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丛刊》湖北诗人封城抗疫在场诗歌选辑(三)

所有的痛是一个痛

我的心唱着你的歌

湖北诗人封城抗疫在场诗歌选辑

编者按:诗是生命的脉息和人类的温度。自2020年1月23日武汉(湖北)封城以来,湖北诗人的心一直在疫区跳荡。《长江丛刊》公众微信平台本期选推"湖北诗人封城抗疫在场诗歌"之三与读者分享!

眷 恋

张作梗(湖北荆门,现居扬州)

漫长的阴冷过后,我终于看见了太阳。我抓紧写出了阳光。多么温煦的感觉,仿佛劫后重生。——尽管这温煦四周依然有乌云在飘荡。
我抓紧搜集着角落不多的春光,生怕它是一个白日梦。——均匀地,我把它布施在藤萝的叶子上,仿佛藉此可以为我的眷恋留下一个存照。
因为在病毒肆虐的二月,我们都染上了病,我们都是病人。尽管临床症状、感染方式不尽相同,但都有一样的恐慌、焦虑、绝望和期盼。
可是我写不出更多的悲怆和哀恸。蒙面的死亡一旦揭下面罩,比其本身更令生者无助。——这是一个行走在早春大地上公开的幽灵,是被“肺疫放大的一座山”,借助病毒,它在每一个人心上投下阴影。
除了抓紧这漫长阴冷后一小片如福音一样降临的阳光,我不能走出户外,去认领万物回春的欣悦。一次次,我把这福音布施给藤萝,仿佛藉此可以中止我丢失春天的能力。

春 天

————追悼杨晓波

汪岚(湖北黄石)

我常常路过他走过的路
特别是春雷轰鸣的夜晚想起他倾盆暴雨中驱车百里查验大街小巷的渍水浸漫他说起这件事时满脸笑意这座城,在他的眼底更在他心里
庚子年春天的雷声过后,是一场大雪长江披着薄纱呜咽他却化成了满天星星中的一颗一座城的人在惊愕中抬起头多少片刻,多少记忆,犹新他植下的树继续生长枯草又冒出绿色青山依旧,街道还将繁华如织
没有人可以阻挡春天只要不遗忘一切都不会真的消失,在城市的每个角落因为他,春意将永不消褪

拿什么保护你

李培刚(武汉)

抗体还没有产生
对天道的敬畏应该产生昨天以压倒性优势通过了野生动物的保护法案

果子狸、穿山甲无罪释放

尽管人类的自我保护

并不完善

吹哨人没有保护法

逆行者没有保护法

养老院没有保护法

我们以温饱、尊严,直至生命

质押。我们放纵,娱乐至死

盲目崇拜

唯有警醒

才能应对每一个黑夜

钟南山含泪的眼

胡晓光(湖北黄石)

钟南山是武汉的恩人因为他是真正爱着武汉的人你听他说:“武汉这次是能过关的”“武汉本来就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老人说这话时哭了老人的泪水里还有不能说的话

江城子.战疫情

李功益(湖北郧西)

庚子岁首病毒狂。

猝不防,

从天降。

江城尤甚,

荆楚亦凄凉!

路断人稀遍空巷。

谁之过?

不思量。

幸得京阙号令响。

伸援手,

赴国殇。

八方来鄂,

众手织密网。

看尔新冠何处藏。

东方白,

迎朝阳!

隔离日记

袁磊(武汉)

我感兴趣的是:为所爱而生,为所爱而死。
——加缪《鼠疫》

车载广播巡回播送着省府公开信

是在警示我,作为武汉公民

不该在武汉缺席,作为知识分子

就该将书桌搬上前线

关心江流、草木和疫情

就该相信语词,是显微镜

是粮食、口罩和药品

但2019-nCoV教会我更多

腊月25,与我同去武汉的兄弟

为了两个孩子,仍在乡下

在旅馆中,自我隔离

我的发小,在春节过后戒了麻将

和赌局,潜心木工活、育儿经

已为第三个孩子出世,备好了世界观

而武汉友朋,新城区交通局长

开会、值班,他告诉我说诗歌

不是抒情,而是请命

2020年早春

李建春(武汉)

我抑住悲惜,尽量延长察看这早春寒林的时间。昨夜九点多至凌晨二点的震动,祈祷,呼吁,在钟万山之灵秀的一片竹林中悬挂。鸣唱的,我听出是一种鸫鸟。也有灰喜鹊、麻雀的吵叫,黄鹂细弱兴奋,从荆棘丛中窥见晨白。农人开门吐痰,他们与这片丘陵一样荒凉。远山浅淡迷蒙,边线需要分辨。樟树、桂树茂盛的本性,不如松树的针叶珍贵,松树的皴皮龙鳞片片,难以言述的民族气质。
一个人要在这里生活很久,一只鸟不需要。我深感人类与万物平等。李文亮医生也是。他却被从众多死者中提亮,他的亮是因为黑暗向他挤拢。一个好青年,80后,阳光,活泼,热爱生活……也签字,认错。但是他被选中,成为最先嘀咕、警告这大面积的死亡,他终于被吞噬。一个常人……得以进入众神的行列。今天的神圣即是如此:不撒谎。

密切接触者

柯寅(湖北大冶)

病床上的陌生,串联
病房外的陌生一个老人口罩松垮在耳上在被气溶胶侵入的走廊抽烟。风送来烟草的怪味又把这些气味送出走廊一个老人的陌生会在野外继续存在这个早晨枇杷在悄悄挂果斑鸠在明目张胆地叫唤它们的行为也很陌生但不是疫情的一部分
月光是大地的密切接触者母亲是儿子的密切接触者生是死的密切接触者明天也是今夜的密切接触者
所有产生于庚子年二月的陌生我试图密切接触它的起点

没有人

衣米一(湖北大冶,现居三亚)

没有人
能从你的脑子里删掉一首你读过的诗
没有人能从你的脑子里删掉一首你读过的诗
没有人能从你的脑子里删掉一首你读过的诗
病毒不能,他不能,我不能

0

严春芳(武汉)

我祈求0
祈求武汉疫情归0
确诊新增归0疑似新增归0死亡新增归0病毒为0感染为0武汉人看到正数就心疼看到负数也纳闷
祈求比负数大比正数小的0
一群逆行的白衣医护正推动着0滚滚而来的车轮

十座堰塘水

十五岚(武汉)

昨日,十堰张湾区的谭爷爷死在家中他六岁的孙子在他咽气后靠吃饼干,喝凉水活过三天三夜这是庚子年的春天十座堰塘的水,能不能洗去这悲情?十座堰塘的水,本该倒影杨柳春日十座堰塘的水,以命续命在这瘟疫肆掠的日子孩子,当你用小手为倒地的爷爷盖上一床棉被当你回答志愿者:爷爷说,外面有病毒,不能出去。孩子啊,在这个古老的国度每个春天的到来,都在借势一个消逝的冬天

远在武汉

康承佳(武汉)

封城的第二十六天
天气大好,已经足够成为一件美好的事情我依旧陪你念书、写信隔着大半个中国如今,我们努力地活着像河流,穿越自己的身体走每一步都将以远山的名义
我们聊《鼠疫》,也说起《人间失格》,偶尔桃花开了开得并不繁盛,并没有冠状病毒新闻那样沸腾和拥挤风一过,我寄你以花香寄你,以一棵桃树的命运
责 编:夜鱼 刘诗伟微信编辑:方蔚

《长江丛刊》购刊网店

请长按二维码打开微店小程序

联系电话:027-68880621

联 系 人:方老师

邮发代号:38-531

投稿邮箱:

评论:cjckwxxl@163.com

小说:cjckxszp@126.com

散文:cjckswzp@126.com

诗歌:cjcksgzp@126.com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长江丛刊》湖北诗人封城抗疫在场诗歌选辑(三)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