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文苑 | 知和:摘春2012

美文推荐导语:

摘春,摘的是健康、是快乐。捋洋槐花、挖野菜吃,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是为了充饥,弥补粮食的不足,在现在物质生活富裕的今天,是人们崇尚自然,健康生活的一种乐趣了。春暖花开的季节,邀上三五好友,带上快乐的心情,融入大自然,放松心情,沐浴春天的景色和气息,感受满目苍翠的绿,嗅着沁人心脾的花香,享受着美好的田园风光,收获着大包小包的纯天然无公害野菜,心中有一种灿灿的甜甜的欢喜。摘春,锻炼了身体,增加了友谊,再拿野菜送朋友、孝敬岳父母,一股暖暖的情愫,满满的幸福啊。作者朴实的文字,浓浓的乡土气息,优美的文笔如春风拂面,一种亲切的感觉,请跟随梁老师一起融入大自然《摘春》吧。(张 瑞)

摘 春 2012

文/知 和

春天不但生的美、长的俊,鲜香弥漫,而且也奉献着那数不清的美味。两年前,我和妻曾长驱5公里到小城郊外的小河沟,钻进那片人迹罕至的密密的槐树林,兴致勃勃地采捋过鲜润白嫩的洋槐花,还到河沟和田地里,拽挖过风味独特的几种野菜,回来后,不但做了异常可口的蒸菜和饺子,做了几盘凉拌菜,还趁兴写了一篇《摘春》,和文友们交流了一番,感觉既惬意,也有意义。

今年五一假期,又到了生机勃勃、万象清丽的仲春时节。我和妻怀着对家乡春天的向往,毅然回到山城。晚上,我和妻意兴阑珊,一块浏览着贴吧信息,欣赏着几个网友发的最新的洋槐花片片。开得那般娇嫩丰盈的洋槐花,直逗得我们馋涎欲滴,想踏青摘春的“毛毛瘾”,被撩拨得如春天的花草一样,竟一个劲儿地疯长和开放。不忍看妻对洋槐花依依不舍的稀罕劲儿,我安慰说:“明天,咱就到前年去过的那个小山沟,再亲身体验一下,保准让你过足小瘾瘾!”妻一听,脸上立刻现出一幅憧憬和期待的神情,一拍手,说:“好呀!说话算数?”我决然地说:“一定去!”

4月30日一大早,我和妻即筹备着去故地游玩。妻说:“把卢芹叫上吧,她肯定也想去!”卢芹是我和妻的亲密故交,而且又是笔锋健利、才情丰沛,更是县内唯一出过长篇小说的女作家,是我两口子所钦慕已久的文友,虽是单身,但历来对生活充满着热诚和好奇,那是一种最可宝贵的浪漫情结。立刻就和她联系,卢芹一听,高兴地一口答应,说早就想和我们一块去哪儿游玩了!

骑上铁驴赶到卢芹楼下,我们的女作家已经打扮好了,一袭淡雅的紫红裙装,娉婷而立,倩然俏笑,在等着我们呢!嘻哈一阵儿不待多说,立刻向我所推介的目标风驰!

一路享受那春天里田园风光的美,一路说笑,穿村过店,很快就右拐,进了前年去过的小河沟。这个时节,虽然各种果树的花已然调落,但沿途数不清、或“群居”或零落的果树,特别是受今年丰沛雨水的滋养,而孕育的稠稠的果蕾,以一股孩童般的青涩和顽皮,在甜甜浅笑着,逗引着我们来摘秋;大地被沁人心脾的翠绿所覆盖,呈参差有致的方格状图画,在我们面前尽显她的美丽和柔情。

车穿行在葱茏欲滴、幽静清新的深山沟中,眼光在舒服地搜索着满山满坡的翠绿,惊喜地发现,那山包上、河沟边,被澎湃的绿所簇拥着的、一抹一抹的鲜白和灿然,不是洋槐花,又是什么呢!

卢芹和妻大呼小叫,一个劲儿地惊诧着山坡上刚刚开放、灿然而娇嫩的洋槐花,不时喊停;可下车看看比较陡峭,或者偏远的槐树林,我就招呼着:“别急,咱就到前年去的那个地方,那里好上,洋槐花多得是!”看到路边半崖上横向伸出的一株小槐树,槐花开得那般娇嫩稠实,妻怂恿我停下。我半带些诙谐地说:“就这一小圃棱洋槐花,怎么能让卢芹这个女作家大发诗兴呢!走,继续!”

由于时隔两年,忘性渐长,别说,前年到的那片槐树林还真难寻觅。我们跑一段就打量一番,看是否到了,真怕卢芹着急;而卢芹却兴味盎然,笑着说:“不急,咱出来就是逛风景的吗!哪里好上,就哪里停下吧!”就这样一路走停,一路欣赏着。终于,我哈哈一笑:“到了,到了,前边坡上就是!”把俩摩托车停在避路的地方,我们先行一番“注目礼”:哦,那绿白相间的槐树,正向整座山岭包围而上,恰如一袭或名曰“绿白裘”的漂亮衣装,鲜绿鳞状的自是槐叶,而鲜白灿放着的自是槐花了。那粉白娇嫩的槐花,从叶的裙下,从枝的臂弯,成串成串地透出来,向我们盈盈地灿笑着,描不尽的妖娆,掬不尽的媚态!我大呼一声:“哈哈,我们又回来了!”沿着一条蜿蜒向上的小道,率领着俩清灵、俏妆的女士,向槐树林冲去!

这片槐林大约是栽播不到十年的样子,树干都较细,树冠也不高,但想够得着也不容易。我们就做了分工:我专管力气活,“荡秋千”、摁压树身的事儿是我的;她俩女士就自管过亲密“接触”槐花串的瘾吧!

树的枝干上满长着棘刺,俨然矛甲严整的武士,在卫护着众多的槐花仙子,而坡堰上拽枝捋花的难度也可想而知。她俩就干脆撆下缀满花串的树枝,堆到地上。完了招呼一声“丢手!”我就慢慢地丢开被我们俘虏了、又“虐待”着的树身。然后,再捡拾地上的槐花枝,小心翼翼地避着荆刺,一串串地捋下鲜嫩粉白的槐花。今年的雨水更加丰沛,那槐花就长得格外稠密盈实;我们又抢到了一个较早的时机,许多槐花还在含苞待放,花瓣白中泛绿,掀开一看,那花蕊更是粉嫩的小芽儿,恰如豆蔻小丫头,好不怜人!

我们一边忙碌着,一边向山岗上攀行。这里的槐树和槐花太稠密了,沟沟坎坎,到处都是,对我们够慷慨、豪放了,而我们又是很知足的,那······?哦,因为我们心里还装着一个个好奇:高坡上还有些什么呢?

终于攀到山脊上,地势稍平缓些。上下一打量,顿觉这地儿好生舒坦呀!卢芹惊呼:“看我们呆的地方,多像一具蛟龙的脊背啊!那上方的不是龙头,下方的不是龙屁股吗!”我一看,还真是:被槐树林覆盖着的山梁,向上隆起了一个高岗,活似龙的头颅,在傲视蓝天和群山;下方又挺起肥硕的臀部,好像是我们刚才从侧面爬上来时,看到的比较陡峭的山包。在山林的静谧和凉爽中,我们悠悠地一边捋着槐花,一边聊着家事国事天下事,而文学又是我们三人的共同爱好,自然少不了交流一番,那真叫一个惬意!

就在这种静谧和轻语中,还是卢芹眼尖,只听她又一个惊呼:“哎呀!快看,多大的杏树呀!”我抬眼向左下方瞧去,在郁郁葱葱的槐树林的包围中,竟有一个粗壮的树干,撑起了一个巨大的伞形树冠,枝叶长得异常繁茂,好像这片山林的“王”一样,傲压群槐,一株独秀地挺立在半坡的小洼地。

三人趔趄着,相援着,滑到树下细看,那密密匝匝、圆形带尖的小叶片,簇拥衬映着稠密的青绿色的小果子。听卢芹说这就是山杏,大约在初夏就熟了。妻急不可耐,伸手拽来几乎凑到脸前的杏枝,摘了几颗青果子,我们分着品尝:嗬,也不是太酸,只不过糖分少些,有些青涩,不够甜。看着树上那么稠密的果子,我们都啧啧称奇,艳羡不已。卢芹提议:等到山杏成熟时,你们赶快回来,再约几个要好的文友,一块来打山杏吃!我俩高兴地说:“那太好了!到时咱们带着长竹竿,一块来打山杏,一定很美的!”妻进而担忧:“就不知道那时候,这棵杏树有没有人来打过了!”我和卢芹分析着:看这远山野岭的,谁来打杏呢?也保准没有主人,是自生野长的,看树上多得是,不用怕!

我们围坐在大山杏树下,开起了“森林会议”。许是看着头顶上稠稠的青果子,遐想着即将成熟的喜人景象,又联想起什么吧,卢芹一幅若有所思的神情。果然,女作家不无自豪地给我们“吹风”了:她的又一篇长篇小说、《追梦》的续篇《圆梦》,已进入整理阶段,很快就能正式发表了!乍一听到这个动人的喜讯,作为好朋友,我和妻均为她高兴万分,表示由衷地祝贺!说实话,我们都非常钦佩卢芹,一个爱情多桀的女子,为俩儿子撑起了一片历经风雨而不塌漏的家,俩儿子自小都很要强、自立,而且很孝顺、稳重;在辛苦谋生之余,她把一腔赤诚和激情,献给了文学追求,并成为县内唯一的长篇小说家,可以说,举世之内,又有几人能做到呢!而在这个场合把《圆梦》的最新进展首度说出来,自然是出于对我两口俩亲密的信任感,也是这一番摘春的造化呀!

几个人一边畅快地海侃着,一边相互招呼着,沿着另一条羊肠小道徐徐下山。看着身边触手可及,成串盈润的洋槐花,妻还想捋,我说算了吧,都两大包了,足够一家人包饺子、做蒸菜吃好几顿了!卢芹和妻都是“好厨娘”,交流起如何做槐花美食,个个眉飞色舞,各亮绝活,听得我涎水直泛,不住猛咽。她俩的想法很是默契:一两人吃多没意思!回去就带到爸妈那里,让一大家子都美美地尝尝!——看来,闺女家都知道待爸妈亲呀,我真格惭愧!

发动起摩托车,我们依依不舍地告别这片鲜有人来的槐树坡,向家的方向折返。

穿行在葱茏的河沟,渺渺中好像还缺点啥?哦,我猛然间想起:这是灰条菜、水芹菜旺长的季节,何不顺便采挖些,捎带回家,让妻开水焯、蒜水调,做几道好生鲜绿的凉拌菜——要知道,这是我自小在山里长大,就好的一小口啊!卢芹一听,立刻亢奋,连声说:“就是就是,我和爸妈都爱做、爱吃凉拌野菜!咱一边走,一边瞅着地里、河汃,肯定有的!”

终于,我们瞄见路堰下的一片好似没有庄稼的地,长着一些杂草和蒙着灰尘的灰条菜。停下车,三步并作两步,跳入地里。拿出塑料袋,就弯腰掐着零星生长的灰条菜,往里装。突然,一个大嫂的声音传过来:“嗨!你们拽的是吃的吧?不能拽呀,这片地打药了,你看,庄稼叶都烧黄了,有毒的!”

我们一愣,仔细瞧瞧,嗬,地里确实撒了薄薄的灰色粉层。忙不迭地把兜里的灰条菜掏出扔掉。原来大嫂是锄过自家麦地,在河边洗涮后回家的。她还给提供了一条信息,说是前边不远的路边,就有一片芋头地,因东家不在家,灰条菜就长了一地,芋头地不撒农药,你们放心去那里掐。

谢过了大嫂,就继续赶路。寻到了大嫂所说的芋头地,果然是稠乎乎、一地的灰条菜。我们自然是乐不自禁,掐了个痛快,装满了两满包才住手。

一路寻觅,眼看快出沟了,我们为没有瞥见水芹菜的影子,而连表遗憾。卢芹却说:“不要紧,咱叔咱婶家的河渠边长着好多的,我马上过去,拽几把,明天就给你们捎过去!”我和妻一个劲儿地说,太费事了,算了吧!卢芹却坚定:“不费啥事呀,我顺路的,客气啥!再说,你们就快要走了,多尝尝家乡的野菜多好呀!”我们很感动,连声道谢。

到了卢芹家楼下,婉言谢绝了卢芹的一再挽留,我们打道回家。已有较远的距离了,我回头看看,卢芹依然伫立在楼下,依然是那般的优雅娉婷,而又显得乐观坚定。妻说:“卢芹真是好人、才女呀,偏偏家庭不顺。我多希望她能像这个春天一样,拥有幸福的生活,拥有更加丰硕的事业呀!”我说:“会的,好人终有好报,才女总能得偿所愿的,除非社会很有问题。”是啊,真的希望,相聚在一块的美好时光,能给她带来更多春的福音,尽管我们能力有限。

行进在直驱岳父家的路上,想象到很快就能和岳父母一家,一道品尝我们亲手摘取的收获了,心里有一种灿灿、甜甜的欣喜;又觉得收获还远不止这些,还有一种殷殷的希望,一种暖暖的情愫在里边,在升腾着,又凝华,却说不清是什么,但却珍藏在我们的心里。

End

作者简介

知和,男,卢氏官坡人,过天命之年,某单位副职,高级职称,暂充文苑总编。对文学属浅尝、业余,多攻纪实、文评,偶有小说、散文和诗歌等见诸系统内外纸、网媒。
座右铭:多做点学问,多做点好事,充实、快乐、健康。

作者的相关作品

●摘 春

卢氏文友群主办

文学顾问

牛爱民 任耀邦 宋海峰 李宏文

周天鹤 董建中 韩成章(按姓氏笔画排序)

文苑编辑部

文苑总编:知 和

执行主编:张淑清

副 主 编:卢 辉

责任编辑:张瑞 张欣燕 程向楠 邹楠 蔡春苗

排版编辑:张淑清

文字编辑:张 瑞

投稿信箱:LSWY1818@163.com

广告招商详询

微信号:cxn294010980

微信号:lsm1685786966

(欢迎加微信详谈)

长按识别

关注我们

欢迎关注卢氏文苑,点击“写留言”,留下你的精彩评论!投稿作者请提供简介及照片!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卢氏文苑 | 知和:摘春2012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