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风微刊】特别推荐河南诗人陈默诗歌五首

编者语:
陈默的诗
看似一些琐碎
毫无边际的叙述
但字里行间
却蕴含着
人生生活哲理
奋发向上的气息
读来
令人思绪万千
荡气回肠
品味其中的意境
更让人回味无穷
编者:黄诚专
2020.5.10
河南诗人陈默诗歌五首
男人
作者:陈默
那条积水成灾时急时缓的河常常无声呜咽
顺着越来越黝黑的脸颊悄然而落
溅起满地尘埃漂浮而无法捕捉
勒出了脊梁上深深浅浅的岁月
一颗烟燃尽棱角
灼疼了指尖淡淡的追逐
一杯酒醉透生活
丰满了远去梦想的角落
日子蹉跎背影也蹉跎
脚步踽踽独行
不独坐
观风雨无晦
不停歇
记奔奔波波
沿着乡间的小路听时光跳动的脉搏
麦子绿了野草野蛮生长
用雨水和阳光一起浇灌
饮了一夜的酒从天黑到天明
早起的炊烟轻抚额角 没有睁开眼睛
肩上的行囊仍在
没有把印记写满行程之前尚不能长醉不复醒
一盆冰冷的凉水至顶而下
往往抱紧的只有孤独
仍需继续远行
带齐口粮就出发
不管路是远在天边还是近在眼前
不问途是坎坎坷坷还是咫尺天涯
栀子花开
作者:陈默
妻援藏两年归来,病发,2020年1月19日手术,栽栀子花记之。
我从来不知道栀子花是白色的
抑或只有我们家这棵是白色的
我也从来不知道栀子花应该是树还是花
是花开一树还是一树开花
我承认我是个孤陋寡闻的人
屋子外飘的阳台一直我都保持着空无一物
我怕阻挡了我的视线哪怕一粒尘埃
窗明如镜
可以从北京跨山越水的看到西藏
就这样日复一日的守望
孩子说我这是老年痴呆的迹象
日子到了花就满了屋子重新成了家
栀子花摆在了茉莉花旁一起成长
我顺便填进去几株辣椒和西红柿
让她们共享照射进来的阳光
等待结了果实就让辣椒调味西红柿调色
茉莉花还是先开了栀子花还是蓓蕾
红的紫的映出了高高的姿态
于是我开始拼命的浇水
期待茉莉花更艳栀子花快开
叶绿的厚实极了茉莉抱着栀子花孕育生命
有虫蛾长出了翅膀但只围绕栀子花徜徉
越来越多 阳台热热闹闹
我大概睡觉时才听到栀子花和虫蛾诉说
疼痛过后花始自开
于是
早上起来我打开了窗放进清冷还有晨曦
深呼吸 舒展窝了两个四季的身体嘎巴作响
这是栀子花的声音
那么年轻又那么沧桑
栀子花终于开了
开成了并蒂莲
的确是白色的
和病房的颜色是一个样子
纯净而安然
午夜
作者:陈默
霓虹灯眨着眼睛
沿热闹了一天的马路前行
没有思索前方为何方
被夏季第一场雨打湿的灵魂拉着我从夜空中醒来
我仍喃喃低语春眠不觉晓
黑暗依旧
虽时间可期曙光初露端倪
但却忐忑要不要为一个春季的赤裸披上外衣
然后折身而起
路还远
止不住落荒的喘息
奔奔波波坎坎坷坷都倒进盛装的酒杯
对了 还有对未来的恐惧以及惊悸
一齐点燃
一饮而尽
夜不是我躲藏的地方
哪怕是在黑暗的正中央
醒来不是失眠
只是多了一次和自己对视的机会
仰天长笑抑或窃窃私语
双手紧扣握紧光明和自由
心和黑夜一起
期待黎明和阳光
两株西红柿
作者:陈默
春天开始的时候
我在青花细纹氤氲的六角花盆中种入了两粒种子
我怕只种一粒成长后会孤单
新换的土壤汲取了一个冬季的力量
是三哥从逐步解冻的土地里一锹一锹刨出
松软之后参入草木灰
很强壮
还不能打开阳台的窗
还只能放入玻璃外的阳光
只有温度足够才能万物生长
只有打破坚硬的壳才能生命坚强
破壁很疼
我听见了他们边流泪边成长
我听见了他们相互鼓励互相搀扶
痛但生长的并不慌张
破土而出酝酿出一个季节的希望
而从这一天开始
两粒种子的名字正式命名为西红柿
所有的荣光从来都只有自己付出才能希冀
名字也是一样
花盆的轮廓很小
两株西红柿肩并着肩向上
我以为他们也要优胜劣汰
我以为他们也要争争抢抢
但我一直看到的都是他们手牵着手叶连着叶的谦让
并行着 姿态优雅而端庄
我每个早起都举行一个仪式
浇水松土和施肥
不多也不少不溢也不缺
不敢偷懒和懈怠
因为不敢愧对他们拼着命的努力
我知道他们的努力并不是追逐如梦繁华
只是 仅仅只是
为了丰满且富足的一季
花开花落
花落结果
村庄
作者:陈默
泥土和稻草做筋骨的院墙
已层层斑驳
门房酣睡一夜的猫和黄狗清晨仍没有醒来
在等待阳光温柔的抚摸
记忆是停滞的
村子里的土坯房是不做地基的
我家的也是一样
夯实的基础是一代又一代先辈的劳作
和岁月一年又一年的沉积
还有父亲请的叔叔和大伯
六人各自担负一个方向凝聚力量团结协作
拉起的石锤从空中抛过 优美滑落
土坯墙需要生长的土地便牢固而坚定
父亲们抽着卷烟
把土坯墙垒成了土坯房
一幢接着一幢
于是
就有了我儿时的村庄
有河有池塘有鸟有花香
还有太爷爷满脸的慈祥
但十八岁的那一年我还是忍不住打起行囊
忍不住离开村庄忍不住要出去闯荡
离开村庄时没有满怀归来的念想
后来才知道没有村庄的漂泊路很长很长
高楼大厦和土坯房
一样的都是房子一样的遮风挡雨
只是土坯房却多了一种回家的期望
常常想 那里是我的村庄是我的家乡
住着我的爹娘
如今
村庄仍在
却成几近无人的城镇
我们却住在另一个叫作城镇的村庄

陈默,男,河南淮阳人,来自于农村,成长于部队,现工作于北京丰台某政府机关。初中始,诗文见诸电台、报端,后忙于工作碌于生活,笔乏磨砺,人到不惑。但常想重拾过往,留下能重印生活的一行行记载,哪怕笔亦老矣!
【西部风微刊】特别提醒:
1、【西部风微刊】投稿须知
【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力求打造精品,专编发原创首发诗歌、小小说、散文、诗论、随笔等力作。平台不厚名家,不薄新人。诗文必须坚持自创,文责自负,如有任何争议,本平台不负法律责任。来稿请添加主编微信私发,并注明:原创首发,专投【西部风微刊】公众号平台。请提供200字左右简历和照片。主编微信号:sgl3379(山旮旯),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2、喜欢【西部风微刊】的读者
请点评、留言、打赏,给作者与编者一点鼓励,给予【西部风微刊】前进的动力。阅读期间观看一下文中或文尾的广告,也是对【西部风微刊】最大的支持。
3、若您与【西部风微刊】有不解之缘
请点击右下角“在看”留言或点击右上角三点转发分享。点击标题底下第二个【西部风微刊】再点击“进入公众号”关注更多精彩的文章。
4、【西部风微刊】动态
自创刊以来,曾受到上海著名诗人刘希涛、胡永明、龙孝祥、名教授袁世全、名记者袁德礼、陆振声等各界名流盛赞!特聘资深记者,专栏作家袁德礼为微刊责任编辑。
总编辑:山旮旯
责任编辑:袁德礼
负责校对:十一指、晚风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西部风微刊】特别推荐河南诗人陈默诗歌五首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