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朔文艺︱张霖:趣说“饿昏”

趣说“饿昏”

过后,“饿昏”的同学有说有笑,同我们踏上厚厚的积雪,走上了归途。

现在各种物质丰富,不像以前物质馈乏,有人“饿昏”的情况。“饿昏”?说来有些青年人不相信。在习近平主席领导全国人民扶贫攻坚收官之年,这个词早该扫进历史垃圾堆。

但我也确实听过有人“饿昏”的情况,也“受命”救助过“饿昏”的人。但过程未遂。
我们曾在富川解放军农场锻炼,连部驻湖南江永,任务是种花生。还有两个点,他们种水稻。一个在湖南洞庭湖,另一个在广东牛田洋。牛田洋出了事,遇上台风。我们还算好,种花生不用下水。
开始,我们白手起家,连青菜都靠买,到附近湖南江永县城买,以前没有冰箱,热天菜放不了几天。备耕劳动強度又大,部队派来的司务长怕饿倒我们,既煮干饭,也煮稀粥。大米超支很多,向部队借“指标粮”。后来,成立一个蔬菜班,种各种时鲜蔬菜,养羊、养猪、养鸡鸭,三、五天杀个猪,常炒蛋,油水足,每歺只吃一小碗,解放军的“指标粮”半年还清了。

刚到不久,有一天,我们作备耕工作。下午割灰草(烧石灰)回来。当时一样娱乐生活没有,没广播、电视,全排只一盏昏暗的电灯,所以早早上床睡觉了。半夜,解放军排长把我们从梦中叫醒,说去执行一项“紧急”任务:到十五里外的李家村小卖部把“饿昏”了的同学背回来。我们不敢怠慢,一边穿衣服一边跑。

当时,正遇特大暴风雪,是广西最大那场雪。路上最薄的雪也有五寸厚。路面原来给东方红履带拖拉机和大砲、军车反复碾压,经雪浸湿,一步三滑。我们气喘吁吁,好不容易赶到李家村小卖部。

往小卖部里头一看,只见灯火辉煌,三面开窗,有说有笑,没见“饿昏”人宗影,当时有种受骗的感觉。小卖部阿姨(现叫老板)笑笑解释说道:他们走远路,饿昏的。吃了我的饼干,没事了!
啊,“饿昏”的!
原来,后来有批同学来,要我们送床板给他们。我们排送到营部,十五里,来回才三十里;他们五、六十里,来回百多里,吃那几两米饭,忙了半天,肚子又无油水,肚里的东西早已消耗殆尽,饿昏属正常。迷团才得以解开,心情才好点。
过后,“饿昏”的同学有说有笑,同我们踏上厚厚的积雪,走上了归途。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阳朔文艺︱张霖:趣说“饿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