引十首·戊寅试笔》,愤谈“一条鞭法”,其中有“好年成一文钱一片金,不似今番甚。粜粮没去头,变产无人赁,一条鞭不弱十段锦。”“谷贱伤农传自古,并不分贫富。今年下下门,旧岁超超户,抛荒了好庄田千万亩。”“山县从来民害民,虎一分狼一分。明加又暗加,法尽情无尽,好清官不觑檐下狠。”上至内阁首辅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下至官虎吏狼,都写进去了。长子冯子复劝他:“爹,您都是六七十岁的人了,犯不上为这些事生气呀!再说,新正大月,写这些动肝火的东西,于身体无益呀!”冯惟敏回答:“唉!一个有出息的文人,就是应该为贫民百姓呼吁呀!”这年农历二月二十日一代文学巨匠就驾鹤西归了。
如果仅凭以上论述就断定冯惟敏乃一“愤青”,鲜有情趣,那就大错特错了。《冯惟敏轶事》一书生动记载了冯惟敏的诸多有趣故事,“戏说藏名联”“借酒说论策”“谈诗表志向”“唱曲金山夜”“教授授诗情”“陪友郭五游”等故事,彰显了他才华横溢,睿智幽默,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风流才子模样;“寻根赴北镇”“兄弟会郯城”“送弟到雄州”“讲述欧冶子”“祖孙论文学”“科考说子咸”“泪眼送子复”等篇章,述说了他孝敬祖先,亲爱兄弟,呵护儿孙,情动于中催人泪下的性情中人风采。
难能可贵的是,冯益汉老师不为亲者讳,不为尊者讳,秉笔直书了“戏写《大鼻妓》”“醉宿藏春楼”等冯惟敏生活中的隐秘事。在古代,文人才子借酒浇愁、眠花宿柳的风流韵事世代多有,宋代著名词人、婉约派代表人物柳永就沉醉于花街柳巷、听歌买笑的浪漫生活中,他的众多词都是写给妓女、歌女的。诗词、散曲创作深受柳永影响的冯惟敏,自然也有洒脱不羁、倜傥风流的一面,他给歌妓创作的数首散曲作品,不仅切合人物个性,而且词调优美,也是散曲中的上品。性情与事业,向来是相得益彰的。后人记得冯惟敏的文学成就,也记得他的性情。当然,与柳永不同的是,饱受孔孟之道熏染的冯惟敏“狎妓而不嫖娼”,只是逢场作戏,“发乎情,止乎礼”。但“醉宿藏春楼”,还是惹得夫人何氏与他产生了芥蒂,也羞得他数月不出门。归根结底,冯益汉老师不是将冯惟敏作为“神”,而是作为“人”来看待。他从人类心理活动机制来解释冯惟敏的言行举止,更以人情之共性贯连起古今的留白,让大文豪冯惟敏形象更真实,更立体,栩栩如生地站立在读者跟前。
在这本书中,有着深厚文史功底的冯益汉老师还对“春闱”“秋闱”“帘官”“菟裘”等历史名词做了深入浅出的解释。尽管引用了大量冯惟敏诗词、散曲,但都用通俗易懂的语言介绍创作缘起,论说后发影响,让读者更容易走进冯惟敏的精神世界。从这个意义上说,一本书读懂冯惟敏,绝非虚言。
《冯惟敏轶事》,冯益汉著,山东画报出版社2016年6月第1版,定价:56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一本书读懂冯惟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