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收支平衡表(国际收支平衡表)

国际收支平衡表

国际收支平衡表

一国的国际收支平衡表是对该国与世界其他各国经济交往的系统的记录,其主要内容包括经常账户和金融账户。经常账户余额包括所有的收入和支出项目:商品和服务的出口和进口、投资收益、转移支付。金融账户包括金融资产和负债的购入与售出。一个重要的原则是两者之和必须为零,即:经常账户+金融账户=0。
像其他账户一样,国际收支平衡表将每笔交易记作“+”或“-”,其基本会计原则是:
如果一笔交易能为该国赚取外汇,就记为贷方项目,是正值。如果一笔交易要花费外汇,就是一个借方项目,记作负值。总的来讲,出口为贷方,进口为借方。
美国从日本进口照相机,如何记录呢?因为我们最终要用日元支付,很显然它要记在借方。至于美国人从国外赚得的投资利息和红利则又应如何对待呢?显然它应该记在贷方。因为像出口一样,它为我们赚取了外汇。
过去很多人所关注的是贸易余额,即商品的进出口差额。它主要包括初级产品和制成品。历史上,重商主义者曾一味追求贸易盈余,他们称之为“贸易顺差”,而总是竭力避免“贸易逆差”,即贸易赤字。直到今天这一观点仍有市场,许多国家仍然致力于追求国际贸易盈余。
不过,今天的经济学家们通常都回避这种说法,因为国际贸易赤字不一定有害于一国的经济。常见的一种情况是,一国出现贸易赤字的原因是其国内投资盈利率高,从国外借款和进口对国内投资和收入提升都有利。

一国贸易赤字的原因真的是该国国内投资盈利率高吗?真不知萨缪尔森等是不懂经济呢,还是故意装糊涂呢?要知道20世纪90年代中期东南亚金融危机之所以从泰国开始爆发,就与泰国累积了大量的贸易赤字有关。当时泰国国内的投资盈利率高吗?当然,萨缪尔森等这样说,也有他们的原因。那就是,当前美国的国际贸易赤字比较高,如果他们批评贸易赤字,就会妨碍美国政府和金融大亨们以贸易赤字推行美元霸权的做法。所以只好在这里装疯卖傻了。
与泰国不同,当美国从日本进口照相机时,美国并不需要用日元支付,而只需要支付自己印刷的美元。然后,日本要么保存这个美元,要么再拿这个美元去买其他国家的东西。总之,美国只要印票子就能换别国的财富,如此美事,自然令美国要大搞贸易赤字了。但是,美国的这个做法,其他国家是学不来的。这就使得萨缪尔森等关于贸易赤字的言论具有典型的美国特色,而不是普世的东西,更不适合于历史上重商主义者通过贸易盈余能够拿到真金白银而不是美元白条的情况。

1999年,美国的商品出口(贷方)额为6830亿美元,但商品进口(借方)额为10300亿美元,净借贷总额为借方3470亿美元。服务一项产生了盈余,而净投资收入项则略为负数,于是经常账户赤字在1999年是3390亿美元。

在这里,我们只看到美元,而没有看到萨缪尔森等所说的相对于美国而言的外汇。正是由于美元的霸权地位,美国根本不必在意自己的外汇储备,他们唯一在意的是限制黄金的出口。而对于其他国家来说,如果不同的账户涉及不同的外汇,就要十分在意不同的外汇的平衡问题,而不是简单地将所有的账户折算成美元来平衡。

美国如何为其1999年3390亿美元的经常账户赤字进行融资呢?答案是,它必须借款或缩减其外国的资产。因为,要么你为自己所买的东西付款,要么你就得欠别人的钱。这意味着从整体上看国际收支的最终差额必须为零。

如果美国为自己所买的东西向他国支付的是不能在美国兑换成黄金并将黄金带出美国的美元,而不是他国的货币或黄金,那么它就仍然欠他国的钱。

金融账户的交易是美国公民与外国公民之间的资产交易。当日本的养老基金购买美国的政府债券或美国公民买了日本企业的股票时,就发生了这种交易。
借和贷的问题在金融账户中要比经常账户略微复杂一些。总体规则来自复式计账法,即:增加一国资产和减少其债务都记入借方;相反,减少一国资产和增加其债务则记入贷方。借方用负号(-)表示,而贷方则用正号(+)表示。
当我们以国外借款弥补经常账户的赤字时,我们向其他国家发出借据(以国库券的形式),获得的外汇应记在贷方,因为它把外汇带入了美国。

这种说法适合美元霸权尚未建立起来的时代,而在萨缪尔森等推出这一版教科书时,美国向国外借款获得的通常也是美元,而不是什么外汇。只是在引爆东南亚金融危机时,美国才向泰国借入大量的泰国货币(外汇)泰铢,但这些外汇并没有带入美国,而是向泰国货币市场大量抛售来换取美元,以便使泰铢贬值,然后用少量的美元在市场上换回足够的泰铢还给泰国,谋取暴利。美国才不需要什么外汇呢!

如同在所有的经济统计中一样,国际收支统计也存在错误和遗漏(称“统计误差”)的问题。它所反映的是若干商品金融交易(从小的外汇兑换到毒品交易)没有能够被记录这一事实。这些统计误差包括在私人金融账户中。

既然没有被记录,又怎么会发现统计误差呢?如果说,美国的经常账户和金融账户的和不等于零,从而将这个差额记为统计误差,那么又怎么能断定这是没有被记录的从小的外汇兑换到毒品交易所致,而不是别的原因所致呢?尤其是这个统计误差在1999年对美国来说为借方390亿美元,是美国在向外支出款项,说不定就是美国官方秘密支付国外某些组织和人员的费用呢。并且也许正因为它是出自美国官方而不是地下私人的活动,所以才会单方面被统计出来,从而发现存在误差。

金融账户中还包括一项外汇储备变动。这些储备是政府和中央银行用来管理汇率的。那些实行市场决定汇率(浮动汇率)制度的国家,对外汇市场的干预通常比较少,因而官方储备的变动也相对较小。

如果世界上所有的国家,尤其是中国这样的经济大国实现完全市场化的浮动汇率制,美国的贸易赤字政策将不可能实行下去,美国经济早就受到沉重的打击了。当然,中国的外向型经济也会大起大落,但这不是中国不实行完全市场化的浮动汇率制的理由。只要中国的市场经济是以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物质和文化需要为目的而不是以追逐利润为目的,中国经济在任何一种汇率制下都会健康发展。

最近20年中,美国开始向国外借款来为国内投资融资。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国内储蓄无法满足投资所需;此外,政治稳定、通货膨胀率低、股票市场繁荣、创新能力强等,也是吸引资本流入的重要因素。与美国人不爱储蓄的习惯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一些国家,特别是日本,储蓄大于投资,因而出现了经常账户的盈余。
许多经济学家担忧,巨额的债务是否会造成美元的大幅度贬值。即使美国的经常账户可以回归到平衡状态,但仍然有沉重的外债需要清偿。

首先,美国向国外借款并不能算是为国内投资融资。美国花钱的地方多了,这段时间里还打了海湾战争和科索沃战争。如果没有在其它地方花钱,美国就可以把省下的钱拿来在国内投资。因此,即便美国在具体国内投资项目上向国外借款,这个款项也可以被视为间接的战争融资。
其次,美国向国外借款的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是为了消费。美国的贸易赤字中最主要的商品的普通劳动者的生活消费品。由于劳动者的收入偏低,当期的收入满足不了消费需要,不得不分期付款,借贷消费。既然金融账户主要是为经常账户赤字融资,那么为国内消费融资就是美国向国外借款的主要意图之一。
再次,在第6章中,萨缪尔森等指出,储蓄恒等于投资,而在这里却说什么日本的储蓄大于投资。这岂不自相矛盾?至多只能说,日本的储蓄大于其在日本国内的投资。
最后,在萨缪尔森等这一版教科书出版七年后,美国采用160年前英帝国曾经采用过的办法来清偿其贸易赤字所欠的外债了。“1847年,‘英国所负的债务<极大部分是由于进口谷物而负的>应该偿还了。不幸的是,其中大部分是用破产的办法偿还的。<富裕的英国,竟然用破产的办法从它对大陆和美国的债务中脱身。>不过,只要这些债务没有用破产的办法结清,就只有用输出贵金属的办法来偿还。’(《银行法特别委员会的报告》1857年)”[1]2008年,美国的次贷危机转化成全面的金融危机,世界各国损失惨重,一些小国如冰岛,濒临破产。

本文为《经济学的真相——宏观经济学批判》一书第13章“汇率与国际金融体系”的第一节。

[1] 《资本论》第三卷,第558页。

以彻底的理论说服人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

读懂马列  掌握真理欢迎长按二维码关注

国际收支平衡表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email protected]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国际收支平衡表(国际收支平衡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