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 超 | 带着父亲去旅行

当我拉着行李,带着父亲坐上了开往重庆的火车,我才真真切切地相信这一切终于成为了现实。我想要和父亲一起去旅游的愿望,终于如愿以偿了。

多少年了,这个愿望一直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而每次都是由于父亲的热情不高,说什么人老了不想到处走,说什么让我们年轻人去玩,不想拖累我们等等,而终究未能成行。

父亲年轻时是当海军的,每次给我们讲他当兵时的事情总是神采飞扬。几十年过去了,他仍不忘那“军事”,那“军情”,那“军纪”。我明白父亲的梦是那不灭的军魂,是对雪白军服,雪白军帽的眷恋,是那保卫祖国的威武神圣的责任感。于是,我想通过另一种方式,去圆父亲的“军”梦。

当我们登上“世纪天子”游轮,真正踏上游览长江三峡的行程时;当我看到父亲和穿着雪白海军装的船长一见如故时;当我看到父亲站在游轮上深情地凝望远处时;当我看到父亲抚摸着游轮上的旗杆眼里闪满泪光时;我知道,这次我们来对了。

如今,我们都生活在“快餐”文化里,上班、吃饭、睡觉三点一线的生活,让我们与家人的沟通和交流变得越来越少。每天晚上下班回到父母家吃完饭,收拾好碗筷,总会赶着小孩写作业就匆匆往自己家里赶,每天和父母相处的时间匆匆一个小时就结束了。

我太想要放下工作,放下心事,放下一切,轻轻松松陪着家人,过简单而幸福的家庭生活。

我很庆幸,很感激,父亲这次愿意同行,既是圆了他的梦,更是圆了我的梦。

那天,游轮过雄伟险峻的瞿塘峡,我和父亲站在游轮最高处一边欣赏两岸秀丽的风光,一边在愉快地拉着家常。

“妈妈,我不小心划破手了。”

突然,儿子哭着跑来,说跟侄儿一起玩,不小心划破手了。

看到突发状况,我急了,带来的止血贴,偏偏放在了行李箱里。正不知怎么办时,父亲已经从他带来的“百宝袋”里拿来了一瓶药用酒精,还有棉签和止血贴。

“快来,外公给你消消毒,有点痛,要忍着点。”

父亲打开酒精瓶,轻轻倒出一点酒精,然后从袋子里拿来一支棉签,沾着酒精轻轻地为孩子洗着伤口。我在旁边焦急地看着,帮着抓住儿子的手,但他还是被酒精一下子的刺激痛得大叫了起来。

父亲赶忙说:“没事,一会就好,一定要消毒,否则细菌感染,会更痛。”说着不停地鼓着嘴巴往小孩涂了酒精的手上轻轻吹着。

“外公,那我不怕痛,我忍着。”

“好样的!”父亲一边不停地称赞着,一边用止血贴将孩子划破的手指包扎好了。

我静静地看着父亲为我的儿子包扎伤口,他的动作那么纯熟,他的神情那么专注。这样温馨的场景,让我心里涌起一股幸福的暖流。

这使我想起了小的时候,我不小心划破手时,父亲也是这样为我包扎伤口。以前没有止血贴,只有白色的纱布和白色的胶布,父亲同样要用酒精给我小心地消毒,小心地吹着凉风让我消痛,小心地哄着我不要怕痛。

这一刻,这么近地看着父亲,体格硬朗而略显清瘦,头发几乎全白了,一道道深深的皱纹无情地爬上了他的眼角和脸颊,那浓浓的眉毛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依然能看到他年轻时英俊的模样。

我不禁感叹,岁月不饶人,不经意间,很多美好的时光已经流逝;不经意间,我们已经长大成人了;不经意间,我们的父母已经老了。

让我欣喜的是,父母的身体依然健朗,他们对儿女的那份牵挂和无私的爱也永远不褪色,甚至将这份爱延续到了我的下一辈。

而他们对于儿女的期望,最多的却是有空常回家吃饭。

“外公,来吃蛋糕,我们一起分享。”

“爷爷,我也要和你一起分享。”

我正想着,早就忘记了手痛的儿子带着小侄子一起拿着蜂巢蛋糕兴冲冲地跑来,都把蛋糕放到了父亲的手上。父亲高兴地笑得合不拢嘴,将他们一边一个地抱在怀里,一边吃着蛋糕,一边有说有笑,完全忘记了欣赏两旁的风景。

我在一旁,看着这个温馨的画面入神。突然领悟了,无法替代的亲情,在我们每个人的心里根深蒂固。

(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作者简介

吴 超,女,笔名晓帆,广东茂名人,爱好文学,喜欢小说、散文、诗歌,爱用文字描写人生,抒发感悟。偶有作品散见报纸杂志。相信:只要心中有爱,便会一路春暖花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吴 超 | 带着父亲去旅行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