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你可都改了吧

今天我们说说几个女子。
最近霸占流量头条的是回族女子马金瑜,真少数民族马金瑜和假少数民族扎西互锤,演绎了一场罗生门。马金瑜四五年前曾经频频接受电视采访,是带领青海边缘地区农牧民就业的领路人,是拯救当地无业人民尤其是女性的侠义人士,再之前,她是《新京报》、《南方周末》等大刊的记者。为了爱情,她从一线城市到边疆,经历传奇,直到最近一篇文章《另个一个拉姆》爆出她被家暴出走,爱情神话坍塌,同时坍塌的还有她的个人形象,因为她的多位前同事爆料她借钱不还。正当大家都纳闷,她借了多少钱,为什么借钱,借了谁的钱呢?她的前同事已经开通账号接受捐款了。当地政府部门反应也很快,介入调查,在没有询问到马金瑜本人的情况下,下了初步调查结果,总结为三条:一是马金瑜的丈夫不是藏族,不叫扎西,扎西是马金瑜起的名字;二是马金瑜和丈夫有互殴,不是单方面家暴;三是表明态度,保护妇女儿童责无旁贷,但是也不容许抹黑,这里有了敲打的意味了。马金瑜可能没法在法律层面上赢得家暴的官司,但是离婚的官司应该会有结果。我只知道她一个人带三个孩子是真,她嫁给价值观相差太大的“扎西”是错,她的创业之路生死未卜,未来如何,旁观者不必嘲笑,任何时候,爱与温暖都应该是我们追求的目标,谁没头脑发热做过一两件悔青场子的事情呢,遗憾与错误,本来就是人生的一部分。还有一个受父辈荫蔽生活得很舒适的女性,叫贾浅浅,你可能没听过她的名字,你一定听过她爹的名字——贾平凹。巧了,浅浅女士跟马金瑜女士都跟文艺挂钩,都是搞写作的。论文笔,副教授贾浅浅怕是还赶不上马金瑜,马金瑜一篇私人笔记《另一个拉姆》能引爆网络,触到大家的high点,引起讨论、分享、传播,简单的说,大家被她的文笔打动了。虽然贵为文学大家贾平凹的女儿,但是浅浅之前并没有什么名气,硕士毕业论文写的是贾平凹的画,女儿写爸爸,你敢说她写的不好?你只敢说她投机。出圈的是几首难看的诗,写成这样你还敢发表?还发C刊?还开诗歌研讨会?凭什么?大家都知道答案,凭贾平凹啊。你要问诗有多难看,倒也未必,就是有点上不了台面。

当年,贾平凹《废都》里的□□□□,现在都被贾浅浅填上了。
当年,年轻的贾平凹凭借《废都》声名鹊起,这是一部充满了小方框的有争议的书。可以说是晋江体的祖先,晋江文学写到性会用XX00代替,或者干脆省略号,或者直接赌气说“晋江不让写”,或者借动物交配,花样迭出躲过审查,不让写偏要写变个方式写的精神与贾平凹一脉相承。
文笔并不怎么好的文二代贾浅浅,伤了很多人的心。你那个不怎么样的诗歌发了C刊,就代表另一个有实力的好诗落选了C刊,你这种水平的诗歌被大肆宣扬,开座谈会研讨会,让大众对诗歌失去了信任,原来,诗歌圈是如此烂的一场内部循环。
有些人文笔很好,比如马金瑜,却囿于家庭,照顾孩子,焦头烂额,无法从事自己的事业。有的人文笔平平,却频频发表作品,评职称评教授,岁月静好,平步青云。二代们对普通人的优势,是核弹级的碾压。生在罗马和赶去罗马,两种人生,两种境遇,公平吗?
赶在春节之前结案的还有一个女士,她的名字和故事没法出现。(此处省略1000字)
《红楼梦》里讲到宝玉被父亲打到皮开肉绽,林黛玉来看望他,眼睛哭成两个桃子,她对宝玉说:你从此可都改了罢!
林黛玉劝宝玉改,并不认为他做错了,而是心疼宝玉受苦。宝玉以后改了吗?他也没有改,继续跟唱戏的来往,混迹于丫头老婆子中间,不钻营仕途,不在乎功名,做了个“混世魔王”。
那些为了某种信仰被规训被羁押的人,有人认罪,有人抗议,深陷囹圄定有各种不便,对此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唯有轻轻地问一句:你从此可都改了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从此你可都改了吧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