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氏文苑 | 麦花:张婶儿

点击蓝字更多精彩等你

张婶儿

文/麦花

原创 | 麦花首发 | 卢氏文苑图片 | 来自网络
落日的余辉中,张婶儿疲惫不堪地蜷缩在草地上,像一头辛勤耕耘了一生的老黄牛,凝视着清晰而无力的夕阳,看着夕阳一点点无奈的坠落。雪白的头发,被晚风轻轻地拂起,岁月的沧桑已在老人的额头上留下了深深的沟壑,年近古稀的张婶儿像一尊雕塑被摆放在草地的中央。透过浑浊沧桑的眼神,越过绿油油的草地,翻过公园灰色的围墙,不远处有一座建于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四层家属楼。在这座原汁原味的红砖楼房里,有她的家,还有她的三个儿子们,媳妇和孙子们,大大小小十二口人。眺望着不远处的家,张婶儿陷入了深深的回忆中……
(一)四十多年前,年轻漂亮的张婶是小山村里的一朵村花。张婶的父亲是村里的村支书,家境不错,张婶是村里唯一上过初中的女孩,人拾掇的干净利索,又会识文断字,更重要的是根正苗红,因此由村里到公社步步推荐,层层审核,最后就来到了市里刚建成的涂层布厂上班。
   在这里,张婶认识了高大英俊的张大叔。在那个政治觉悟高于一切的年代,人人见面都高呼“毛主席万岁!”然后背毛主席语录。年轻的张大叔送给了她一本红色的毛主席语录,那时候叫“红宝书”,作为定情之物。结婚那天,在工友们的祝福声中,张大叔从车间接走了羞答答的她。也是在工友们的嬉闹声中,张大叔牵着她的手,面向挂在正中央的巨大的毛主席像深深的鞠了三个躬,神色庄重地举起右拳,向毛主席他老人家宣誓:“张秀云同志不高兴的事,我永远不做!张秀云同志不喜欢的话,我永远不说!保证一辈子对张秀云同志好!誓将革命进行到底!”
   想起伴随自己四十多年的老伴当时滑稽纯真的表情,张婶像是又回到了自己初做新娘时那个害羞的少女,幸福羞涩地抿嘴笑了……
(二)

厂区后面的一排排低矮的平房,就是涂层布厂的家属区,在最东面的一间屋里,两个人的床板并在一起,铺盖合在了一起,就成了一个简单温馨的家。她每天下班,把家收拾的井井有条,在平房的侧面种了几株丝瓜,搭了个简单的丝瓜架。夏天的傍晚,丝瓜开着淡淡的黄花,散发着阵阵清香,一条条碧绿的丝瓜垂了下来。下面放着吃饭的石桌,张大叔时常和工友们围着石桌,猴在水泥凳上,胡吹乱侃。张婶脸上总是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一边端茶续水,一边偷偷看着神采飞扬的老公。冬天里,心灵手巧的张婶会扎几朵漂亮的红艳艳的纸花,绑在碧绿的夹竹桃上,足以以假乱真。小屋虽然简陋,可给小屋增添了无限生机。小屋里到处弥漫着幸福的味道。在幸福时光的流逝中,张婶相继迎来了两个儿子的出生。张大叔会抱着二虎,牵着大虎,逢人便说,看我们家呀,哼哈二将呀,哈哈哈哈……

   八十年代初,张婶夫妻作为建厂初期的元老,又是双职工,分得了一套六十平米的福利房。八十年代初的套房格局,没有客厅,三个卧室、厨房、卫生间、中间是一条窄窄的过道。但张婶很知足了,一间作为她夫妻的卧室,一间作为俩儿子的卧室。另一间吃饭和待客用。后来在新家里,他们迎来了小儿子的出生。

   三个虎头虎脑的淘气小子在父母的呵护下,健康快乐地成长。和那年代的许许多多的母亲一样,张婶白天上班,夜里给三个孩子做衣服,纳鞋底。张大叔腿上坐两个,背上爬一个。一边看着张婶忙碌,一边编着故事糊弄着孩子,逗的孩子们咯咯发笑……

   想起丈夫不着边际的故事,张婶也忍不住咧着瘪瘪的嘴笑了……

(三)

   张大虎在十八岁那年,高中毕业后,作为厂里的子弟,顺理成章进了父母所在的涂层布厂,成了一名车间工人。在工厂里,受父亲的影响,大虎也是勤勤恳恳的工作,年年被评为先进工作者。大虎是自由恋爱,对象也在涂层布厂,结婚就结在这套房子的较大的一间。本来不太宽敞的住房,一下子显得拥挤了。
   就在孙女凤儿三岁时,涂层布厂一夜之间垮了。厂子宣布破产后,大虎夫妻俩都成了下岗工人。几个月后,儿媳妇抛下了丈夫和女儿,留下了一纸离婚协议,远走他乡了。张婶不怪儿媳妇,她懂“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个道理。人嘛,生存总是第一!
   大虎像霜打过的茄子,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日的喝闷酒。张婶一边养育着孙女儿凤儿,一边安慰儿子、鼓励儿子,一边托所有认识的朋友,亲戚,给儿子物色新的工作。无奈大势所趋,许多大中型国有企业效益不好,都在逐渐倒闭,到处都是下岗的工人,一个没有学历,没有技术专长的工人,实在不好找工作。
   此时的二虎,已在街头跑摩的。摩的,就是摩托车载人,是城市新兴的交通工具。二虎很实际,找了个做清洁工的女朋友,苦于没有房子,一直没有结婚。大虎也很重兄弟情谊,就搬到了三弟弟的房间,和弟弟住在一起,张婶夫妇搬到了这间饭厅加客厅的房间。白天一家人在这个房间,吃饭、待客,夜里,张大叔就展开钢丝床,老夫妇带着凤儿就挤在狭窄的钢丝床上。早上起来赶快收起来,腾出地方吃早饭。二虎就在曾经是大虎的新房里举行了婚礼。二媳妇手脚很勤快,有空就帮张婶做饭、干家务,嘴巴也很甜,不叫爸妈不开口说话。第二年,二媳妇添了个大胖小子,日子虽然过得紧紧巴巴,张婶还是满心欢喜,乐得做梦都在笑。
   老三最争气,也是全家的骄傲,是家里唯一的大学生。医科大学毕业后,回到市里一家医院上班。小儿子最像年轻时候的父亲,高大英俊,幽默乐观。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学生,面对如日中天般的高房价,自然不敢问津。老三凭借自己的本科学历,娶了个相貌一般,但父母能提供一套旧住房的媳妇就结了婚。每当想起小儿子,张婶心里泛起一阵阵酸痛,让小儿子无奈地在别人的屋檐下结婚,就像把儿子入赘出去一样,深深感到对不起小儿子。愧疚感促使张大妈天天打电话让小儿子带媳妇回家吃饭,其实也是不忍心让上了一天班的小儿子再去厨房忙碌。小儿媳依仗自己娘家陪嫁了一套住房,处处趾高气扬,张婶夫妇见了小儿媳妇总是小心翼翼,只怕得罪了小儿媳妇,担心小儿子回家受气。
   家里十多口人挤在六十平米的房子里,实在有点让人透不过气。老大买房暂时是不可能的。老二三口人这么多年跟着二老吃饭,倒有点积蓄,但离买个二手房,还差很远。老两口退休工资加起来三千多,十多口人生活费,水电费,一月支出下来所剩无几。二位老人借遍了亲戚朋友,添给了老二,勉强买了个二手房。老二三口人搬走后,老夫妻终于结束了行军式的生活,可以踏实睡在床上了。
   老二房子的事一解决,大虎的婚姻又成了二老的心病,大孙女凤儿已经十多岁了。大虎也渐渐走出了下岗和婚姻的阴影,平日里做点小生意,生意逐渐有了起色,只是刚刚四十岁的大虎,两鬓已有了白发,迈着鸭子步,颠着小肚子,俨然一个油腻的小生意人。许是两位老人的苦心感动了上苍,也感动着所有的熟人,在大家伙的帮助下,大虎处了个进城打工的女孩。老两口乐的百般殷勤,答应他们结婚后,大孙女凤儿归自己照料,承诺这套房子归大虎夫妻所有。就这样大虎又一次结婚,也终于了结了二老的一桩心愿。
(四)
  张婶每天六点起床做饭,送走孙子孙女上学,再给儿子媳妇做早饭,打发走上班的人,再洗洗涮涮,就该准备中午饭了,一整天她都走不出厨房。张大叔则是搬运工,去买菜,买米,买油,采购着老伴儿吩咐的东西。

   二媳妇提议张婶搬过去住,可自己还带着老大的闺女凤儿,怎么好意思过去住呢,加上还要照顾老大的小儿子和新娶的媳妇,理所应当住在这套六十平米的房子里。后来老三刚出生不久的婴儿也放在张婶这儿照料,老三夫妻更有充分的理由一日三餐吃在这儿,留宿在这儿,于是张婶夫妇又像从前一样,睡到了客厅加饭厅的房间,睡在了钢丝床上,又一次重复着,白天折床,晚上展开的行军生活。二媳妇刚住进新房,经济也不宽裕,再说张婶也想让二媳妇过来陪自己说说话,帮帮自己刷刷碗。这样一来,老二一家也就顺理成章地来往这个家,一到吃饭时间,一家三口准时汇集到家。

   就这样,张婶老两口每一天都在忙忙碌碌,一年365天重复着买菜,做饭,刷碗,带孩子……一家大大小小十二口人都在这个六十平米的家,进进出出,出出进进,十二口人的生活费就靠老两口三千多元的退休金支撑。

   张婶夫妇七十多岁了,长期的过度劳碌使她患上了严重的糖尿病,高血压,风湿关节疼。走起路来,拐着腿,弓着腰,蹒跚着步履,挪动在这个家的角角落落,像一头被榨干乳汁的老奶牛,支撑着这个庞大的家。

   张婶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三个儿媳妇清晰的脸:
   新娶的大儿媳妇,一脸怒气,埋怨张婶夫妇说话不算数,当初答应这套房子归她所有,现在反而赖在这儿不走不说,还招来一大家子人来吃吃喝喝的烦人。

   小儿媳妇则嘟囔着自己亏大了。公婆的房子归大哥所有,给二哥添钱买房子,就自己什么也没得到,手心手背都是肉,难道自己的老公是垃圾堆里捡来的?

   二儿媳妇也是泪眼婆娑、委屈巴巴:“她们俩都说我是舔屁精,整天给老太婆献殷勤,不就是想算计老太婆的积蓄吗?就会显得她勤快能干。”

唉!将心比心,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想想自己还能有积蓄吗?张婶无奈无语在心里嘀咕道。
  
   昏黄的路灯亮起,“扑踏”“扑踏”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显得格外刺耳。一位老人,背着手,弓着腰,走近了张婶。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脚步声,不用猜张婶就知道,那是相濡以沫的老伴儿看她久久不回家,找她来了。张大叔轻轻拭去老伴儿眼角的泪水,叹口气,哽咽着说:“出来透透气是吧!天黑了,该回家了,都怪我没本事,没给孩子们安排好!让你跟着吃苦受累还受委屈。”张大叔伸手揽过老伴儿的肩头,两个古稀老人相互搀扶着,步履蹒跚,弓着腰,向家的方向走去,背后的身影拉的好长好长……

—END—

注:文中图片来自网络

【作者简介】:张海燕,笔名麦花,卢氏县文峪乡涧西村人,现供职于三门峡市湖滨区 。喜欢用文字,叙述小人物的故事。偏爱遐想,钟情浪漫,用心灵行走,用一抹纯净的真实,游走在幻想与现实之间。

卢氏文友群主办

首席顾问

车迎新

文化顾问

牛爱民 任耀榜李宏文张银成 周天鹤 董建中寇一洵(按姓氏笔画排序)
文苑编辑部文苑总编:知一和文苑主编:卢一辉执行主编:张淑清责任编辑:张一瑞 张欣燕一一一一:程向楠 邹一楠

一一一一:李一璇

本期校审:邹一楠

本期编辑:张欣燕

投稿信箱:一一一一一一一LSWY1818@163.com
广告外联部微信联系:baixue7818微信联系:lsm1685786966

▊声明

感谢关注《卢氏文苑》。网站与公众平台转载《卢氏文苑》所刊发的文章,须征得《卢氏文苑》授权,并请注明出处,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任何组织、平台和个人,不得侵犯本平台应有权益,否则,一经发现,本平台将授权常年法律顾问予以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法律援助单位:

河南共同律师事务所

▊法律顾问:宋海峰律师

二维码

关注卢氏文苑

请点击“写留言”,留下您的精彩评论!点击“在看”推介给更多的微信好友!投稿作者请提供简介及照片,切忌一稿多投!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2278765040@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高考志愿网 » 卢氏文苑 | 麦花:张婶儿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