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幸存者(孤独幸存者)

孤独幸存者

最近看了台湾画家、作家蒋勋的《孤独六讲》。虽然他的行文天马行空、不拘一格,有些阐述略显零散,但感觉作为一位艺术家,他写孤独的角度很别致。他从内心情感无处可诉的“情欲孤独”、无法有效沟通的“语言孤独”、压迫人性而导致的“暴力孤独”、思考者不为他人理解的“思维孤独”、理想未竟的“革命孤独”、世代价值交替的“伦理孤独”六个方面,讲述现代人面临的种种孤独。他认为孤独没有什么不好,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你怕孤独。他提出的观点是,孤独是特立独行的人不因群体价值而妥协的态度,诚实地面对孤独,尊重孤独,我们才能遇到更好的自己。
这也许是一种面对孤独最超脱的态度。然而,我辈凡夫俗子真的很难真正喜欢上孤独。孤独是可怕的,没有人会真正爱上孤独。孤独使人思维枯竭,丧失爱的能力,失去人生目标和生活动力,引发各种情绪问题。孤独的人多了,也会引发社会问题。所以作为一个普通人,面对孤独、解决孤独永远是一种能力。
人类的很多努力都是为了消减孤独感。人类发明了电话,是为了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但是我们心的距离却越来越远。人类发明了微信,是为了通信更方便,但在人群里,每个人都在低头看着手机,却不去关注身边的人,每一个人在人群中都孤独地存在。无论有多少科技上的发明,我们却日复一日地倍感孤独。
作为普通人,我们一生中遇到的孤独最常见的是“职业孤独”和“情感孤独”。作为在精神上有追求的人,可能还会感受到两种孤独:“思想孤独”和“灵魂孤独”。
@职业孤独
职业孤独,或者说职场孤独,这个孤独种类,可能至今很少人这样提出来过,但确实是非常常见的一类孤独。自古以来众多怀才不遇、壮志难酬之士,就是职业孤独的例证。
白居易被发配江洲,于是有了琵琶行;李白因为做诗被贬,从此再也没有进过长安;陶潜陶渊明,看不惯官场腐败,不为5斗米折腰,最后只好“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陆游身在天山,心老沧州,郁郁寡欢,只能告诉儿孙,“中原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杜甫忧国忧民,却从未被朝廷聘用过,一生贫穷落魄;岳飞被“莫须有”的罪名杀害,他的《满江红》是职场孤独最真切的写照:“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为什么职业孤独值得讨论?因为人生的意义,很多时候都是你的职业赋予的。因此,在人的一生中,感受到职业孤独的人很多。人要想活得有意义,都有自己的抱负。但是,“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多少有抱负、有才能的千里马,混在平庸的马群中,碌碌无为,最后或者成了平庸之马,或者郁郁寡欢了却职业生涯。那些“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之类的话,只是职业孤独者的自我安慰而已。
职业孤独最典型的有几种:
第一种职业孤独是,空有一腔工作热情,得不到老板或领导的理解和信任,才能无法获得认可,没有施展的平台。所以遇到能赏识你的才华的老板是最幸运的一件事。就为了这份赏识和认可,赴汤蹈火都在所不辞。
第二种职业孤独是,与平庸之辈为伍,缺乏志同道合的同事和伙伴;更有甚者,遇到一些缺乏担当、嫉贤妒能、是非不分、造谣生事之人,各种阴险毒辣手段让你苦不堪言。在职场中,最让你感到孤独的是,你在认真工作,却无人响应,无人援助,无人支持,无人喝彩。更可怕的是,有人还会挖坑下套,让你在职场中伤痕累累,疲惫不堪。
第三种职业孤独是,团队成员缺乏志向,你自己冲锋在前,团队成员懒惰懈怠,你一边要推着拽着他们,一边要摇旗呐喊,他们还觉得有你这样的领导很倒霉;有的下属能力不够,但又缺乏学习动力,你要手把手教会她,他(她)还满腹不情愿;还有的团队成员年纪轻轻就沾染了很多职场恶习,你信任他(她),他(她)却打着你的旗号在外面索要“回佣”,让你痛心不已。人心散了,队伍难带,这是另一种职业孤独。
在普遍缺乏职业修养、个人素质低下的时代,职业孤独是困扰一个人最严重的问题。即使你不停地换公司、换老板,最后都会在社会大染缸中无奈地孤独前行,或者沮丧地自我沉沦。职业孤独也有文化和社会等深层次的问题,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君臣思想、同行相轻、官场文化等糟粕都会影响现代职场风气。当然,自我职业修养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是产生职业孤独的一个方面。有的人缺乏适应能力,以自我为中心,缺乏自我反省和更新能力,在职业道路上越走越窄。
@情感孤独
除了职业孤独,情感孤独是每个人在人生各个阶段中,或多或少都会面对的一种孤独。
—情感孤独的一个表现是缺乏爱或爱的能力
有的人从小得不到父母的理解和关爱,情感上缺乏安全感,导致在青春期不懂爱情的时候会过于早恋,或者耽误学业,或者造成情感纠纷或婚姻问题。

有的人在需要爱情的年龄错过爱情,产生了现代的所谓“剩男”或“剩女”。成为很多家长心中的痛点,也会产生较多的社会问题。
在婚姻中,也会感受到情感孤独。两个走入婚姻的人,最重要的不是门第、财富方面的般配,而是价值观、性格方面的契合。否则,两个人或者同床异梦,或者婚姻最终走向解体,给家庭、孩子带来很大伤害。

—情感孤独的第二个表现是缺乏发展友谊的能力
除了爱情外,友情是一个人最重要的情感。在一个功利的、实用的社会,友情弥足珍贵。
现在中国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各种同学聚会越来越多,小学同学聚完中学同学聚、中学同学聚完大学同学聚、大学同学聚完研究生同学聚、研究生同学聚完幼儿园同学聚。。。整个儿就是各种“萝卜蹲”的聚会版,而身边谈得来的朋友越来越少。有些人平时给家人的时间都很少,但一遇到“同学会”就特别积极,跋山涉水也要赴会,这要孤独到什么程度才能做得到啊。
其实,成为朋友的前提,和认识的时间并无太大关系。各种聚会的目的只是怀旧的需要和好奇心的驱使,见面后往往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环境的差异,除了外貌的变化,基本很难找到共同语言了。因此,这类聚会基本上属于无效社交,对其的热情度往往标志着孤独的程度。
人们之所以对同学情谊看得比较重,很重要的一点是在现实生活中缺乏发展友谊的能力。似乎在身边的人,都是生意、利益维系的关系,不适合或不敢于发展更深厚的友谊,其实这是一种对于友情的集体误解。只要敞开心扉,真诚待人,不参杂个人利益的算计,一样可以收获交心的友谊。
@思想孤独
思想孤独是更高一个层次的孤独。相比较而言,没有体会到思想孤独的人比那些时时感受到思想孤独的人更值得同情。
在一个功利的、实用的社会,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越来越少,有自己的思维体系和判断标准的人更少。
中国的教育体系不太能教会一个人的正确思想方法。在我看来,思想方法是一个人活得有趣和思想深刻的最重要的来源。
思想方法的基础是一个人的“三观”(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如果三观不正确,那就不会有正确的思想方法。当然,这种“正确”也是以自己主观判断来决定的,其实用三观“一致”或“相似”更恰当。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基本上“三观”是否一致是群分的最主要依据。
其实判断三观是否契合,只要通过三分钟谈话就能发现,我总是很奇怪很多伴侣结婚几年才发现价值观不一致,导致很多问题无法解决,痛苦不堪。
在“三观”方面,有两个让我佩服的人,一个是王小波,一个是孟非。
王小波显然是一个思想孤独的代表,他一个人思索,一个人在表达。在沉默的大多数人群中,他在嘶声呐喊,但是在他生前,很多人并不懂他,他的心脏在孤独中停止了跳动。每次读他的书,都能感受到那种思维的乐趣,以及思维的光亮,从而产生灵魂的悸动,在这时,你才能感受到你并不孤独。

之所以喜欢孟非的节目,也是基于他的思想方法很迷人。他总是能以最快的速度,以独特的角度,发现一个人或一件事的问题实质。这是基于他有非常“坚定”的三观,才能在第一时间准确。

思想方法的另一个维度是“思维路径”,也就是逻辑思维的能力。我最怕的是缺乏逻辑思维的人,和这种人共事或讨论问题简直让人抓狂。我本质上不歧视任何人,但唯独歧视缺乏逻辑能力的人。在我看来,不懂逻辑思维的人,和不懂交通规则强行上路的人一样,是社会的公害。
我现在很怕看公众号上的一些文章,以一个很绝对、或者很煽情的标题先抓住你的注意,然后用一个编造的很烂的故事或不伦不类的推理来说明题目所提倡的观点,看完之后你哑然失笑,那个故事根本不能说明问题,明明是在浪费你的时间。但是诸如此类的文章还到处被转,让人汗颜。所以我现在基本上看文章都是只看题目,不太敢点进去看文章,以免掉入烂逻辑的泥淖中。
当我们每天都浸泡在这些烂思想的污泥浊水中时,很难再保持思维的清晰和敏捷。读着读着,就迷糊了,懵圈了,而不自知。堪忧!
中国人缺乏逻辑思维能力和习惯,所以有人调侃: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叫逻辑,一种叫中国逻辑。在某种具体的场景中,这确实是现状。思想孤独者在中国数量不多,但是你一旦感觉到思想孤独,就非常痛苦,因为你是人群中绝对少数的另类。
@灵魂孤独
灵魂孤独是更高层次的孤独。我不配说。因为目前为止我还没有这种感觉。但我知道,我们的灵魂大都在孤独着,只不过我们还不太关心它。或者我们知道我们孤独,却不知道那就是灵魂的呐喊。

对我来说,有爱,有身边三两知己,有爱好,有书,有自己思维的乐趣,就已经满足。虽然还是时时感觉孤独,却也知道人生本当如此,我们来到世界,就注定孤独。
一个人,无论是否有婚姻,是否有子女,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伟大或者渺小,都会感受到孤独,最终也会孤独走向终老。“曾以为世界上最糟糕的事,就是孤独终老。其实不是。最糟糕的是与那些让你感到孤独的人一起终老。”有时候,一个人并不孤独,但和身边的人无话可说,会让你备感孤独。
总有一天,当你走过孤独,告别人世之际,发现孤独也并不可怕,因为毕竟我们人类自古以来都是孤独的幸存者。

孤独幸存者相关文章

赞 (0)