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教育的认识(迈克吴:关于我对教育的一些认识)

对教育的认识
关于我对教育的一些认识。
 
迈克吴05/01/2021
 
 
 (前文省略3500zi)

 
2019年中,我们回到纽约曼哈顿,我只知道这是世界上教育资源最丰富的城市,没有之一。而对标的恰恰不是上海,而是北京。没错,最接近曼哈顿教育的生态圈,不是上海、伦敦、东京,而是帝都。这里的公校资源也极其丰富,全美最好的公校也在这里,曼哈顿有没有学区呢?当然有,有没有学区房呢?如果说没有,肯定不是纽约人。因为公校的运行费用是当地政府从房产税里面来的,越好的公校周围房价普遍高,学区房是没有国界的。曼哈顿的各种各样教育资源就是它的选择性多,起步高,门槛贵出名。而为了弥补我对美国高层次教育的肤浅认识,我雇了教育专家来辅导我。当然了,我最后发现专家是没有作用的,因为曼哈顿的教育,其实就是一门生意,只要理解了华尔街的精髓,每一家高贵的学府就是一家百年老店的上市公司。这里其实没有什么很多华人父母说的那些越来越严重的教育种族歧视。就是为了政治原因,名校给华人的录取分数线拉的特别高,而给黑人和拉丁裔的分数特别低。我做过一个数据统计,其实这种做法下的入学率,如果按照人口比例录取率来说,白人是最惨的。为什么呢?我拿出哈佛大学最新的录取率,在加高SAT分数线后,对亚裔录取率从去年的19%上升到了30%以上;非裔和拉美裔的录取率从5%加到15%;而白人的录取率降到了历史低位的55%以下;而按人口比例,白人在美国占据超过60%。所以说,哈佛即便是把亚裔的SAT分数线提高了15%,但是亚裔的录取比例依然大幅度上升了,你能说这里面有种族歧视吗?当然这些都是我事后自己做的研究,和我的教育顾问无关。
 
在曼哈顿,教育资源最优秀的K-12学校都在上东区,也就是老钱区,这个区域是有着明显的阶级和门第存在的。意思是说姚记扑克、姚明和姚长盛虽然都姓“姚”,也都是姚门中的擎天柱,但他们和“尧”这个姓出来比较还不是一个阶级的。单从姓氏上就能看出姚和尧的拼音是平权了的气势,但结构地位上有着本质区别,一个左右结构和一个上下结构,皇帝两个字都是上下结构。曼哈顿的整体发展到世界第一,是和洛克菲勒、卡内基和范特比尔这些巨贵大型家族直接相关。这些关联度不单单是工业、商业、金融业,更是存在于基础教育行业。这些120年前的美国马云和后代们都生活在上东区这个长不到2000米,宽窄于300米的矩形区域内。直到今天你依然可以看到很多学校的校董里面轻而易举存在着这些姓氏。原因何在?因为很多最有教育实力的贵族私校原来是从这些巨富家族教育系统开始发展出来的。也就是说,这些巨富为自己子弟当年开设了自己的家庭教育班,各种教育人材积聚在这些家庭中,为他们的子弟传授各种专业知识和见多识广的艺术修为。这个圈子就成为了日后今天曼哈顿的前十最优秀的私校。在美国,真正的富豪门第是不注重理工科的,他们的子弟恰恰在文科中占有绝对的优势。我和一些其中的人士分享他们的经验后发现,这是绝对有道理的,因为当财产和吃饭消费已经不是人生的第一奋斗目标,那么改变世界的首要是文化和教育,绝对不是其他例如高铁和贵州茅台。这些家庭自己的教育体系后来独立出来变成了今天上东区的著名私校。进一步仔细研究后,我发现这些K-12私校都是在几乎差不多的年代也就是1890年左右开始的,从7姐妹联盟的贵族学校(包括四家女校、一家男校和两家男女混校)可以完整看到纽约曼哈顿的发展历史,这对我怎么理解和选择曼哈顿私校有了非常重要的线索。
 
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说白了在今天的全世界都是一门生意。私立学校和一家优质的上市公司是一个概念。我当年并不理解这个,但在回到曼哈顿,开始为自己子女安排教育的时候,我发现了美国的家长们存在的长期鸡娃焦虑症,害怕输在起跑线,这一系列问题,和帝都的朝阳妈妈群、海淀妈妈群、东城妈妈群和金融区妈妈群是一回事。都是几乎要到北京安定医院疗养康复的程度。在曼哈顿,这里有着著名的上东区妈妈群和上西区妈妈群,因为7姊妹联盟两家在上西区,五家在上东区。这些学校动则接近6万美元一年的鸡娃学费,即便在纽约曼哈顿都并不是80%以上家庭有能力接受的。这就是为啥,新东方的上市为中国教育界特别是老师们敲开了致富之路。曼哈顿的妈妈群也是有着显著的阶级划分,上西不会入上东群凑热闹,上东群也不看上西群,所以连川普的女儿伊万卡都没入七姊妹联盟学校,别看其中四所女校都在上东区。
 
2019年8月,我给女儿小小股神在七姊妹联盟的六家学校都报了名,其中任何一家接受都可以,而且六个学校每年的总招生应该在300名左右。想想看我只占1/300,我们是纽约曼哈顿纳税人,我们可以全额支付学费的,不需要贷款,应该可以吧。当然,我们的第一志愿是圣三一学校,这是全美排名前三的K-12混校,也是曼哈顿排名第一的K-12学校,它是七姊妹联盟的老大,校史从1709年开始,只比哈佛大学1636年晚,比普林斯顿大学1746年,耶鲁大学1716年,哥伦比亚大学1754年都要早,也就是说它的校史比美利坚国家独立的1776年还要早一甲子。这所学校在申请前,我让女儿先去读了两个月的夏令营班。
 
从申请六所学校开始,每所学校的规矩流程都是一样的:第一申请,第二孩子的单独面试,第三家长的单独面试,第四学校的各种活动,第五就是半年期的等候是否录取。六个学校一轮下来就是半年,事情的发展非常出乎我的预料,因为小小股神没有被七姊妹联盟中的任何一家学校录取。我当时认为可能是女儿刚从上海转到纽约,英语不过关,听不懂老师问题,所以六家学校全部没录取。但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我和我太太因为不是名校毕业。对于这些学校来说,我们家长不合格,家庭的门槛不够,学识门第欠缺。也就是说这些顶级私校不单单选择的是学生个人,还要看他们的家庭和父母的状况也有选择条件和标准。虽然这种情况只在坊间流传,学校本身绝不承认这些条件和标准的存在,但这种可能性我认为是存在的。就像世界五百强公司招聘员工,你是不是名牌大学名牌系毕业的直接影响到你被聘用的成功与否。所以,我女儿在2019年的面试中,是属于名落孙山的状态。我认为我女儿失败的原因上面两者必居其一,300个名额虽然不多,我相信应该不是种族歧视的原因。
 
找到原因后,我决定先从英语教育解决问题,也就是说怎么提高女儿的英语能力,在2020年中的报名中再次获得成功的可能性。所以小小股神在一所稍次于七姊妹盟校的私校开始了第一年的幼儿园学习。我每天要求女儿听和说,写不是重点。这样一年后进入了2020年疫情招生期,今年的招生是特别的特殊,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招生的步骤面试全部改为网试,而且七姊妹盟校一半以上关闭招生,这意味着它们自己的内部招生圈已经有了足够的名额,不对外公开招生也可以。七姊妹盟校中有三家接受了我在2020年的申请,这一次我是为女儿和儿子一起申请2021年的入学,也就是说如果是混校同时录取我的子女,我会每年支付他们12万美元的学费。这三轮下来,我们依然没有被选中。但是排名在七姊妹盟校后第一的私校,在面试了我的子女和我们家庭后,两周内就给了我2个录取名额。没错,我女儿依然没有进入七姊妹盟校,但进入了曼哈顿混校排名第三的私校(前两所四七姊妹盟校中的圣三一和道腾)。所以可以看出,江湖传闻坊间流言是有一定正确性的。这次面试显然女儿不被录取不是女儿本身发挥不好或是英语问题。为了明确女儿英语水平,我是先带了女儿做过英语测试,我的教育顾问说小小股神的英语能力远超一般孩子。那么我知道原因必然是出在我们父母没有高学历的问题上面了,我和我太太都不是常春藤盟校名校名学历,而且我们家庭的财务状态和面试都不比曼哈顿任何中产差。
 
那么,是不是就这样放弃七姊妹盟校呢?在我看来,教育不单单是一个阶层的问题,更是一种自律学习向上攀登的过程。我相信我的子女如果在未来通过自己的刻苦努力,自己考进常春藤盟校,然后他们的子女就完全有更大的可能性进入七姊妹盟校。我们周围很多妈妈爸爸都在抱怨这些著名私校录取率那么低。可我一点不抱怨,因为我知道这个和我们选股能不能找到12年前的苹果,20年前的亚马逊,30年前的思科,其实道理是一样的。不要怪别人,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而且我可以百分比确定原因必然在你自己身上。在我的世界观里,错误应该永远属于自己的原因,而成功却有不少来自他人帮助的条件。我找到了原因,就会解决。我这一代解决不了,可以让下一代解决,我能解决多少算多少。就像中国的长城也不是一代人完成的,不是吗?不要责怪这些顶级私校为什么不录取我们的孩子,而应该问我们的孩子或者我们自己为什么有不被录取的原因和缺陷。这些经验丰富的招生办专家可以说是阅人无数,肯定不是随机录取的。他们有着几十年长期的经验来选择他们认为对学校最有前途的学生。家长们具有常春藤学历的本身,就说明家长对孩子的教育在起跑线上就更有优势。所以不要责怪学校和招生办的专家们,他们与我们无冤无仇,不会故意漏选。我们没有资格要求学校改变他们已经立下的百年招生规矩,但我们可以想办法改变我们自己的命运最终去符合这些学校招生的条件。招生规矩是学校定的,如果你要参加这个竞技游戏,那么就得按照人家定下的规则玩,不能动不动就说别人歧视你。如果你自己足够强大到别人不能没有你,又何来歧视呢?我是不加入那些华裔妈妈爸爸群去上告学校,争取所谓的平权。我相信没有一个学校会放弃一个真正前途无量的学生,因为如果学生是一颗明珠,当她发光的那一天,她所就读过的学校都会发光。现在小小股神进的是排名K-12七姊妹联盟后第八的爱文私校。如果小小股神真的学习能精进,术业有专攻,那么五年后初一考试再战。如果她能一考成名,凭自己的在曼哈顿考试的分数,也是七姊妹联盟学校争抢的学霸。只要是正能成才的学霸,就不用担心没有好学校来找你。我相信这种机会必然会出现在小小股神人生道路的第一个10年中,而我们父母要做的就是一起学习成长和时刻准备好。有些学生进了名校因为受不了压力也会出现问题,教育不是人人都可以享受的一种待遇。从古至今教育都是有很高的门槛,还需要个人的智慧和耐力。范进中举的故事也是世界教育历史的一面镜子,这里有很多因素,但不要把失败的因素归咎于学校,而应该看到自己的短板才能解决问题。
   
最后,我要说的就是,对于中国的家长是不是应该尽可能早的把孩子送出去读书?对于费用不是问题的家庭来说,当然是最好的。王思聪和赵婷都是例子,还有很多共和国肱骨功臣的实力家庭的后代都是成功的例子,不过就我知道的大多数中国中产家庭是存在费用问题的。如果你的教育观不存在世界观的选择性,那么国内的基础教育完全适合你的孩子,也就是说在初中和高中之下的中国国内教育是完全不比欧美差的,特别是数理化的教育完全超过了欧美。当然了,如果文科的话就是周扬和胡锡进的距离了。理工科的家庭,在孩子高中毕业后再去欧美读本科、硕士和博士更好。我认识的理工科,特别是哈佛、MIT、耶鲁和哥大里面中国来的留学生,基本上在国内就是一流大学出国的。这不是偶然而是很有原因的,这恰恰就说明中国的理工科基础教育只要是各省各市各自治区的高考状元,只要能考入清华、北大、武大、交大、复旦的都有很大的机会入美国的名校,因为中国的高考应试教育的竞争拼比残酷远比美国要激烈,胜者为王。
                                                      – END –

对教育的认识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