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天国(重映 | 我们的「天堂电影院」)

我们的天国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Love?Theme(2nd?Version) Ennio?Morricone?-?Cinema?Paradiso?(Original?Motion?Picture?Soundtrack)?(The?Complete?Edition) 周五,《天堂电影院》上映,距离它在意大利上映已过去了将近33年的时间,但这部电影至今仍是大多数影迷心头独一无二的经典之作,此次重映的机会千万别错过了!2009年,借由“威尼斯到北京”活动,导演朱塞佩·托纳多雷带着当时的新作《巴阿里亚》在北京百老汇电影中心与观众进行过交流。那一次,能容纳200人的放映厅涌进300人,还有大批影迷在门口徘徊:“我们能进去吗?哪怕站着。”这一幕像极了《天堂电影院》中放电影《消防员》(1949)的最后一天,一大群进不去影厅的村民搬着小板凳在门外时候想要看电影的样子,是迷影精神的体现(当然,《消防员》电影在其中也有胶片失火的相应寓意)。而这部电影本身既自带迷影属性,电影片段在片中的巧妙运用、电影放映机的变化、电影审查制度的更迭、电影业的盛衰……且多年之后,在我们重看《天堂电影院》时,结合自身的成长还会有更多新的感受,这部电影也许还有其他的打开方式。天堂电影院导演:?朱塞佩·托纳多雷编剧:?朱塞佩·托纳多雷?/?瓦娜·波利主演:?菲利普·努瓦雷?/?雅克·贝汉?/?马克·莱昂纳蒂?/?萨瓦特利·卡西欧类型:?剧情?/?爱情上映日期:?2021-06-11(周五)意大利南部小镇,古灵精怪的小男孩多多(萨瓦特利·卡西欧 饰)喜欢看电影,更喜欢看放映师艾佛特(菲利浦·诺瓦雷 饰)放电影,他和艾佛特成为了忘年之交,在胶片中找到了童年生活的乐趣。多多(马克·莱昂纳蒂 饰)渐渐长大,他爱上了银行家的女儿艾莲娜(阿格妮丝·那诺 Agnese Nano 饰)。初恋的纯洁情愫美如天堂,但是一对小情侣的海誓山盟被艾莲娜父亲的阻挠给隔断了,多多去服兵役,而艾莲娜去念大学。伤心的多多在艾佛特的鼓励下,离开小镇,追寻自己生命中的梦想……今年4月5日,意大利文化部长在一份声明中宣布:“允许国家干预艺术家自由的控制和干预的管控系统已经彻底废除。”今后意大利将不再有权阻止上映影片出于道德或宗教的原因而被要求重新编辑,电影主创将根据观众年龄层对自己的影片进行分级。意大利的审查制度诞生于1914年,在过去的107年中,数百部电影(也许不只)受到审查,而意大利电影审查制度终于迎来自己的谢幕,由分级制度取代。在《天堂电影院》重映当日即6月11日,《香港特区修订<电影检查条例>,防止危害国家安全的影片上映》(信息源:央视新闻)这则官方新闻也被公布。虽然此条例对要求删减的内容和电影中体现的删减吻戏这一内容不太一样,但新闻一出,我们还是不由地想起这个镜头:在天堂电影院内,神父在礼拜后,脱下制服的另一面,即是电影放映前的审查员。这一段落也用刺耳的“摇铃”这一视听语言去展现了对艺术创作审查制度的某些态度。而神父有“father”之意,暗指电影分级系统中“父母指导”(Parents Guide,常简称为PG)。结尾经典的吻戏段落,也是导演对原本意大利的电影审查制度一次巧妙回应。片中遭到神父的电影之一便是让·雷诺阿的《低下层》(1936),影片讲的是一个贵族因境遇所迫搬进巴黎的贫民窟后见证了社会底层的“暗无天日”,描绘了一个想做演员的人梦想的破灭,也讲述了年轻人的恋爱故事,这两个主题与《天堂电影院》有相似之处。只不过也许托托更“幸运”,在阿尔弗雷多近似无理的要求下,有着不一样的命运走向。在托托准备踏上离乡长达三十年的旅途时,影片用托托与家人拥抱时的手部、肩部几个大特写一笔带过与家人的分离情绪,但在与阿尔弗雷多分别时,镜头变为了一个中景,这位他精神意义上的“父亲”一把抓住了他,耳语道:“不要回来了!不要想我们。不要回头,也不要写信,不要受思乡之情的牵绊,把我们所有人都忘了。如果你做不到一走了之,回来后也不要来找我,我不会让你进家门的。你懂了吗?”火车开动,镜头模拟托托的视角逐渐远离吉安加村,母亲、妹妹、而后赶来的教父都在望着远去的列车(摄像机的方向),只有阿尔弗雷多背过身去,偷偷抹去眼泪。 当前浏览器不支持播放音乐或语音,请在微信或其他浏览器中播放 Toto?and?Alfredo Ennio?Morricone?-?Cinema?Paradiso?(Original?Motion?Picture?Soundtrack)?(The?Complete?Edition) 为什么作为观众的我们在看这一段落时会难过又感到不解?这便引出这部电影的又一主题:成长。在离开前的海边,阿尔弗雷多对托托说了似乎唯一不是电影台词的一段话:“人生不像电影,人生辛苦多了。”放映室里,阿尔弗雷多也在托托接管放映员职位后,提醒他这不应该是他的终身职位,总有一天,他会有别的事情要去做。而在影片上映后12年后才得以重现在观众面前的导演剪辑版里,托托后半段的命运走向其实和阿尔弗雷多有着更多的联系。生活当下,托托对职业、感情的理想现状产生的安定感,在阿尔弗雷多现实的提醒之下被瓦解,托托在被动中成长,走向了人生新的路途;而长大后在看这部电影的我们在面对这些展现自己内心软弱部分,太容易感同身受、泪如雨下了。关于“父亲”的角色,是托托成长的一个关键点。在胶片烧起吓到妹妹的那场戏中,托托和之前在家中看父母合影的时候不一样,已经意识到“父亲不会再回来”了。母子日思夜想,盼来了父亲战死的新闻,他们在废墟中行走时,托托看着哭成泪人的母亲,他真正开始成长了。这时,托托转头看到墙上贴着的《乱世佳人》(1939)海报,上面的主角是阿尔弗雷多提到像托托父亲的演员克拉克·盖博,以及姿势是影院大银幕不可出现的吻时,托托露出了看到神父在删减吻戏时会露出的笑容。而后克拉克·盖博在电影院的墙壁、在托托30年后回到房间的墙壁上又屡次出现。但幸好,托托有阿尔弗雷多这个精神意义上的“父亲”一直陪伴。战争在片中的描写蜻蜓点水但又让人回味,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出现多次的在影院里从回眸一瞥、结婚到生娃、相伴终生的那对伴侣,在回眸相望之后,便是托托看到有关父亲战死的新闻那场戏,而后的场景便是两人坐在一起,这也许是其中的一条有关战争的暗线。《天堂电影院》是意大利导演朱塞佩·托纳多雷的第二部剧情长片,也是享誉盛名的“时空三部曲”开篇之作,其余两部为《海上钢琴师》(1998)及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2000)。说起这部电影,许多观众会纠结于它的几个版本。1988年在意大利公映时是155分钟的版本(这个版本目前很少能够看到),但因为放映时票房反响不佳,制片方便提出希望导演回炉重剪的建议,次年便得到了如今更广为人知的123分钟国际版,此版本让影片一举拿下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大奖、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金球奖最佳外语片,有着斩获共25项国际大奖及32项提名的傲人成绩。然而,对于朱塞佩本人来说,这个版本也是他心中一直略有遗憾的部分。2002年,距在意大利上映时隔14年后,导演朱塞佩·托纳多雷推出了片长增加至173分钟的导演剪辑版。而影迷间关于哪个版本更好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导剪版主要加入了托托的爱情线,甚至有较为冗长的托托与艾莲娜再续前缘的部分,以及托托的性启蒙的成长段落,增加的部分对托托这个人物人生的叙说更为完整,也给托托与艾莲娜的爱情赋以了一个更为现实、略有遗憾和充满人生哲理的结局,这也是导演托纳多雷在经历了多年的思索后仍希望坚持的部分。由于变为了童年、青年、中年近乎1:1:1的篇幅比例,关于电影院以及迷影情节的占比减少,末尾的重逢部分稍显拖沓,也使得整部电影没有公映版那么轻盈和留有回味。不知道你们喜欢哪一个版本呢?现在大陆重映的即是这个124分钟的国际公映修复版,这次也是《天堂电影院》在国内院线的第一次上映,只是这次,不再需要在上海国际电影节(2019年曾放映此片)举办前“抢”票的《天堂电影院》,票房反响仍旧不佳。在短视频盛行的当下,似乎放下手机去看两三个小时的电影已经是“划不来”的事情了,但“看电影像是做梦的过程,做梦本身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而电影院提供了一个空间。”(导演毕赣)“影像常常抓取了我们不太能自觉的一部分坦诚,所以它要让我们非常勇敢的去面对自己,然后去创作。迷影精神就是对这种固执的一种相信。”(导演郑陆心源)对电影的热爱与虔诚,让一群陌生人的生命在短暂的时刻里紧紧地交汇在一起,共同体验、分享着某种相同的情感。正如《天堂电影院》中,银幕在上,电影在上,观众在下,仰头看着的,便是我们心中的“天堂”。编辑:周玥《天堂电影院》重映中点击右方百老汇影城?享受最优购票END

我们的天国相关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我们的天国(重映 | 我们的「天堂电影院」)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