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阳诗群诗歌作品展(上)

咸阳诗群诗歌作品展(上)
前言
2018年10月19日晚,由中共咸阳市委宣传部、咸阳市文广新局、咸阳市文明办、咸阳市文联和天水市文联主办,咸阳市作协、天水市作协等承办的丝绸之路文化艺术节系列活动——咸阳天水“时代风·丝路情”诗歌朗诵会在咸阳市渭城区行政中心举行。
我市作协和市诗歌学会组织了一行10人的代表团,与咸阳市诗人和咸阳兴平、武功、礼泉各县区的作家代表、诗人和文学爱好者一同参加了诗歌朗诵会。这场诗歌朗诵会不仅是咸阳天水两市文化、历史、精神的相互展现,更是一次互相学习、交流诗歌写作的盛会。
本次活动结束后,由咸阳市诗歌学会主办的“泾渭诗萃”公众平台,连续10期专版推介了天水10人诗歌作品,推动了两市诗歌创作的交流互动。
在2019年春节来临之际,由天水市诗歌学会主办的“诗天水”公众平台,分上下期推介咸阳地区诗人的作品,在更大范围、更深层次上,加深两市诗歌创作交流力度,促进两地文学的互融互通。(白尚礼)
春色独染水的梦(组诗)
●董信义
麦地
已经绿的发青了
吐穗的快感是无声的
一双眼睛已经闪光了
飞起的花絮落地生根
沉醉的是泥土
尽情舒展着潜藏已久的风骨
黄土地睡醒了
黄色的麦浪滚滚而来
油菜花
金色是曾经的理想
追求一生也只在追求中
沟道很深很深
色彩被风吹成黄色的火焰
我爱这神奇的春天
梦生在翅膀之上
姑娘在原野笑了
那是终生的幸福
泡桐花
喇叭在春色中播送诗经
随风而舞的是一世的恋情
站在沟边或者河岸
紫色只是对春的诉说
铃铛不在风中自鸣
人也不能无病呻吟
那就随春风而舞吧
一生的的牵挂在泥土上
水莲
一蓬遮着水声的莲
追怀着自己印象中色彩
湖光在折射中跳舞
仙子独有自己的风情
不为露放而欢呼
悄然是一生的本色
暗香浮动月黄昏
谁在问自己的灵魂
董信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纪实文学委员会副主任,咸阳师院客座教授、诗人、作家。有多部作品出版。
冬天的欢喜(组诗)
冬天的欢喜
——观老年大学汇报演出
欢喜可以让岁月返回,多少年
是一段距离,从年少到老年
细数之间,需要几次表演
才能延伸到青春的边缘
不断旋转,就年轻啦
心旌如风,盘旋上升的信念
轻盈如水,点亮心灵跃动的光斑
聚集初心形成的时光,谁放开呼吸
如同闪光灯一般
一群年过花甲的演员,在冬天
释放身体里的激情,似乎
潜伏的春天,就在眼前
年轻时的心,在次第唱响的歌声
能够听见,在优雅的舞姿中
可以看见
冬天,音域更宽,
冬天,岁月的脚步走得更远
青春又回来啦,高度
站在境界的上边
站在年的分界线上
一年的日历已经用完,过去的日子
如同飘飞的雪片,落在记忆的湖边
新年的味,爬上舌尖
一颗花生伴着奶糖,咀嚼出
岁月重叠在一起时的甘甜
辞旧迎新,幸福的感觉点点滴滴
细数过往的欢愉和辛酸
心尖上的女儿,定格在遥远
一座大棚,让时钟的指向走向田野
刚刚修剪了的桃树,几只麻雀
讨论越冬的宣言
今夜,站在年的分界线上
让自己辞别深情的时间
咬破年关,让水灵灵的日子
映照出期望描绘的斑蘭
继续向前,再也没有今年
下一秒,就是明年
雪花
圣洁不能种植,只有降落
因为所有敬仰的方式,来自愿望
仿佛雪花,每一朵都在绝句里开花
演绎悲欢离合
衔着冷气,给俗气一段冰霜
即使转世化作眼泪,也在梅花上
晶莹悬崖绝壁的香哧
如果可以,请给我设计一种路线
延伸万种风情,或者慈悲
让黑夜变为白色,让温暖
哦,那个卖火柴的小女孩
梦中的期许
试试看呢,拥她入怀的结局
绝不是安徒生笔下的情意,那该多好



阮心,女,1970年出生。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陕西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骊山印社社员。咸阳市诗歌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咸阳女子诗词社社长。
冬日迎春花(组诗)
●李


望 桥
吊桥走了无数次
彩灯依旧照得通明
水里倒映着桥影
天上一个彩虹桥
水里一个彩虹桥
唯独不见你的踪迹
蛙鸣声此起彼伏
是否此刻你也在思念
流水清脆
是否从遥远的地方
载着你归来的帆
我还在岸边守侯
爷爷住在桃林
春天来了
奶奶对着桃林说
老头子起来看桃花
树上有了小桃子
奶奶对着桃林说
老头子起来捉虫子
桃子青果时
奶奶对着桃林说
老头子看好桃园
别让孩子糟践桃子
桃子成熟了
奶奶对着我们说
快去桃林摘桃子
你爷爷给咱看守的桃子
奶奶,你整天喊爷爷
我爷爷他在哪里
奶奶说
你爷的坟墓就在桃树林里
阳光与诗
我的心里温暖而潮湿
诗的种子在这样的环境里
慢慢膨胀 生出幼芽
今天是个有阳光的的日子
诗也是有生命的事物
需要阳光 空气和水分
在这样的条件里
它们才能开出娇艳的花
才能吸引更多的蜜蜂
诗是有情感的物种
需要热情 奔放和悲悯
只有这样才会触动心灵
在这个有阳光的日子
把心底的诗句晒出
据说心灵会如同诗句阳光
把人生写成一部史诗
把生活过成诗歌一般
李美丽,女, 1980年生,咸阳淳化人。咸阳市作协会员,咸阳市诗歌学会理事,咸阳市诗词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陕西素质教育》《陕西农村报》《三秦都市报》《西安商报》《咸阳诗刊》《咸阳日报》《检察文学》《当代中学生》《师范生周报》《中师语文报》等。
高出万物的麦子(组诗)
沉重的头颅,在风中晃动着
雪落在头顶,霜落在头顶
岁月落在头顶。我的内心
满是童年的冷,四十年前的冷
风舞蹈着,载着我的头颅
在一间老屋前,不住的晃动
一串脚印,凌乱的伸向村外
或者更远更深处。没有炊烟
这时候,我找不到
找不到任何可以温暖自己的东西
哪怕一片,或几片干枯的叶子
这个村子,有着我太多爱,太多的疼
太多太多的思念。而此刻
一切都窒息了。流在我血液里的
那么多的记忆,竟然越来越模糊
温度越来越低
我曾经的欲望,曾经的渴盼
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里
突然间荡然无存。甚至头颅
在风中,在雪中,在故乡的气息里
再也,无法抬起
高出万物的麦子
塬上的麦子熟了
已经有人开始收割了
我看不清他它们的面影
我看得懂他们的姿态
挥镰,搂麦,抬脚,捆扎
他们挥汗的模样,都像我的父亲
他们对土地,对庄稼,对粮食
看得很重,很重,甚至重过了自己
而我,离开得太久,已经走不上去了
只能仰视。抬起头来,远远的,望着他们
仰视。因为他们,以及他们收割的麦子
都比我写的那些叫作诗的玩意,高出许多
那时候,这时候
那时候,炊烟是朴素的,月亮也是
该香时香,该圆时圆
纯纯粹粹,没有一点杂质
那时候,我们是一群疯孩子
我们光着脚丫子,我们蓬头垢面
在村里,在村外野着,跑着
这时候,我们长大了
心思埋进土里,长不出一些
我们熟悉的往事
这时候,我们成熟了
还没到秋季,叶子就变成了黄色
我们心里,空空如也
是我们在城里呆得太久了,还是世界变了
这时候,坐在老屋前
我竟想不起自己,土味的乳名●一寒
一寒,原名张县伦,陕西兴平人。诗歌、散文随笔等见诸于《人民日报》、《世界论坛报》、《延河》、《星星》、《绿风》、《钟山》、《安徽文学》、《北方文学》、《飞天》、《草堂》诗刊、台湾《笠》诗刊、新加坡《新华文学》、美国《新大陆诗刊》等海内外报刊;作品多次被《散文选刊》、《杂文选刊》等转载和《陕西文学年选?散文卷》、《中国乡村诗选编》、《2017中国诗歌选》等多种收入选本。数次获奖。著有诗集《村里村外》(中国文联出版社)、文史专著《水浒那些事儿》(中国三峡出版社)等书籍7部。
故乡植物志(组诗)
棉花
黄土地孕育茎杆
仍是褐黄,它的叶片先绿
由春到秋变黄
而棉果亦是在春秋之后
完成由绿到黄的裂变
棉果裂开的伤口
白色的棉花由湿变干
由固体被摘下晾干
在纺车转动手撕下拧成
流体的线,原来美丽
总成长于自里而外的毁灭重生
我突然明白有一个
跟你同名的女作家
为什么用身体写作,其实
你是用生命换来美,改变
植物只能裹腹保暖的
局限,你的生命史
是土地巨册亮丽的书签
玉米
一个被归入粗粮层次的
植物,一个在夏收后
接替麦子和土地
延续庄稼爱情的
植物,一个我故乡的庄稼家族里
身板颀长的
植物,一个吐浆后
顶着红樱子粗叶子
铺天盖地形成青纱帐的
植物,一个果实可食
经过挑选茎秆也可以甘甜有味的
植物,一个很少被诗人歌颂
却诗意盎然的
植物,一个根须粗大
收割需要拦腰砍断才倒下的
植物,一个在秋雨秋风
欺负之后毫无怨言奉献自己一切的
植物,一个冬日凋零之前
最后美丽的
植物,在我的马凉坡
在我的鸭子坑
在我的老坟
在我的胭脂河畔
在我的渭河岸边
在我的咸阳原
在我的黄土高原
在我的秦岭南北
在我的中国
它显然不只是普通的
植物,总是让我把对
父亲母亲兄弟姐妹的亲情和崇敬
以生命礼赞的方式
念念不忘的伟大的植物
麦子
要变成人类的粮食
得经受阳光的炙烤,绿色梦幻
遭遇炼狱五月,热风暴雨
惊雷闪电,抵达金色现实的过程
一点也不轻松,甚至
是脱胎换骨的噩梦,我们
挺直细细的腰杆,头顶沉重的
穗子,坚持一个季节
长出了白色芒刺包裹,我们的
收获来之不易,只馈赠
黑色脊梁和汗水的情人,挥舞
银色的铁镰,在死亡的
呼唤中报答养育我们的爱情
我们不惧怕地狱,理想
永远忠实土地和根须
●冯 西 海冯西海,曾用笔名晴雪,号瓜棚主人、渭阳书院人。喜欢读闲书、水、石、文人故居、诗、书和画。认为写作是对命运的抗争。出版有长篇小说《爱恨无奈》《彩票》等个人著作。
丝路上空的驼铃声(组诗)
精灵般的雪
今天的雪有些调皮
也许是闷得太久了
终于可以出来透气撒欢了
雪花肆意亲吻着我的鼻尖儿
此刻,我笑了
它融化了
今天的雪是浪漫的
看那枝还未凋谢的红月季
在一片白色的世界里美得像一团烈火
忘我的在天地间与雪花共舞
像是要把自己燃烧掉
驱走雪花身上的寒意
今天的雪是暖暖的
它让屋里的炉火烧的更旺了
让雪地里孩子的笑声更加灿烂了
让火锅里的热气冒的更高了
也让恋人之间靠得更近了
这一刻,多想变成一片雪花
暖在你的掌心
离别的钟声
每次相聚
感觉心未靠近,却要离去
相聚的时光总是短暂
眼看又要离去
墙上的钟滴嗒嘀嗒的响着
每响一次心就多了分酸楚
说不出来的感觉
只觉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耳边叮嘱话语要是再多说一句
眼泪便会不听使唤的咕噜咕噜往下流
不知怎么的
今天的钟声显得格外的刺耳
每根针多向前走一小格
心中万根线头变回纠结在一起
我表面上云淡风轻的说着再见
但湿润的眼眶已经出卖了自己
多想留下来
再吃顿妈妈做的饭
陪爸爸聊会天
可是离别的钟声又响起了
丝路上空的驼铃声
我穿过大漠的孤烟,看到血色的落日
染红了远处的天空
不远处,驼队在缓缓前行
挂在 骆驼脖子的银铃,发出悠长的回声
骆驼背上也不时响起欢快的冬不拉
树荫下的胡商,在葡萄美酒夜光杯里
憨醉在胡姬的琵琶声和舞姿里迷醉
穿过丝路上空的驼铃声
我看到了博格达峰上的积雪融化了
火焰山的炽热
我闻到了空中飘过哈密的瓜果香
尝到阿图什的无花果在嘴里甜了出蜜
看到温润的和田玉灵动了这个民族的英气
随着驼铃声一路向西
我看到经历沧桑风雨后的交河故城
依旧熠熠生辉
远处的大巴扎里依旧
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抬头望向天山,雄鹰在山间盘旋
它如神勇的天将,在守护天池里
一汪圣水,悬崖边上的雪莲
有这琼浆的浇灌也显得越发的娇羞
我想伴着这亘古的驼铃声
与维吾尔族的小伙一起旋转起舞
与哈萨克族的姑娘欢唱
然后骑着骏马奔驰在伊宁的大草原
累了就以天为盖地为庐
渴了就喝点马奶酒
让这如歌般的驼铃带我走向远方
●刘 勇 杏刘勇杏,笔名杏子。1990年元月出生于陕西省周至县,现任咸阳诗歌学会副秘书长、淳化县作家协会副秘书长。平时爱好写诗,作品见于《陕西诗歌》《阳光报》《长安风诗选》《淳化快讯》《长安风 当代诗人100家》等。
祁连山雪(组诗)
●魏海轮
河西走廊
无 尽 的 路
伸向远方
山连着山
像暗黄色起伏的海洋
我听到羌笛的鸣响
大漠深处
骆驼客闪闪的刀光
飞镝射向天空双燕
烈酒洗涤满身忧伤
一阵狂风
在刹那间
吹落了谁的面纱
又刺痛了谁的脸庞
千年的堆积
故垒古道旁
漠漠的心事
染红了天边夕阳
边关虽远
路越走越通畅
可惜那遗落的爱情
再没人记起
再没人传唱
只有飞扬的黄沙
重 温着旧日时光
刻画出沧海桑田
仿佛和从前一样
祁连山雪
忽然感觉到冷
才发现你冰凉的脸
你的长发随风飞舞
舞过我迷离的双眼
忽然感觉出你的美
在一阵凝眸回望
黄沙的肌肤之上
可有晶莹的泪
就白了少年的头
然后依偎着蓝蓝的湖水
当一片云朵飘过
降落在你的怀抱里沉睡
敦煌
天外而来的一声回响
清澈明媚的脸庞
大漠孤烟直啊
塞外夏花分外香
莫高美酒浅尝
丽人羞涩神往
千里黄沙路断
一骑绝尘仓皇
白杨窜天向上
眼睛望着远方
流下琥珀般的泪
那是谁的忧伤
佛牙历历闪光
佛祖大爱无疆
飞天腰肢曼妙
琵琶弦断无量
一抹残阳
还有半壁城墙
都在轻轻诉说着
昔日过往
一汪清清的泉水
是天上遗失的景象
在月儿高挂的夜晚
晶莹而又透亮
魏海轮,笔名西城。男,七五后,陕西省咸阳市人,供职于咸阳市秦都区检察院。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协会员、咸阳市诗歌学会副会长。1993年开始诗歌创作,获得首届“路遥文学大赛”优秀奖、全国“春雨杯”诗歌征文优秀奖等奖项。在《中国诗歌网》、《作家网》、《延河》、《检察日报》、《泾渭纵横》等网络和刊物发表诗歌百余首。
你的乡愁(组诗)
冬日暖阳
风在耳边
暖,流过心底
与你,缓缓走在斑驳的林荫路上
枯叶似蝶
飞舞在时光里
就像小时候
你小鸟一样围在我身旁
一转眼
你已高过我一头
我的手正握在你有力的手中
我要加快速度
才能跟上你的节奏
我说,你是我的暖阳
你说,我是你的故乡
你的乡愁
小时候村子里的夜很黑
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
有月亮时,你喜欢爬在老人腿上装睡
听他们说些狐仙鬼魅的事儿
村头的池塘,只是一滩子黄泥汤
汤里却经常冒出一些黑脑袋
纸皮核桃已长大了吧
你还没尝过满口香的仁儿
村子里的狗都很听话
大红冠子的公鸡却常常扑上来鹐人
老屋,是爷爷奶奶的老屋
他们一走,老屋便塌了
你说,回不来的是故人
回不去的是光阴
静物
你一笔一画
把一些瓜果、陶罐、瓷器画在纸上
挂在我日日可见的墙上
我便日日对着这些静物出神、发呆
我听得见洋葱与冬瓜的对话
满盘果子的拥挤与争吵
看得见陶罐与瓷器的微笑
皱巴巴的台布也兴风作浪,任意翻卷
石膏的耳朵和嘴巴
那是谁的耳朵,谁的嘴
我日日与它们交谈
它们也日日与我为伴
只是呀,它们与调皮的你
总看不出有多少关联
●王玉婷
王玉婷,笔名雨晴,陕西省作协会员、陕西省诗词学会会员。已出版诗集《寂寞的红狐》《守望最初的月亮》。电影剧本有《剪花娘子》《信·守》等。
秦岭(外二首)
秦岭
仰望星空,东西跨越秦川大地,
逶迤的站姿里,
黄河属北长江属南,
回首昆仑太平洋探险梦想。
把爱写满天空,
怀抱种子生根,
生命律动成音符,
时间的花朵上精心雕刻,
凸凹里透着滋养,
国斧神工中的国画,
蔚蓝色天空下一条腾飞的龙。
时光的隧道傾注,
繁华,
展开季风的翅膀,
面向大洋。
没有停歇飞翔。

晨曦升起的脚步,
湖面荡漾出金光,
环顾周围的风,
静和动中都是眼睛,
变换的身影往来穿梭,
不同的面孔,在四季中。
聚焦大地和天空,
向下和向上渗透无限的力量,
向上拥抱天空放飞梦想。
向下追求泥土的温暖,
绽开的绿叶是生命的外缘,
狂风暴雨肆虐,
沙尘暴击打,
压缩岁月的波澜,
裸露一生,
折断骨头奉献真情,年轮。
秋 叶

梨花的泪桃花的疼,
拨开你的眼睛,
清澈里血色流动,
明媚中拔节骨头。
一坐坐山系,一条条河流撑起你的江山,
鸟语花香中,百媚娇态里,
你是缠绵给天空的娇娘。
五彩的云是你荡漾的微笑,
湖泊和大地屏息你的呼吸。
炎热绕着你的心脏蒸煮,
厚重了心肌在暴晒间参透荫凉。
半圆的轨迹,
大风刮来,
听到你的掌声四起和醉意翻飞,
成熟采摘的背影是你舒展的筋骨,
繁华的世界妆点你的斑斓。
收集尘世的琐碎,
沉淀的斑点上飘落沧桑,
环绕轨迹旋转凌空舞出,
腐朽与化合,
根明白你的初心。
●陈晓静
陈晓静,陕西礼泉人,毕业于乾县师范,曾经从事教育,现在粮食系统工作。在诗歌中行走,让灵魂飞翔。有近百首诗歌发表于网络和刊物
10上邽湖的水面(组诗)
凌晓晨
天水
我想让今夜洞穿,经受一场大雨
之前飞沙走石的体验,狂风吹过沟谷
席卷全部的意识,留下空白
能否一次性看见爱情的银河倒悬
让你我穿越上古,聆听水意往复的循环
大地开裂,白色雾气弥天
一场好雨,如同夜色一样温柔缠绵
把爱的情义,与一座城的美丽
紧紧相联
在天水井边,我再次注视你的双眼
其中映照的我,拥有难以改变的容颜
灿烂的群星流泄而出,淹没我的情感
你的温柔,与月色一样握在指间
春不涸,夏不溢,
四季滢然,恒持久远
我看见你,携带着天上之水
从太空降临下来,坐在一条河的岸边
人间天上,还是天上人间
风停了,雷息了
一片寂静的夜空下,你把星星
撒满上邽湖的水面,又让群星如注
滋润我干渴已久的心田
每一颗星星中,都是你溢出的双眼
荡漾在水面,还有我惊喜盛开的笑脸
我能从水中捡起一颗来吗?你说
心中珍藏的水意,是思念的源泉
留存在心底,延伸千年万年
在伏羲庙
我感到血脉鼓涨,犹如嫩叶触碰阳光
如果让我选择。我愿意刺破
身体内的任何一条血管,洒在你的座像前
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
如同这血,仍然属于八年前的
一次狩猎
我感觉意象充满一切,八卦可以演绎
洛书河图的改变,如同九宫格
可以用一种规律的数字充填,形而上
并不是穿衣、吃饭,或者饮毛茹血
可以用几个符号串联,那时你如何知道
意识永远走在思想之前
我无法跪拜一位祖先,因为所有想象
不能恒久保持姿势的改变,无绳之约
让我解开文字开始诞生的方案,仰视天空
负山带河的天地,开始旋转
太极之图的天象和自然,并非
正襟危坐才能承传
麦积山石窟
不是经年累月,集聚俗世间所有事件
并非一朝一夕,掌握风雨中盘旋的尘埃
逐渐下落,然后在干旱中压缩
一座山脉的形成,是耸立也是沉淀
是景观,也是灾难
悬崖上的屋宇,架构空中的台阶
如临秋雨,烟云弥漫
你什么时候才能看见,雕刻的自己
在那个洞窟中打坐或者修禅
莲花宝座上,又有谁能觉悟一切恩怨
静观天地翻覆和世事变幻
回过头来,一座孤峰四面环山
千山万壑,有一个人在细雨中站在山巅
凌晓晨,男,1963年8月出生,陕西永寿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水文化专家,陕西省抗震专家,陕西省文化传播协会研究员,西京学院客座教授,咸阳市诗歌学会会长,咸阳市职工作协副主席,咸阳九叶枫诗社社长。高级工程师。1984年开始业余创作,至今在国内各种报刊发表诗作840余首,其中《日出》获得诗歌报首届爱情诗大赛二等奖,《寄语袁隆平》获第二届“中国精神科学精神”全国大赛一等奖,获2017陕西诗歌年度诗人奖,获中国新归来诗人联盟优秀诗人奖。出版诗集《黄土色泽》《水荒》《火眼睛》。
审订:欣梓
编辑:纤尘若木
中国·天水市诗歌学会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咸阳诗群诗歌作品展(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