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誓不会忘记你(我冲着阿兹特克人发誓,永远不会忘记你)

发誓不会忘记你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Like Sunday, Like Rain Ed Harcourt – Like Sunday, Like Rain –>
1
因为前任比较优秀吧,所以结束后,我一直是一个非常独立且努力的女性,以前认识一个朋友说喜欢我,他今年28,比我大5岁,研究生毕业,从事金融,我直接拒绝了,说不考虑,他也是一个比较上进的男孩子,所以我们会偶尔聊天,沟通事业,发展。但是没有暧昧。
2
1934年秋天,是个礼拜日,早上9点钟的一通电话决定了我一生的职业。打电话的人是布格列,当时他是高等师范学院的领导。过去几年来,他表示对我印象不错,不过保持相当距离:原因之一,我并不是师范学院毕业的,另外,即使我是的话,我也并不属于他非常热心的为之安排升迁机会的小圈子。他打电话给我一定是他想不出有其他更合适的人,因为他单刀直入:“你是不是还想要研究人类学?” 
3
直到去年年尾,因工作变动,我从深圳掉到了东莞工作,那个男孩子提过几次说想来看看我,最后我同意了,因为东莞这边没有什么吃的,然后我就亲自下厨做了一个晚餐,吃完后一起散了散步。这件事情过后,男的就很激动,很喜欢我,并且说爱上了我,觉得非常的温馨,有家庭感,说以前只是喜欢我,那一刻是真的爱上我了,我们那个时候认识快到三年吧。我以为他是开玩笑并没有认真。
4
我念哲学的目的,是可以借之参加法国中学教师资格鉴定的考试,但选择哲学并不是因为我真正喜欢念哲学,而是因为我对截至当时所选修过的其他科目都不喜欢。在高中的最后一年念哲学班,也就是最高级班时,我有点倾向于某种理性的一元论,觉得我能够支持这种理论并为之辩护;因此我非常用功地念书,想进到罗德里克所教的那一班,当时他被誉为“高级进步的”。不错,他那时候是S.F.I.O.的激烈分子之一,不过在哲学方面他所教的也不过是柏格森主义和新康德主义的某种混合罢了,令我大失所望。他非常热切地诉说他那些枯燥无味的教条观点,整堂课都激动得手舞足蹈。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天真的信念和这么贫乏的知识能力结合在一起,蔚为奇观。1940年德军进入巴黎之时,他自杀了。 

5
直到临近过年,那个男的开始对我疯狂的追求,说要跟我在一起,我直接就拒绝了,然后那个男的哭了,但是后面又来告白,我拒绝一次哭一次,我有些郁闷,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了,我就说答应三个条件我可以考虑:一、彩礼20万起;二、必须尊重我;三、结婚后我管钱。然后他都同意了。
6
南比克瓦拉印第安人天亮醒来,拨动营火,过了一个寒冷的夜晚以后,用一切可能的办法取暖,然后吃一顿简单的早餐,食物是前一天晚上剩下来的东西。吃完以后不久,男人出去打猎,有的成群结队,有的单独行动。妇女留在营地煮东西。妇女和小孩喜欢在水中嬉戏,然后有时会生火,大家在火堆旁边取暖,故意夸张地全身发抖。 
7
后面我才知道,他对我疯狂的追求是因为家里又催结婚了,给他安排了相亲,但是他跟我说,想要我。我让他看看家里的相亲的,有好的就结了吧,不用对我太用心,我可能性很小。他说他知道了。
8
下午三四点的时候,出猎的男人回到营地,整个气氛变得比较有生气,谈话比较大声,比较生动。
晚上的时间大都花在聊天、唱歌或跳舞上面。有时候这类娱乐活动会一直进行到清晨,不过通常在互相抚摸和友善的互骂一阵以后,结了婚的夫妇便紧紧地靠在一起,母亲把睡着的孩子抱住,一切都安静下来。一个寒冷寂静的夜晚,只偶尔被木头烧裂的声音,或添加柴火的人轻巧的脚步声,或狗吠声和小孩的哭声所打断。

9
我有天对他说,我还是喜欢成都,然后他直接说,喜欢就给你买,写你的名字,我也只是当做玩笑,听着就好。直到有天他很兴奋告诉我,他有个完美计划想了很久,很想分享给我,他说想把家里的房子卖了,然后在成都和武汉各买一套,他出武汉的月供,我用武汉成都的房屋出成都的月供,并且催促我回成都看下,我那个时候意识到,他是真的认真的,我觉得他挺好的挺适合结婚的。对我好,不抽烟不喝酒,然后国企上班稳定,时间也多,非常会理财。出来工作两年就能存70万,是一个潜力股。
10
南比克瓦拉人生的小孩数目不多:我后来发现,没有生小孩的夫妇并非罕见;只生一两个孩子似乎是相当自然平常的现象,很少在一个家族里看到超过3个小孩的情形。母亲把小孩带在大腿旁边,用一条树皮或棉布做的宽带子绑住;如果要再多带一个婴孩的话,她便无法背篮子了。
他们游走不定的生存方式,再加上物质环境的匮乏,使他们不得不异常小心;必要的时候,妇女毫不迟疑地用机械性的办法或用植物药物来引致流产。
11
于是,我也决定就是试试吧,试着接受相处一下,结婚还是很好的,以后过的不差,家庭好,教育好。
我在东莞工作,他每天都关心我,我学驾照,一般7点起床练车,他9点才上班,天天7点就对我问好,说想着我就自然醒了,说会想起我就傻笑,我心里没多大感觉……真的,还说我学好了就给我买车,他坐副驾驶。然后开始每周给我买花,每天给我点奶茶。周末的时候就来我这里给我做饭,他说他在家从来不做饭,好多年没下厨了,然后我9点上班,他就8点起来给我做早餐,8点半叫我起来吃饭,他问我如果天天给我做早餐,我会不会开心一点,我不知道怎么回复,就沉默了,中午的时候因为做椰子鸡割破了手,给我看,但是我也没有什么感觉,不知道说什么,问我好吃吗,我说好吃。他就笑的很开心。

12
在南比克瓦拉,性别上的劳动分工使女人负担不可或缺的任务(家族食物来源在很大程度上依赖女性的采集工作),但她们的工作还是被视为一种比较次要的劳动。
同样的,女人被认为是一个亲爱的、可贵的,但也是次等的所有物。男人习以一种慈祥的怜悯语气来谈论女人,和女人讲话的时候常用一种带嘲讽的表情。男人常常说:“小孩子不晓得,但我晓得女人不晓得。”
13
想起我们第一次牵手是在年后不久的电影院,电影并不感人,但我哭了,我其实心里有些反感,但是我是一个既理性又感性的人,我没有甩开,只是觉得莫名委屈。后面他牵我手,我也会心里莫名嫌弃,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后面应该会接受会好些,但是并没有。
14 
南比克瓦拉人对性爱的态度可用他们的一句话“tamidige mondage”来表达,这句话照其字面意义,可以翻译成“做爱好”。
已婚的夫妇常常自由自在地在公开场合互相爱抚,而且其程度几乎没什么限制,然而我却从来没在这类爱抚过程中看见男人勃起过,一次也没有。爱抚的快感似乎并不是来自身体官能的满足,而是一种爱的游戏以及表示亲密而已。
15
直到前几天,我睡在房间里面,他在外面,他微信对我说,在外面睡着不舒服,想跟我一起睡。不动我……那个时候我发现自己完全不能接受,想着和他一起睡,就觉得……不能接受,我微信上拒绝了他,想了很多。
第二天,我还是决定实话告诉他,因为我不想耗着他,但是我也强求不了自己,我只能说我努力了。第二天,我对他说,我们还是算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一个人,接受不了你,他一直问我为什么,一直给我道歉,一直抱着我胳膊哭,说他从来没有对女孩子那么好过,说什么都听我的,说跟我在一起这段时间很开心,没有委屈过,说他会努力赚很多钱,自己明年会更有钱,我要做什么都支持我,不求我爱他,只求我陪在他的身边,如果我不愿意,不接受,没关系,不是所有的情侣都要睡觉,才是情侣,说等我接受。让我不要离开好不好。

16
汉斯离开她的嘴唇后,她说:“我叫英格博格。”
“我叫汉斯·赖特尔。”他说。
她再次说道:“我叫英格博格·鲍尔。希望你别忘了我。”
不会忘的。”汉斯说。
“你发誓!”姑娘说。
“我发誓。”汉斯说。
姑娘问:“你冲谁发誓啊?母亲,父亲,上帝?”
“上帝!”汉斯说。
姑娘说:“我不信上帝。”
汉斯说:“那我冲着母亲、父亲发誓。”
姑娘说:“这种誓言不值钱。父母没意思。有人总是设法忘记自己是有父母的。”
“我不会的。”汉斯说。
“你也会的。”姑娘说,“我也会。人人都会的。”
“那你愿意我冲什么发誓,我就冲什么发誓。”汉斯说。
姑娘问:“你能冲着你的师团发誓吗?”
“我冲着我的师、团、营发誓。”汉斯说道。接着又以集团军和政府军的名义发誓。
姑娘说:“说真的。你可别告诉别人啊,我不相信军队。”
汉斯问:“你相信什么?”
姑娘想想如何回答才开口:“可信的很少。有时,我甚至忘掉了我相信的东西。能信的东西很少、很少。不信的东西很多、很多,把我相信的东西都给压住了。”
汉斯问:“你相信爱情吗?”
“不信。坦率地说,不信。”姑娘答道。
“相信诚实吗?”汉斯问。
姑娘呼出一口气:“更不信。”
汉斯问:“相信太阳下山吗?相信星空吗?相信拂晓吗?”
“不信,不信,不信!不信任何可笑的东西。”姑娘露出明显厌恶的神情。
“有道理。”他又问,“相信书本吗?”
姑娘说:“尤其不信。再说了,我家里只有关于纳粹的图书,纳粹的政治,纳粹的历史,纳粹的经济,纳粹的神话,纳粹诗歌,纳粹小说,纳粹戏剧。”
汉斯说:“真没想到纳粹分子居然写了这么多作品。”17
哎,当时就是他一直哭,然后我吧,我觉得自己很冷漠,就很平静,但是心里很累,因为谈恋爱我肯定是不喜欢他的,结婚吧,我又觉得我接受不了身体接触,然后他现在这样,我又不知道怎么样再拒绝。他对我很好我知道,其实他对我好,我自己没感觉,我还觉得挺压抑的,他给我的制造的所有浪漫,我觉得让我感觉有些累,因为就像去参加了一个仪式一样。加上他家庭那边的话,如果要在一起,我们明年就会见父母订婚,我25的时候就结婚了。
我吧,理性也感性,理性的说,我很想自己跟他结婚,我知道我会过的很好,幸福,感性的说吧,我才23岁,我也比较有事业,我家里没有很有钱,但是不缺,我呢,长得中等偏上一点吧,能力得到上属认可吧,年薪目前是30万左右。我才23岁真的有必要将就吗?然后我呢,追求自由浪漫且独立。那个男的对我很好,可能是我不爱吧,我觉得他让我觉得粘人,和有些束缚感,总会问我在哪里,在干嘛……我们正式相处差不多半年了吧,半年了我对他还是没有那种感觉,但是他真的什么都做的很好。
18
最后,终于走遍了公园的每个角落后,姑娘才提出有两样事她认为值得以它们的名义发誓。“想知道吗?”“当然想知道啦!”汉斯说。“我要说出来你可别笑话我啊!”“我不会的。”汉斯说。“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笑话我吗?”“不会的!”汉斯说。姑娘说:“头一件是暴风雨。”“暴风雨?”汉斯万分惊奇地问道。“只有狂风暴雨,当乌云密布,天空漆黑,雷鸣闪电划过长空,农民们穿过牧场倒地而死的时候。”“我能理解。”汉斯说。凭心而论,他不喜欢暴风雨。“第二件是什么?”姑娘说:“是阿兹特克人。”“阿兹特克人?”汉斯问。这比暴风雨更令人困惑。“对,对,是阿兹特克人。”姑娘说,“他们在西班牙征服者科尔特斯到达之前就已经居住在墨西哥了,是他们修建了金字塔神庙。” 19
所以我现在很纠结,不爱一个人真的能在一起过日子吗?真的后面就能接受了吗?如果时间可以接受一个人,这里半年了,我也觉得不算太短,而且他做的够多了。所以我现在是应该继续尝试着在一起,还是就算了,如果要断开,我又该怎么断开比较好呢,哎,太难了,太难了。
20
姑娘说:“你选吧!好好想想!因为要比你想的重要。”汉斯问:“什么事那么重要?”姑娘说:“你的誓言。”汉斯问:“为什么重要?”姑娘答:“对你来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对我来说重要,因为影响我的命运。”这时,汉斯想起来应该发誓永远不会忘记她,同时感到非常难过。一瞬间,他呼吸困难,觉得话语堵在嗓子眼里。他决定冲着阿兹特克人发誓,因为他不喜欢暴风雨。他说:“我冲着阿兹特克人发誓,永远不会忘记你!”“谢谢。”姑娘说罢,二人继续散步。

谁能够找到心中的旋律
四月,他说,四月是最残忍的季节
世界是弯曲的,这正是我们相遇的原因

发誓不会忘记你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发誓不会忘记你(我冲着阿兹特克人发誓,永远不会忘记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