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龙 | 生命的乐章

草木超越不了草木,因为它只分有用和无用,有用的存在,无用的剔除。文字的生命,或许就是歌颂草木的深情,悲天悯物,回归自然吧!
散文
文 / 张学龙

生命的乐章
文/ 张学龙
01
生命是自然
细雨吻着翡翠般的叶,敲打着叶脉的疼。那啪啪的声音粗暴而无情。滚动着,滴到地面的水洼上,荡起圈圈心的涟漪,把远方的朋友拎起。
忽而,我的心儿又千回百转,恨起这个阴沉的老天。难道,你就不能刮点风儿,把我的一腔思念邮寄。不用邮票,只要一点,心灵的惦记、牵挂就好。
透过明净的玻璃,望着灰蒙蒙的天幕,我知道远方的两弯月,也正如我一样,把眼巴巴拉成直线,数着有几道雨帘。
窗外,远处的山,润透了衣服,由黄变深了。树上的叶子更为青葱了,葱洗着心的尘,却洗不掉念你的线。电线,高而孤傲地立那里,是你绝世的身板。平野,峨嵋,笼罩在一片烟雨中,如秀丽女儿的面纱,朦胧着小巷石板路上的花伞,晕染着汾水如带的曼妙婆娑。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那皎皎的明月。因为,天下的素洁,都被你白天占领了。你怎对得起那若尘的雪花
悠悠的思绪乱窜,纷纷的红尘乱流,漫漫的歧路滞留。
生命啊,你是什么我扪心自问,千万遍地叩心,我只看到她的皮毛。
我,是不是该停止迈脚,不再追寻那虚无飘渺的文字。因为文字的生命,或许,是我心中的梦:平实而质朴,热烈而风趣,虚幻而真实,动静而转换。
02
生命是心路的延伸
西安,是我两次眷恋的地方。
古韵中蕴含着千年的风情。她恰如一位婷婷玉立的仙子,从悠悠的时空,踏足而来,轻移莲步,舒展曼妙。在罗袖轻甩中,我数着几处优美的风景,叫人心花怒放,而又时时跳起小舞,而又想哼唱几曲。
大小雁塔,是游子如织的念想。在层层攀爬中,体验着汗珠的飞旋,在轻柔扫瞄中,录制着水墨画卷。
古城墙的厚重,承载了多少刀光剑影。地下宫两壁刻下了多少飞天。多少王朝的覆灭,如走马灯般的高速闪烁。多少英雄在此战死,英魂驻守。
西凉人马超悍勇,杀得曹操割须弃袍。民风骠悍如此,不能不令人赞叹。想三国时,孔明若听魏延计策,兵出子午谷,拿下长安,也是指日可待。可惜呀!
回顾古都历史,无不彰显着神奇秀丽。生命中,最美好的东西是心,心鲜红,嘴甜。生命中最坏的东西也是心,心腐烂,嘴尖。
03
生命是呵护
吃着喷香的饭,心儿又胡思乱想。想着,曾经写下的一些小文,或许,已经被那冬天的花,收走了吧!那若尘若素的样子,又浮现在眼前。她是那样的洁白,十指纤纤细细,一拈就拈走了江山。那细心的呵护之情,像火炉,燃烧了一个夏天。
回首想起,红尘纷纭。唯有一处,是心中的执念。街道上,戴头盔的的小伙,是多么地拉风。迎着火烤的朝阳,开足马力轰鸣着,吓得身后的人儿尖叫着,担心着,喜悦着。
卖老汾酒的杏花酒旗,红着脸,在太阳下扭动身子,把酒香溢出千里之外。微风看着都醉了。
大街上,红黑蓝白,各种汽车,在忙碌中窜出小镇,奔向远方,只为叼一口食回家。生命啊,是这样的苦涩!
形形色色的人头,流动在街上,挑选着各种吃的喝的,把热闹的早晨提起来,又抛下。
平凡的人,平凡的爱,总在人间上演。对面走过一对中年夫妻,他们总是迎着朝阳晨练,漫步西山,又来到菜市。回家时,提着一蓝子幸福,真叫人羡慕得要命!夜晚,吃过饭,我和妻子也学着老王夫妻,到街上去溜达。
街市,是那天上的街市,流动着生命的韵味,一如走过的风景。火车飞驰过名山大川,是风景在闪烁。但是,自己必须是风景。
记忆中的大地,如同一面镜子,照着你的影子。心思旋转着生命的乱流,凝望着眼前的葱花饼。
白色的面熟成黄色,脸上有些墨点,葱花却被包在里面,烧焦了些许。等里外都熟了,它的人生,也终被了结,成为别人的下口饭。
流转的思绪,流水的人呀!如走马一样,滚动着前行的影子。
04
生命是理解接纳懂得
江南好,风景惹人怜。淡淡的香,自然而然的亲近,如一位洒然的仙子,总让人莫名的想起。她流动在高高的山之巅,是那样的风清云淡。大自然中的白云缭绕身畔,远处的树木葱绿,白色的雾气云集飘逸。在鸟语花香中,诉说着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意境。
诗意的灵动,在自然的生命下,在叶子绿中,在心中的爱意中衍生。那忘我的神韵,让人难以忘记。人性的善恶,水的善恶,在草木声中,在蝴蝶声中,晕染出心灵的宁静。景是我,我是景。情催生爱,爱意领导,合二为一是诗意的创新。
花朵开于繁盛中,昌盛的点点喜悦,溢满了心怀,挚爱黄土地的眷恋,就犹如火炉一样,被一个爱字融化了。心儿仿佛归于南国的油纸伞,归于红色豆子的海洋中。流转,流转着无尽时光的沙漏。滞留,滞留着对长江几个峡的向往。
为什么要在那虚的幻境中徘徊?因为,心中的执念仍在,仍在。
生命啊,你是什么呢?你是人与人的理解,接纳,懂得。
05
生命是感动
感动,是文字生命的感点。感动于,雨中的头顶忽然撑起的花伞。在懂得中,我体会着生命的细节,体会着爱的温暖,体会着给予的伟大。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但是,那份天高地厚的恩情,岂是一句话能回报的吗
我想着,回忆着,早晨在街上看到的一幕。西瓜摊前,木板上写着:夏县甜蜜蜜,一元一斤,吃了口爽,不负所望,想买多少,一份也买。
是呀,西瓜外皮花中带绿,光洁可人,养神怡神。而内里鲜红开沙,心若玛瑙,一心为口。这是一份农人的热烈,这是一份土地的结果,这是一份永恒的伟大!如同文中的母亲,那是怎样的一个情怀?那是一杯怎样的汾酒呀!
生命,是深沉而可爱的。文中的小伙,虽双目失明,不能感知外界的美丽。但他却有自己的耳朵能听,他却有母亲的眼做天眼。这样,人活着也便拥有了千手观音。
我的心不能平静,只好让她为这对母子擂鼓助威,人生高峰在心峰!
06
生命是与对手搏击
屋内,天花板上的两盏节能灯,依然亮得刺人眼目,一大一小,如同夜晚行驶的汽车尾灯,不断闪烁,同时又有着防炫晕的震撼。
但是,我却不时地瞅着那盏大灯,我要迎着她的目光,看透她的本质。她是灯吗能照亮多远里面的黑钨丝里,有没有墨水外面的为什么用玻璃罩住灯座是木板做的,嵌在天花板上。嵌在地面上不行吗连着的电线,又通向了哪里
旁边的电扇静止着人生。因为,今天真的好凉爽。晨凉如泼墨山水,文凉如生花妙笔。
在那涓涓的细流中,我仿佛听到了潺潺水声,听到了海浪翻卷,听到了敲打键盘的心跳声。
在曾经的小院里,我阅读着天天枥木,闻着各种老酒香,看着有人刺绣做花红。旁边,有个女孩,眼巴巴地学着刺绣。那灵巧的纤手,聪明伶俐。最后,她学会了奶奶的手艺。中国古老的刺绣艺术呀,传承到一个令人敬佩的紫荆花身上。
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窗棂挡住了我的部分视线。外面的鸟雀,依然欢快地叫着。偶有一只燕子飞过。白云在天上飘荡着。兰花还在幽墙上。残云偶尔游过。风,也没有了鬼影。
命也,时也。命运的波折,造就了一个柔软而坚强的心灵。它在旧时光里,读着人生。我曾写下一首《境遇》诗,虽然粗浅,比不得名家之作,但是,我自我满意。因为,我又战胜了自己。
《境遇》:境遇,是搓衣板,揉着疼,搓着爱。千百次重复磨擦,才凝成舍得懂得。只要心装灼烫的光,阴暗就会偷偷地小跑。良马总会藕断丝连,纸鸢难免定时回归。叶绿被朝霞攒射,汾水把灵魂游动。乡愁是玉米拔罐,田野是心海归宿。
07
生命是音乐里的旋律
偶然间,我听了邓丽君唱歌,那场景,那声音,叫人如痴如醉。
甜了岁月,甜了心碎,甜了肺肾。流动的歌喉,颤抖的呢音,海豚音拉长了东方仙阁。
在灯光摇曳中,我把倾城的苹果,送给晚风,送给天边彩云飞渡,送给莲步漫移的丽君。
一次次严寒酷热,磨擦着心灵的灰尘,熏陶着感恩的伟大,塑造着心海的搓衣板。
问天天不应,求证虚无泪滂沱,千山万水足炒菜。
勿忘我,勿忘我,我在哪里,我在天边想着你。歌声余音绕梁。
08
生命是爱的飞翔
《爱的飞翔》:
我感到自己又长进了不少,生命飞扬了不少。晚霞染红了半个西天,人影晃动着如飞的铲刀,我站立在绿色的田野中,仿佛置身天地的心脏。夕阳喷射出万条射线,划过红杏李树的头顶,把高高耸立的电线横掠,把挥手注目定挌染绿流荡。
夜缓缓地拉开了幕帘,呑噬着周围的一切,笼罩着如水似银的月色。它犹如一张无形的网编织着我的人生。抬起如铅的脚步挪移着,踩着车闸揉搓着心海,在汽车尾灯不断闪烁的路上,寒冷浸袭着我的每个毛孔。
踏入熟悉而空旷的楼道,细数着一层到五层,沉甸甸的七十七个台阶,一百零七步的脚印齐腰风情。坐在深褐色的写字台前,柔和的台灯映照着我的脸颊。喝着妻儿端上的酸粉条,
写着门外拔草辛劳的酸爽。
我愿化作一支黎明箭簇,破开物和心的壁垒,在风中在雨中奔跑飞翔,在雷中在电中苦炼凝香。
09
生命是树的生长
树儿葳蕤的一生,不在主干,而在枝叶。翡翠绿迎风春夏秋疯长,那是火热的生命。一步的路,满眼的风光无限。万里的路,卷卷都是树的延伸。
冬天来了,根却不怕寂寞,独守地下世界的温火慢煮,独享熔岩翻滚的灼烫。在皮开肉裂中,骨头愈发坚韧,重生着婴儿的皮肤,红红的,这难道不是生命吗
与其枯死,不如喜乐!与其苦着活,不如吼着生!
10
生命是平淡的幸福
门内,细雨绵绵织柔情。门外,鸟鸣万里穿河山。爱心挑着恩情友情和乡情。
细掂量,生命啊,你是什么?
翡翠叶把大地铺成了绿地毯,鸡冠花把骨头染成了血红色。原来生命是孩童哭着苦着啼鸣着,原来生命是少年甜着笑着天真着,原来生命是中年活着苦着无言着。原来生命是花朵白天的娇艳妩媚,原来生命是叶子夜晚的拔节拔罐,原来生命是无声有声的虚实变化。原来
生命是春天秒针的超音速,原来生命是夏天流星般的炫丽,原来生命是分秒冲锋的擂鼓声。
巧思量,生命啊,你又是什么?原来你是女儿出嫁的桃之娇羞。原来你是抬起囍脚的灼灼其华。
躁动的心摁不住秋天的灼烫。血红的瓜瓤捧着玛瑙的温玉。静默的影子聆听着玻璃的心碎。繁华的电视翻动着酸爽的脚印。陀螺的电扇煽不动平凡的小菜。丹凤星眸脉脉相吻迸溅着火花。
11
生命是欢笑的草书
走在买菜的石板路上,把今天挑柴胡秧的趣事挂在天上。
三妈上车时进不了车门。她开门不板扶手右边,一直板扶手左边,脸憋得通红,使出吃奶的劲,都开不了车门,直叫唤:“这车门咋和我作对呢”
她上了车,坐端正,吃着饼子,嫌热,叫我升车窗。我说:“车门下的黑方块就可以。”她按了一下,窗玻璃缓缓下降了一些。她兴奋不已又按了一下,玻璃又降了一截。她使劲按了一下,玻璃没入槽内。她怯怯地说:“坏了,坏了,我把它按坏了。”
我瞅了她一眼,说:“三妈呀!你扣住黑方块前面,它就会升起来!”她一边扣黑魔方块,眼晴看着,嘴里说着:“呀呀呀,真的升起来了。”她玩得不亦乐乎,也不吃了喝了。车子里响起轰然的笑声。
车子飞快地向目的地行驶着。三妈开始吃着饼子,我叫她系安全带。她老年的童心又开始萌动。她说,有一次,大儿子叫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系好安全带,告诉她扣在左边的凹槽内。她就把安全带,从头顶套过去,扣好,头歪在车门旁,难受得走了一阵子。她问儿子:“这安全带怎么这样难受?”
儿子看了一眼,又生气又难受,妈,安全带不套头,系在胸前就好。后排的三个人,包括司机老张,笑破肚子,笑花了眉眼,眼泪都快喷出来了。
没到地里,我却开心着。老年人啊,坐个车,都能这样乐呵。我酸酸楚楚的心,又想起了老妈!想起她一辈子都没有坐过车,我的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
12
生命是草木的悲悯
草终究是草,它始终分有用和无用两种。万事万物的存在,都有其道理。像道旁的槐树,它的存在即是如此。
它存在于道旁,意义非凡。来来往往的行人,在匆匆忙忙中享受了它的绿,因为它是风景,很美。它吸收天上的雨水,而长在浅水沟中,从小到大,根越深,枝叶越繁茂。
你看,它的须根有千千万万,延伸到地中各个方向。在方圆三五米内,它都可以从容吸纳营料,而从来都没有限度。因此,从无限延长的角度分析,如果给他足够的水份和营料,它必将生长成参天大树。
根的延长,我们用肉眼无法看见。然而,也有人曾经刨挖过树根。主根上又生须根,根根蔓蔓,无穷尽也。即便当年愚公来了,也难以挖尽所有的根毛。
或许成语,无根之木,就是如此而来。
主根之不存在,须根当枯萎而死,根毛也将随之化为碎屑,埋于地下。
与无根之木相连的成语是,无源之水。江河湖海,它的形成,也有其源头,追根溯源,寻找根存活的解决之法,是人应当思考推究的问题。
我在庄稼地里观察中,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有些根截断成小段后,插入地中,粗头朝上,细头朝下,埋入土中。它遇到适宜的雨水和温度,就会重新发芽生长,在主根正中,长出略细的主根,向下扎根,旁逸斜出,生出子孙根无限多,像药材中的黄芩根,就是如此,这叫无性繁殖,是多年生植物,杀之不尽。
而有些根却是一年生植物,例如玉米。玉米拔节至立秋,地表之上茎为九节,叶绿周身,葱茏田园。然而,它尚须除掉一些枝叶,以避免消耗营份。而玉米主根深扎于地下,地面却扒有须根数十,紧扣地面,促其更多地汲取生长所需的能量。
而我在割柴胡秧的过程中,发现在堰的洞穴里,火镰鸟一家住在里面。忽然,有人过来,大火镰鸟吓得扑棱棱地飞了起来。它看到有人靠近鸟窝时,就在天上长声嘶鸣。当那人离开鸟窝时,它就盘旋于人的头顶。
草木超越不了草木,因为它只分有用和无用,有用的存在,无用的剔除。文字的生命,或许就是歌颂草木的深情,悲天悯物,回归自然吧!
作者简介
张学龙,笔名凝望星空,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新纺学校中级教师。
曾在《雪儿小站》《墨上尘事》《墨上戏》《红土地文苑》《金石文学》《凤凰诗社》《南极光文学社》《红豆诗刊》《诗韵墨语》《淡味茶》《国际诗人诗刊》发表多篇文章。
看山享受自然,听雨享受淡然。时光不留我,留下平凡爱。
景是我,我是景。绿中生花,花中生爱。
张学龙还写有:
张学龙 | 秋天的迷恋(外一篇)
张学龙 | 秋天的旅行
张学龙 | 静静地凝望(诗三首)
凝望星空 | 岁月无情却有情
凝望星空 | 把岁月点燃
配图选自网络,图文无关。
如有侵权,联系删除。谢谢。
ID:moanxianyu
识别二维码关注
温馨提示
《墨上尘事》文学微刊接受文友投稿。
散文,随笔,小说,一千字以上。诗歌三首以上。
赞赏全部转发给作者。
请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收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联系QQ:43623865
微信:cxzhouxh
期待您的
分享
点赞
在看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张学龙 | 生命的乐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