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玉兰‖散文:故乡的枣

关注「文斋堂」,与您一路同行
故乡的枣文/孙玉兰
昨天,敦煌市的弟弟从批发市场买了一大包枣,带在班车上,带至嘉峪关市高速路口,我去取回来,晒晾。这不由得让我想起来:2017年11月份,天很冷,远在故乡的安素琴老师对我说:“把你的详细地址发给我,我快递给你咱家乡的大枣!”我说:“不必了,嘉峪关满大街都是各地区的枣,麻烦啥啊!”于是,我没有发地址。过了几天,我在学校门卫室,拿到了她发过来的一大包枣,好重啊!再看运费都快三十元了啊!心里想:“挺不划算的,再又想,情意无价啊……”我提着沉甸甸的枣,慢慢挪向宿舍,牙长一点路,感觉好长。到宿舍放下,输了一口气,我漫不经心地打开,拿起湿漉漉,红里透紫,个如孩子拳大的枣,到水龙头下面冲洗,再冲洗,甩掉水,放入嘴里,品尝……啊!好吃!肉质细腻而紧实,甜而不腻爽口,肉超多核极小……口感,真是我第一次吃到!我一连吃了几个,然后洗了一塑料袋子,拿到我办公室里与他们分享美味。朋友们边吃边问:“哪里的,这么好吃”我说:“敦煌农场黄墩子的,最近几年才种的……”办公室的同事说:“明年记得给我们也弄些吃。”于是乎,我寒假回敦煌伺候父母的机会,回嘉市带了一蛇皮袋子,大约有40多斤吧!到了火车站,有个小伙子,看到我拉着吃力吧,走过来说:“阿姨,我帮你拉吧!”我也随口说:“谢谢你!”上了火车,我解开蛇皮袋子,捧了两捧,送给小伙子,说:“尝尝鲜吧,今年的枣……”小伙子赶快拿出小塑料袋子装好,顺手拿一个枣,放到嘴里,慢慢咀嚼片刻,说:“这枣真好吃啊!我拿到北京,给我女朋友吃……”于是我俩聊了几句,小伙子说:“阿姨,你的枣能卖给我10斤吗?”我说:“不好意思啊,这都是朋友定好的数,给你卖了,回到单位,就不好分了……”我看到小伙子很失望,可我也很无奈啊!给他那些,就算我少分的数量啊!小伙子说:“阿姨,我去我的车厢里了,再见!”我看着小伙子远去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昨晚上,办公室里一块的朋友打电话又问及黄墩子的枣,我说,吃不到了,树都砍掉了!她说,那么好吃的枣,咋砍了……哎!真是一言难尽啊!市场调节和运作的专制,低价收,高价卖,导致枣农利益没有最大化,换做是我,也砍树,种其他作物了!利益与情绪之间,致富的广阔前景转瞬即逝,底层人,带着对幸福的追求与向往,继续耕耘它物。如今,故乡的枣已成为记忆,过去我们吃故乡的枣,都是奢侈品,现在除了珍惜,就是感恩。“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由于黄墩子农场的特殊地理位置和水质,所以种出来的枣有别于敦煌周边其他区域的枣。弟弟在批发市场买的枣,我一吃,就不是家乡枣的味道。只好对弟弟说:“谢谢你,别再带了,出门就可以买上,谢你的一片心。”心想:如果是黄墩子产的枣,多多益善,来者不拒……哈哈哈!晚上,我梦见在敦煌农场黄墩子(我生活了30年的地方),我成了批发商,把黄墩子的枣,运送到全国各地家家户户……
作者简介:孙玉兰,小学语文教师,现居嘉峪关市。喜欢在文字的瀚海中徜徉,喜欢在文字的组合中发现一片蓝天,喜欢用情感腌制文字,喜欢用文字浪漫人生的旅程。
平台启事
新的一年,我们重新相聚,重新出发!欢迎各界朋友继续关心、关注《文斋堂》,并向本平台投稿。我们在新的一年里将继续与广大作者、读者一道,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
平台宗旨:让文字温暖我们的心灵!
征稿要求:1.来稿一律发微信13886223417。投稿请附100字左右的个人简介及个人生活照1张。编者收稿后会及时处理及时回复,在此期间请勿多投。
2.为保护原创者权益,我们只收原创作品,即未在其他微信公众号上公开发表过的文章。如发生抄袭或涉密或触犯国家相关法律法规的,一切责任由作者自负。如因版权或其他权利问题引起纠纷的,请投稿人与版权方自行处理,本平台不介入其中。
3.文章类型为散文、随笔(不涉及政治评论)、诗歌、小说等均可。文章以2000字以内为宜,小说不超过3000字,诗歌一次2-5首,特别优秀的可安排连载。
4.本公众号所发文章的观点均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平台观点或立场。稿件凡经本平台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本平台其作品包括但不限于在网络传播权,如不同意以上授权,请在来稿时予以声明。
稿酬规定:文章采用后,一周时间为限,每篇文章所获赞赏金总额,10元以上者70%发放给作者,10元以下者不发放作者,留作平台经费。在文章发布的第8至10天之内,以微信转账的方式发放。作者请加主编微信13886223417,请关注《文斋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