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事旧人】又到燕子归来时

↑马上点击上方蓝字“老事旧人”免费订阅又到燕子归来时
文/王成海
立春一过,天空就明亮起来,太阳的面孔也温和起来,接下来刮上两场大黄风,冬天留给春天的那些田畔地头,沟渠房后,犄角旮旯的残雪就渐渐不见了。村头街面上走动的人猛然间密集起来,树林里的鸟儿也渐渐多了起来,麻雀再不似冬天一样蜷缩在屋檐下的电线上“唧唧唧”地悲鸣,声音突然间似乎清脆起来,伴随着“啾啾”的鸣叫从屋檐飞向了树梢,树干树枝的颜色也明显有了光泽,摸上去温润如脂。地上一些向阳的地方不经意间朦朦胧胧有了一丝绿意……
记忆中的过去,每到这个时候,母亲就会给我们换下破旧的棉衣,把糊在窗户缝隙上的麻纸扯下,于是窗户两侧的耳窗就可以打开了。我们欣喜地爬上窗台,把头伸出窗外,一股夹杂着泥土和花香清新而温暖的空气就扑面而来。
街外,杏树桃树在春风的欢声笑语中花朵一簇簇一串串地开始肆意绽放,果树李树鹅黄的绿芽和饱胀的花蕾也你争我抢地挤满了枝头,柳树榆树细碎的嫩叶窜满枝条在清风中婆娑舞蹈,杨树的枝条上也缀满了一嘟噜一嘟噜随风摇曳的暗红色杨花。
村子边缘,村民浇地遗留下的几处浅水,在春风的吹拂下波光粼粼,突然间一只衔着柴草的燕子在风中打着趔趄从浅水的上空划过,哦,不经意间燕子又回到了北方。它们不畏跋涉千山万水的旅途劳顿,一到北方就积极投入到建设家园的劳动中。
那时,我们家连续几年住有一对燕子。每年一到春暖花开的时候,母亲就催促父亲快点把外屋门头窗的玻璃取掉,生怕归来的燕子找不到旧巢而迁居它处。直到父亲按照母亲的意旨把这件事情完成,母亲才不再念叨。
果然,每年就在父亲在外屋给燕子打开进出通道不到三两天,我们就会发现有含着柴草蘸着泥水的燕子在我家外屋飞进飞出,抬头望去,原来它们是在修补筑在我家外屋中檩上有点残破的旧日巢穴,待把老旧的巢穴整理修复完毕。这一对燕子依旧每天忙忙碌碌,偶尔也落在屋檐下的电线上叽叽咕咕一番。它们一点也不害怕我们家人,父母在外屋烧火做饭,丝毫也不影响它们的活动,它们就在人的头顶出出进进。不久之后,从燕巢里就传出了“叽叽叽”很细嫩的声音,原来燕子的儿女们已经出世了,这更加激发了大燕子辛苦忙碌的生活激情,它们间隔很短的时间就嘴里衔着虫子像一道黑色闪电滑到窝边,它们的每一次出现都会引来窝里的躁动不安,又过几天,渐渐长大的小燕子就迷糊着双眼露着黄黄的大嘴叉子整整齐齐趴在窝边,它们每每感觉到父母归来的时候,就都不约而同地张开大嘴巴死劲地叫嚷以博得父母的优先照顾。
那个时候幼年的我和弟弟总以能玩一只小鸟或拥有几颗鸟蛋为荣,现在自家的房梁上就住着小鸟,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于是,我和弟弟就经常有一些非分之想,但最终被父母的威胁和教育化解,他们告诉我们燕子是不能伤害的,否则轻则眼疼重则眼瞎,因为它们是上天派到人间的仙鸟,专门给人类捉庄稼地里害虫的,它们是保护人类的益鸟。从此之后我们再也没有了伤害燕子的念头。
到了临近秋天的时候,已经在我家房梁孵化了两窝小鸟的燕子,整天领着一群孩子在田野、树林、村头,在风中、雨中、雾中,在清晨、午间、薄暮翻飞起舞,既训练孩子们的捕食能力也训练它们的各种飞行动作,大概是为了南归而作准备吧。它们飞累了就落在院里晒衣服的铁丝,屋檐下的电线,圐圙的墙上歇息,歇息期间也不消停一边梳理羽毛一边叽叽咕咕地鸣叫,不但给我们家的院子也给整个村庄平添了一种和谐安宁的气氛。
就这样,待秋天天气彻底凉下来的时候,突然间有一天,村里的人们发现整日就在身边的燕子消失不见了,但谁也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离开的。
这个时候母亲就一边在外屋干活一边瞅着房梁上空荡荡的燕子窝略带伤感地对父亲说:“天凉了,胡燕走了,再把门窗顶的玻璃安上吧。”
如今,尽管事隔多年,我也早离开了农村的老家,可每到春暖花开燕子回归北方的季节就不由想到曾经住在我家的小燕子,想到容颜已经苍老的父母,想到母亲当年说的那些话。尤其生病以来这种想法有时更加强烈,哎,我的小燕子你们是否还是当初的你们?你们还能否认得回家的路?能否再寻找到已经变了模样的你们曾经的家?什么时候我也再能像你们一样轻快健康地返回我的老家啊?
于2017.4.14日家中
想了解更多?
那就赶紧来关注分享“老事旧人”吧
长按二维码 关注我们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老事旧人】又到燕子归来时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